|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六章 销魂手
  第六章**手

  下午五点,叶天龙协助业务部忙活完非洲公主的订单,还建立了深厚交情。

  公主再三喊着要叶天龙多多联系,以后常去非洲黑钻部落玩。

  公主还撂下一句狠话,如果华药集团敢欺负叶天龙的话,她一定跟他拼命。

  叶天龙很是无奈,只好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刘永财却瞪着眼睛,冷冷看着叶天龙,两人梁子已结下。

  在电梯口满脸笑容送走公主一伙人离开公司后,他又被陆小舞通知去总经理办公室。

  叶天龙吹着欢快的口哨,晃悠悠推门进去,正见林晨雪靠在椅子上揉着脑袋,面前摆着两杯咖啡。

  他嗅了一抹香气,扬起灿烂的笑容:“林总,头很疼吗?”

  “我帮你揉揉,我手法很好的,被不少良家少妇称为**手。”

  林晨雪眉头一皱:“不用,我很好,坐,我有事找你。”

  “有事找我?是等我一起吃饭吗?这怎么好意思呢?”

  叶天龙一副自责的样子,摆摆手回道:“我请你吃饭!那个王部长说了,给我百分之三提成。”

  “一百二十万的提成啊,钱堆起来比我还高,走,我带你去主题酒店嗨皮嗨皮。”

  林晨雪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神经,见到吊儿郎当没点正经的叶天龙,又止不住绷紧神经,特别是听到那些轻薄自己的话,她更恨不得上去踹几脚,好不容易按捺住火气,手指一点面前椅子,轻轻咳嗽:

  “叶先生,坐,这是我给你泡的咖啡。”

  叶天龙乐呵呵的拉开椅子坐下来,又闻了一下咖啡气味后,他就摇摇头开口:“这一千美金一斤的阿拉山口咖啡,虽然口感不错香醇怡人,但我不喜欢,喝了之后容易亢奋不已,跟春药没太多区别。”

  “很容易变成一只想上金毛的泰迪、、”

  端起杯子的林晨雪,俏脸沉了下来,咖啡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显得很是尴尬,也有点恼怒。

  这家伙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

  只是她心里划过一丝诧异,他怎知道这咖啡?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叶天龙却好像没有看见她眸子的怒意,大大咧咧靠在椅子上劝道:

  “林总工作压力大,喝咖啡提神很正常,但还是少喝这种阿拉山口,免得内分泌失调。”

  “你现在又没有男朋友,内分泌失调很麻烦的。”

  “而且这咖啡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会积攒疲劳,你喝到身体承受极限,疲劳就可能集中爆发。”

  “我给你建议,平时多吃几根胡萝卜。”

  “清甜,败火,静心。”

  他右手又闪出一根胡萝卜,递到林晨雪的面前笑道:“来一根?”

  “叶天龙!”

  林晨雪按捺不住,杯子砰一声顿在桌子,柳眉倒竖:“正经一点!你再这种态度,我踢你出公司。”

  叶天龙嘟囔一句:“是吧?我猜的没错吧?你要过河拆桥,幸亏咱们签了合约,三年不得炒我。”

  这什么跟什么啊?完全就不是一回事,林晨雪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她快被这混蛋弄疯了。

  可惜的是,她却没有办法压制叶天龙,深深呼吸一口气,想到自己叫他过来的初衷,努力挤出笑容:

  “叶先生,你能力很强,精通不少语言,还很有个性。”

  “我觉得你做助理太屈才了,而且一万工资也太少了。”

  林晨雪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和善:“老实跟你说吧,我非常欣赏你,业务部现在恰好有个小组长的位置空出来,希望你过去担任,手下有四人,作为小组长,提成八个点,而且团队季度销售只要达标、”

  “你可以提成小组总业绩的千分之一。”

  向来冰冷高傲的林晨雪,第一次陪着笑脸向叶天龙描述美好未来:“想一想,如果你是小组长,组员都跟你一样干出今天的业绩,你的提成差不多有九个点,九个点啊,好几百万呢,可以买房子了。”

  “你做助理几十年都赚不到这钱。”

  “如果你答应去业务部,我把今天这笔订单,也给你按八个点提成计算,你意下如何啊?”

