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司令,奴家不从 > 第133章 我们逃吧……
  也不知是不是谢洛白交代,一楼客厅半个人影都没有,然而桌上却放满了点心饮料,或许担心口味差异,中西两式皆有。

  溪草发现里面竟还有柿子糕,不由愣了。

  这道糕点乃是燕京特产,外地献少见到。并不是因为其制作复杂,而是它属于皇城根下九流的廉价零嘴,用老话说便是上不得台面。

  溪草第一次吃还是从少时的梅凤官手中夺来的,因为新奇,忍不住多吃了几口,把梅凤官手中的存货全部吃完了还意犹未尽。

  “这什么东西,真好吃,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下次再去弄点回来!”

  看梅凤官半天不吭声,溪草只当少年是因为自己的东西被她吞了,不高兴,于是小心翼翼道。

  “我拿王府的糕点和你交换,你想吃什么,我去厨房拿!”

  不想少年竟一口拒绝,“谁喜欢这些甜滋滋的东西,你既然爱吃,我明天再给你买!”

  梅凤官很是大方,果真后面润龄格格的柿子糕就没有断过,可每次他都只是看自己吃,溪草递给他,他却只是咽着口水摇了摇头,说自己不喜欢直到溪草开始换牙,莫名对这道点心失了兴趣,才渐渐了了。

  彼时她年纪小,并不懂少年的眼神,直到几年后溪草流落庆园春,尝遍人情冷暖,才察觉那点滴间的弥足珍贵。

  身为王府格格,哪里有什么银钱概念,梅凤官虽是老帮主义子,可小小年纪又能有多少月钱,可他还是尽力满足了她任性的要求。

  她也渐渐明了庆园春中某些从良姐妹的感悟。

  “宁嫁穷人妻,不做富人妾。他身上有十个银元都舍得花我身上,和那些有十根金条只舍得给我一百个银元的,大有不同!”

  看溪草盯着几块糕点静默不语,谢洛白探身一瞟,似有所悟。

  “哦,秦婶又拿哄小孙子的玩意来待客了,不喜欢我让人扔掉。”

  小四的婶婶秦婶从乡下过来,虽到谢洛白的别馆帮佣已有数月,可到底改不掉多年的习惯,出去采买难免带上旧习。

  “都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丢了多可惜!”

  溪草一把夺过糕点。

  “你不吃别动就行了。”

  见少女一副护食的形容,谢洛白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皇后立时跳到他身边,趴在他膝上和主子一起盯着对面少女。

  “你平常并不是对食物有执念的人,怎么,难道这东西和你的旧情人有关?”

  怎么又扯到这个话题了?!

  “不过是一盘柿子糕,二爷未免也联想太丰富了!”溪草头皮发麻。

  “对了,熊平昌的事情查到什么了?”

  就想这样悄无声息地混过去?谢洛白微笑。

  “我现在有点累,突然不想讲了。”

  这幅好以整暇的模样,看得溪草咬牙,她静了两秒

  “二爷不是要织纺厂吗?”

  “不急。”

  谢洛白果真就不说话了,只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膝上皇后的脊背,帮它顺毛。那凶神恶煞的大狗似乎很受用,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舒服声,末了还翻了个身,向谢洛白露出柔软的肚皮。

  溪草足足等了一刻钟,可对方眼中除了那只忽然改变画风撒娇卖萌的恶狗,根本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想起前面还未理清的盘尼西林事件,溪草也一下来了脾气,忽地从座上站起。

  “既然如此,那二爷我有事先走一步。”

  动不动就给脸子,到底是把他当什么了?

  脊背上的动作一顿,似乎感受到主人喷涌的怒意,皇后一下从沙发上跃起,耷拉着耳朵,乖乖地蹲坐在离谢洛白三米远的距离。

  手腕被人大力握住,溪草转过眼,只见谢洛白面上的笑凝在脸上,正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她。

  “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溪草气得浑身颤抖,有理无理,每次都用这个来压她,一时间自暴自弃道。

  “是啊,我的身份,我是你的俘虏,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奴隶!”

  这个答案,让谢洛白面上颜色又黑了几分,他一个用力,溪草往前踉跄了两步,下一秒已被谢洛白困在沙发上。

  “你要干嘛!”

