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三章 黑钻公主
  “混蛋!”

  林晨雪差点就把办公桌掀翻,澳门赌博网站:她气得快要冒烟,这些年,见过不少无赖,唯独没见过无赖到这种地步的人,这混蛋不仅不学无术,还一肚子**猥亵言语,因此她忽略叶天龙一流的俄语,英语,法语。

  她直接一拍桌子喝道:“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她还向陆小舞喊出一句:“小舞,把这无赖给我滚出去,你怎么给我找这种人面试?”

  雷厉风行。

  陆小舞都快哭出来了:“林总,对不起,我晚点再跟你解释。”

  随后她就去拉叶天龙:“你快走吧。”

  陆小舞在休息室见到叶天龙那么自信,还真以为这奇葩会有奇迹出现,可是没想到,不仅面试的一塌糊涂,还让林晨雪生气,她已经能够预见林晨雪训斥自己的画面,所以责怪叶天龙的力气都没有了。

  “哎,哎,林总,你不能这样啊。”

  叶天龙一脸无辜地看着林晨雪,双手摊开表示抗议:“我们刚才不是聊的挺好吗?你说名言名句,我也引经据典,应答很好啊,你应该看得出我很有学问啊,而且咱们志趣相投,怎么就要赶我走呢?”

  “是不是聊的不够深入?那咱们再聊点深入的?”

  “小泽圆说过,我向来桀骜不驯,却为你在床上人仰马翻、、、”

  林晨雪俏脸更怒,气鼓鼓地,手指一点大门:“出去!”

  “砰!”

  话音没有落下,叶天龙还没有出声,房门忽然被人敲开了,一个气势不凡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男子,挺着一个大肚子,叼着一支雪茄,带着几个男女走入了进来,趾高气扬的样子,像是帝王视察领土。

  放在古代,这就是街头恶少的范。

  在这群人中,还是一个是衣饰普通的非洲女子,非洲女子二十岁左右,肤色较淡,额头宽阔,鼻梁挺直,牙齿洁白,匀称的弯眉下明眸如水,在她身上弥散着阳光少女的清纯,完全可以用艳黑来形容。

  特别是她的气质,俨然流淌着一抹高贵。

  叶天龙眼里多了一丝兴趣,这女人应该不是什么小角色。

  他感觉有好戏看,于是退后几步走到角落观看。

  见到房门被人直接推开,原本心情就不好的林晨雪,俏脸当场沉了下来,盯着中年男子冷冷出声:

  “刘副总经理,进门先敲门,这个规矩不懂吗?”

  中年男子,刘永财,华药分公司副总经理,也是跟林晨雪一直较劲的主。

  听到林晨雪当众教训自己,还特意加重副总经理四个字,带着金框眼镜的刘永财嘿嘿一笑,不以为然的回道:“我当然知道进门要敲门,只是有急事找林总经理,所以一时疏忽,林总经理大人大量。”

  “连男朋友出轨都能忍耐,我这点事不算什么吧?”

  林晨雪冷冷出声:“有事说事,别扯别的,不然给我滚出去。”

  虽然刘永财是是公司的老臣,但林晨雪依然不给脸色,也正因为她的犀利,才勉强压得住这一批人。

  不然位置早被刘永财夺走了。

  “好,说事,说事。”

  在叶天龙把目光从非洲女子身上移回来时,刘永财正上前一步,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随后手指一点非洲女子:“半小时前,这小姐找上门来,手里拿着一张我们对手王药集团的药品清单,叽叽歪歪。”

  “她跟我们说了一通,看样子好像有什么需求。”

  “但我们听不懂具体意思,她说的语言,几个翻译都不懂,我本想让她滚蛋。”

  “可想到林总经理游学多个国家,说不定懂得她们语言,所以就带过来给你看一看。”

  “现在市场竞争激烈,特别是周氏这个大客户离去,分公司业绩压力一落千丈,蚊子再小也是肉。”

  林晨雪扫过非洲女子一眼,随后又望着刘永财哼道:“客户?你是想用她来出我丑吧?”