  虽然一下子多支出几百万,但林晨雪觉得,只要叶天龙这个奇葩不在自己身边,不做自己的助理,那就值得,何况生意是叶天龙拦下来的,她也相信,听到自己的诱惑,叶天龙肯定会乐呵呵去业务部。

  只是叶天龙不仅没有欣喜,反而皱起眉头:

  “小组长?”

  他咔嚓一声,咬断胡萝卜:“不去!”

  林晨雪俏脸一变:“不去?”

  叶天龙坐直身子,笑嘻嘻的回应:“当然不去啊,我工作是享受生活,又不是为了赚钱,做业务提成高,但太累了,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我可不想累坏自己,三十不到,脑袋就没头发了。”

  “你看看那业务部的王部长,应酬到酒色掏空的样子,随时都可能死在酒桌上,床上。”

  “再说了,我是来应聘助理,怎能为了钱就改变初心去业务部?”

  接着,他一拍大腿,看着林晨雪嘿嘿笑道:“林总,你在考验我?考验我是不是?”

  考你妹啊!

  林晨雪心里又爆着粗:本小姐真不想看到你这个奇葩。

  利诱不成,她马上板下脸:“真不去?错过机会,可不要后悔。”

  “不去,我就要做一个小助理。”

  叶天龙一口拒绝:“什么机会不机会的,只要把林总伺候舒服了,副总都有的做。”

  林晨雪腾地起身:“再给你一晚好好想想,想清楚了,明天早上再答复我。”

  接着手指一伸:“现在,出去。”

  女人恢复了应有的清冷傲然。

  叶天龙眼勾勾看着林晨雪:“林总,不请我吃饭吗?没钱不要紧,我请你”

  林晨雪吼出一声:“出去”

  叶天龙只好一边起身,一边喃喃自语:“阿拉山口的确火爆,下午还好好的林总,喝了变泰迪、、”

  在林晨雪要把咖啡砸过去时,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扫过号码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厌恶。

  想要挂掉却不想逃避,于是按下接听键,语气很是冷漠:“许东来,我跟你说过,你不要再骚扰我。”

  “你也是有素质的人,怎么搞这种死缠烂打呢?”

  “晨雪,那晚真是误会啊,真是误会,你给我一个解释机会行不行?”

  电话另端传来一个男性声音:“我跟媛媛真没有感情,请你相信我好吗?电话也解释不清楚,今晚一起吃饭,我好好给你解释,如果你觉得解释不够诚意,再踢走我行不行?求你了,给我解释机会。”

  林晨雪冷冷回应:“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没时间听你解释,你也不用跟我解释,我跟你毫无关系。”

  “晨雪,跟我吃一次饭吧,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保证以后都不骚扰你了?”

  电话另端的男子作出保证:“见我一次,吃一次饭,给我机会,也是给你机会,不然我不死心,以后还会纠缠你。”他还不忘记刺激林晨雪:“我会每天给你送花,去办公室找你,找乐队向你示爱。”

  “你知道,我是一个有恒心的人。”

  “你是死缠烂打。”

  林晨雪神情犹豫了一会,随后冷冷出声:“好,就见你一次,记住你说的话,以后不纠缠我。”

  没等对话会议,她就啪一声挂掉电话。

  感觉到她怒火的叶天龙,下意识扭头望了一眼:“林总,有人找你麻烦”

  叶天龙没等到回答,就见林晨雪的身躯抖动了一下,闭了几下眼睛,然后摇晃倒在桌子上。

  叶天龙见状掠过讶然,脚步一挪,顷刻冲回到林晨雪的身边,一把搂住林晨雪的身子,同时把脉。

  “嗯!”

  手指也就刚贴林晨雪的皓腕,林晨雪又是一声闷哼,睁开了眼睛,看到抱住自己的叶天龙愣住了!