  “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俘虏!”

  衣领的布扣被他一把扯下,铺天盖地的吻顺着额角一路往下,最后停在她的锁骨处,似乎为了宣泄心中不满,谢洛白辗转用力,最后用牙齿在上面重重一咬。

  溪草惊惧颤抖,双手双脚乱踢,可她小猫儿一般的动作无异于以卵击石,越发刺激了男人喷涌的**。溪草只觉得身上那只手越发放肆张狂,忽然胸口一凉,一只带着厚茧的掌落到了身上娇柔上,被人一阵猛烈揉搓。

  眼前阵阵发黑,恐惧和屈辱席卷了她,她越发用劲地去推拒,然而只是徒劳无功。伴随着双臂被高高举过头顶,溪草眼中骇然越甚,哑声大叫。

  “变态!你滚开!滚开!”

  可任由她如何挣扎、痛骂、求饶、呜咽……身上的人还是没有停下动作。溪草意识飘忽,两人像两头对峙的野兽,可她明显处于下风,不知何时会被咬断脖颈,饮尽鲜血……

  忽然少女身子一阵紧绷,紧接着就软软地跌在了谢洛白的臂弯中。

  谢洛白还以为溪草放弃了,可他抬起眼,这才发现怀中人儿嘴唇乌青,双眸紧闭,一张脸了无生气,已然晕厥。

  谢洛白心脏一阵紧缩,冲动立时也冷却了一半,想也没想便把溪草打横抱起,看她玉体横陈,衣裳已被他撕得不成样子,连忙脱下身上的长衫把她从头到尾裹得严严实实。

  “备车,去圣彼得医院。”

  何副官和小四早就听到里面的动静,却一个也不敢前来阻止。听到谢洛白吩咐,连忙开了车过来,见谢洛白抱着溪草进来,俱是都吓了一跳。

  怀中的少女一动不动,似乎呼吸也越来越轻,谢洛白铁青着一张脸。

  “再开快点!”

  小四又踩了一下油门,车子一个急转,半边车身都要翻起来。

  何副官低呵。

  “你他妈能不能稳一点?”

  小四白了他一眼,看向后视镜中眉目森冷的男人,弱弱道。

  “二爷,再快车子就要飞起来了……”

  谢洛白没有吭声,只紧紧地抱着溪草,确保她不被颠簸的小汽车影响。

  终于,小汽车发出一阵尖利的长啸,总算在圣彼得医院门口停下来,何副官立即从副驾上下来替他们拉开了车门。

  谢洛白正要把少女从车中抱出来,忽地手臂上抚上一双柔软的小手,那陌生的触感,让谢洛白浑身一震。

  他身上的长衫已脱下给了溪草,贴身的白小褂没有袖子,赤着的双臂上沾染上这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柔软,分外动人。

  “我……”

  一声近乎呢喃的声音让谢洛白猛地回过神来,他微微放松了抱着少女的力道,似乎怕吓到怀中人儿,声音很轻。

  “溪草,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溪草茫然地点点头,而后又恍惚地摇摇头,渐渐地似是回过神来,飞也似地抽回了手。

  “这里是哪里?”

  她喘息了两口,“我要回家……”

  人与人很是奇怪,那肌肤相亲的亲密姿态,似乎能化解一切矛盾。随着手臂上的温度消失,谢洛白的眸光暗了暗。

  “乖,你突然晕过去了,我们在圣彼得医院门口,先去检查一下。”

  他的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可惜却丝毫没有打动少女的心。

  “不,我不去。我只想回家……”

  带着哭腔的声音让谢洛白的心猛地一揪。本来人在他手中,他完全可以不顾溪草的意愿把她抱进医院,可此时此刻,谢洛白却不想再强迫她。

  就在谢洛白脑中思索说服她进去看病的理由时,肩上忽地一沉,抬眼间只见溪草扶着他的肩,痛苦地倾下了身子。

  “谢洛白,我想吐……”

  话音未落已是哇一声吐了个昏天暗地。

  今日熊老爷子的白宴,为了提防严曼青,溪草精神高度紧张,根本就没有吃多少东西,到了最后胃部吐无可吐,只剩下酸水。

  溪草吐得眼泪都出来了,谢洛白轻拍她的脊背,裤腿上都是她口中吐出的秽物。他摸向自己的裤袋,找了半天没有手帕,小四和何副官见状,连忙把自己的递给他,却被自家司令无视了。

  毫无预兆的,澳门赌博网站:谢洛白做了个让在场人都瞠目结舌的举动。

  只见他把身上的白小褂脱下,用其当帕子帮溪草擦去脸上的秽物。溪草浑身脱力,也懒得计较他手中之物,然而恢复了几分清醒的头脑,却让她提醒自己和这个赤膊的家伙保持距离。

  “去医院!”