  “你那点心思,我能不明白?”

  “而且她真是客户的话,你会把她带到我面前?以你的性格,早找一堆翻译跟她交谈。”

  “刘永财,你日子会不会过得太无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浪费你我的时间?”

  “有这闲工夫看我笑话,不如多拉点客户赚几个钱。”

  她一眼看穿刘永财的心思,后者肯定是判定非洲女子没油水,加上语言不通,所以拿来打自己的脸。

  刘永财哈哈大笑,随后双手一摆:“我真没跟林总叫板的意思,你这么说我,我表示很遗憾。”

  “至于拉客户赚钱,她可能就是潜在客户,我现在拉过来,就是为公司利益着想。”

  “林总口口声声为了公司,那无论如何,是不是该跟客户沟通一下呢?”

  在叶天龙摇头这家伙是个笑里藏刀的家伙时,林晨雪没有再理会刘永财,抬头望向满脸无奈又带一点焦虑的非洲女子,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不管怎样,总是要善待客户的,先是用英语轻声问出一句:

  “小姐,我是华药总经理林晨雪,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非洲女子看到众人目光聚焦自己,知道是跟自己说话,马上兴奋地喊出一句:

  “斯奇哒基!阔挖尼尼!托卡啊安吉,楼底牢乌密牙阔喔!”

  林晨雪瞬间懵比。

  妈呀!这好像是非洲土著语,游学再多,也不可能整这个啊。

  她知道自己无法沟通,也清楚很难找到这种翻译,用英语说了一句:“对不起,很遗憾帮不了你。”

  刘永财戏谑一句:“想不到林总也不懂啊,我还以为你无所不知呢,博学多才,博学多才啊。”

  几个手下的笑容也跟着玩味起来。

  非洲女子能够听懂对不起,也猜到林晨雪意思,神情变得更加焦虑:

  “奇拿听阔乌鸡,哇呜史密达。”

  林晨雪俏脸有些尴尬,猜到对方怕是有什么事情急切想沟通,只可惜帮不上忙。

  她正寻思要不要问问翻译公司时,咔嚓一声响起,像是牙齿咬断东西的动静。

  陆小舞心神一颤,奇葩、、、

  果然,叶天龙咬着一根胡萝卜,晃悠悠的从角落走上来:“米米纳阔乌滴,达来厅阔乌鸡!”

  林晨雪再次懵比。

  叶天龙像是白骑士一样,走到非洲女子面前开口:“哇呜思达鸡,阔阔乌密尼。”

  “古思乌尼阔米,呜米多斯卡鸡。”

  非洲女子听到这几句话,身躯瞬间一震,脸上大喜,一把抱住叶天龙,还当众亲了后者一下。

  “哇呜,哇呜。”

  她像是找到了亲人,握着叶天龙的手臂蹦跶了几下,姿势很是怪异,随后又贴脸亲了两下。

  刘永财几人下意识后仰,不加掩饰流露厌恶。

  非洲女子没有理会他们,松开叶天龙后叽叽咕咕说了一大堆。

  期间,两人还比手划脚,带着一丝激动。

  让林晨雪讶然的是,叶天龙面对这土著语,没丝毫迟疑不适,也是叽叽咕咕的回应。

  陆小舞更是当场呆了。

  “靠!活见鬼了。”

  觉得已经打了林晨雪脸的刘永财,一脸嗤之以鼻哼道:“真是一百岁不死,一百岁都有新闻。”

  “现代社会,还有这种原始人,唧唧歪歪,再给他们几根木棒石头,跟原始社会没啥不同。”

  他从椅子起身:“林总,人给你了,你慢慢玩。”

  “林总,她是非洲黑钻部落的公主。”

  在刘永财他们肆意大笑着要出门时,叶天龙忽然停止了交谈,望向林晨雪抛出一句:

  “她想采购五百万美元的医药品。”

  刘永财他们的笑容瞬间僵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