  而这时,叶天龙也看到林晨雪重新睁开了眸子。

  林晨雪长得很漂亮,这一点,叶天龙在第一次见到林晨雪的时候就知道了。

  然而,此时近距离观察林晨雪,叶天龙才发现,林晨雪要比他想象中更美一分,她的五官十分精致,皮肤保养的很好,身上自然而然的流出一股蜜桃将熟的体香,那香味有意无意撩拔着叶天龙的鼻子。

  而搂着林晨雪身子的手掌,更是传来一阵舒坦的快感。

  纵然隔着一层衣服,叶天龙依然可以感觉到柔软、光滑。

  两人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都没有说话,仿佛时间在一刻定格。

  林晨雪看到叶天龙那双深邃的眼神,澳门赌博网站:以及他身上传来那股男人的气息,她的精神止不住恍惚。

  多年来封印的内心似乎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两下。

  看着林晨雪那红润的、颤抖的嘴唇,叶天龙很有一品芳泽的冲动。

  叶天龙的表情变化落进了林晨雪的眼睛里,林晨雪嘴唇一咬恢复清醒,只是言语依然虚弱:

  “你、、、、你放手。”

  “呀!”

  叶天龙低头一看,原来手扶错了,扶到林晨雪高挺的胸部,只是刚才急于把脉,所以都没注意。

  怪不得刚才触感那么好,那么柔软,那么**,他赶忙把手收了回来,笑嘻嘻地开口:

  “林总,你有些劳累过度,心事又多,加上阿拉山口咖啡的副作用,所以倒下了,你要学会休息。”

  “我给你按两下,绝对能驱除疲劳。”

  说完后,他也不待林晨雪拒绝,双手就放在她的肩上,手指一按一揉。

  “一按去疲惫,再按忘烦忧,三按忘情仇、、、”

  尼玛!

  说的跟喝孟婆汤一样,林晨雪正要鄙夷和拒绝,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却瞬间让她拒绝的话烟消云散。

  叶天龙的手指好像有一股魔力,让她感觉电流一般的酥麻传遍全身,击溃疲惫。

  “嗯不要嗯”

  林晨雪想要终止叶天龙的行径,只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而且舒服感如潮水一样冲击身体。

  林晨雪不受控制地娇喘着,脸色也布满春光,红润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无法抗拒,那就好好享受,她双目微闭,神情沉醉且享受,如漫步云端一般。

  也不知道是叶天龙刚才扶胸的时候弄歪了胸衣,还是站在后面居高临下俯视的角度问题,叶天龙此刻的视野中,竟然看到大半浑圆雪白的圣女峰,暴露在胸衣之外,给人一种随时都要破衣而出的感觉。

  两座圣女峰之间的沟壑又深又长,一直向胸衣里面延伸,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一探究竟。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看到林晨雪娇媚诱惑的模样,叶天龙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心中不断告诫自己。

  林晨雪不仅容貌极为漂亮,身材也是相当完美,再加上三分熟女的风情,想不吸引人都不行。

  叶天龙恢复了应有清明,手法在这时也是突然一变。

  手指关节,在林晨雪的背部点刺了起来。

  “啊好舒服”

  而随着叶天龙这种手法的变动,林晨雪的身躯颤抖了一下,脸色更加潮红,还感到热浪蔓延体内。

  这热浪如同冬天的热水一样,顷刻间,便浸泡了全身,令她手脚、双峰以及腹部,都变得滚烫起来。

  此时的林晨雪感觉身体越来越软,脸色也变得如同火烧云一般通红。

  那雪白的贝齿,轻轻咬着红润诱人的嘴唇,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嗯”

  她还时不时的发出一道嘤咛声,将她的万种风情展现得淋漓尽致,手指,脚趾不止一次弯曲。

  如果不是还残留着一丝神智,林晨雪恨不得脱掉衣服和丝袜,唯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到彻底的释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后叶天龙最后一按,林晨雪红唇张启,发出一记啊的呻吟,狭长,醉人。

  女人沉醉。

  “呀!”

  就在这时,叶天龙叫了一声:“手法搞错了,静心驱疲,怎么按成冰火二重天了。”

  “林总,林总,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这么烫啊?”

  “呀,衣服和头发都湿了啊、、、”

  林晨雪恢复了清明,吼叫一声:“叶天龙。”

  她伸手去抓裁纸刀。

  在叶天龙暗呼不好连滚带爬扑向门口时,林晨雪忽然感到全身充满精力,精神也无比亢奋。

  所有的疲惫荡然无存,她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林晨雪心里一动,向叶天龙喊出一句:

  “叶天龙,今晚带你去吃饭。”

  她有想借奇葩这把刀,解决一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