  “不……”

  溪草虚弱地摇了摇头。

  “不,我要回家,谢洛白,请让我回家……”

  他放软声音,终于不再勉强。

  “我送你回去。”

  “不要……”

  溪草抬了抬头。

  “陆公馆的车好像就在后面……”

  虽然是疑问句,可分明是肯定的语气。

  生怕被人忽悠,末了还补充了一句。

  “我听到了声音。”

  谢洛白目光晦暗不明,往车窗外看了一眼,果然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小汽车,看车牌明显是陆公馆的。似乎忌惮谢洛白,司机站在车旁,并不敢靠近。

  “应该是我们出发的时候就跟来了……”

  小四撇了撇嘴。

  “不过这小子竟然跟得上,到有两下子。”

  谢洛白没有理他,只低声询问溪草。

  “还能站起来吗?”

  少女试着撑起身子,显然还有些飘忽,谢洛白手臂穿过她的膝弯,毫不犹豫把她打横抱起。溪草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直到真真切切坐到陆公馆的小汽车上,才找回属于自己的心跳。

  她听到谢洛白对司机道。

  “云卿身体不适,送她回去。”

  司机哪敢反对。

  “好的,好的,谢司令。”

  谢洛白这才看向车座后一动不动的少女。

  车门被轻轻关上之前,她听到他对自己说。

  “溪草,其实我原本并不想这样做……”

  目送陆家的小汽车消失,守在后面的何副官和小四看谢洛白终于折返,忙不迭为他拉开了车门。

  回去的路气氛静默地可怕,看后座的谢洛白一脸疲惫,两人默默交换了一个眼神,斟酌道。

  “二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难免……”

  “听说百乐门有几个新来的舞女长得不错,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帮二爷去定个雅座?”

  “停”

  闻言,小汽车在半道上停下,谢洛白径自拉开车门绕到驾驶座,小四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头顶上传来一声冷哼。

  “都下车!”

  小四条件反射直起脊背道了声是,人才从座位上下来,谢洛白已是反身坐了上去。只听引擎声响,小汽车已如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

  小四担忧。

  “二爷这是要去哪?”

  何副官摇摇头。

  “不知道,不过二爷今天的样子实在太反常了,还是告诉蓉城的大帅好一些。”

  回到陆公馆,溪草就把自己锁在了房中,只说要静一静,任玉兰如何拍门都不回应。

  她把谢洛白的长衫扔在地上,抱紧自己的身子重重陷入柔软的被中。

  闭上眼,那道目光似乎还在锁着她,灼得她心慌,让她只想逃离。

  想起方才谢洛白的触碰,溪草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坐起。对面梳妆台的镜子中,倒映出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溪草在那模糊的影子上看到了上面次第绽放的糜烂,特别是她胸口的红痣,被一道牙印覆盖,当时的力道,似乎要把她吞噬入腹……

  她抱着膝不住发抖。

  那些温情的表象,坚实有力的依靠,也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而那好不容易强压下去的呕吐感也在瞬间又翻涌上来,溪草随便披了一件睡衣,跑到隔壁的洗手间。

  腹内已空,吐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出来,只余干呕。

  玉兰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

  “小姐,咱们去医院吧……”

  “没事,一会就好……”

  见玉兰不走,溪草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她。

  “我想喝牛奶,你去厨房帮我温一杯送到房中。”

  溪草扶着墙艰难地走出洗手间,看到走廊尽头的电话,她鬼使神差地走过去,随着本能一圈圈转出一个号码。

  听到电话那头一声缥缈出尘的“您好”时,溪草心中什么东西疯狂上涌。

  “梅凤官,我们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