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说案谈情 > 第七十章 狗粮(首发求定~)
  t市距离警局不到三公里的地方发生了一起车祸,车主酒架,撞向了押送犯人的警车,好在司机反应迅捷,调转车头,与那私家车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车头严重受损,除警员司机受了点轻伤之外,其余人员均无生命危险。

  现场拉起了警戒线,醉酒司机和警员司机被救护车拖走,常队脸色黑沉,张启阳拎了冰袋跑过来:“常队,怎么样,要不要去一趟医院?”

  “不用,”他的手扭到了,关节地方肿的厉害,敷了冰袋感觉好了许多,看向站在马路边上的夏曼:“小曼,感觉怎么样?”

  夏曼扶着额头摇了摇头,“还好,只是觉得有些恶心,顾安飞呢?”

  “精神受了刺激,晕过去了。”

  常队裤子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他眉头皱了起来,走到一边去接:“喂。”

  张启阳从警车里拿了瓶矿泉水过来:“夏姐,你还能坚持的住吗?”

  夏曼张了张口,常队已经挂了电话,向两人走了过来:“杜队来电话了,小曼不用跟我们去京都,你就留在t市准备好相应的资料。”

  夏曼沉默的点了点头,张启阳看不下去了,法医杨珩赶了过来,多看了夏曼两眼,似乎想对她说什么,最终看向常队:“我跟着一起回去。”

  常队点了点头,张启阳略惊:“你不是跟着杜队出任务去了吗?”

  杨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我的事,就回来了。”

  现场会没有法医的事情?说笑呢不是?

  夏曼的手机响了起来,依旧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并不是发信息的那个,她缓了缓神,滑开接听:“你好。”

  手机那端默了两秒,“夏曼,我在你后面的咖啡厅。”

  夏曼转身,就见戴着墨镜的顾晨站在人群后,朝她挥了挥手,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我知道撞你的人是谁。”

  夏曼面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别紧张,他要的不是你的命,”手机里传来顾晨的低笑声,“他的目的不过就是想你离不开t市,然后对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的下手而已。你想想,你的好友苏甜甜,有多久没联系你了?”

  夏曼头皮绷紧,顾晨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你要将这件事告诉警方也没有关系,但要多久才能破案?破案的时间内,你的好友,你所在乎的人,他们会有什么后果?到时候,会不会死了呢?也许我会被作为线索者被你们关起来,但最多24小时而已,我不说,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夏曼深呼吸一口气:“那你想怎么样。”

  “我只愿意告诉你一个人,”顾晨静默一瞬,缓声开口:“要不要过来,你自己决定。”

  他挂了电话,夏曼紧紧的盯着他,顾晨脸上的墨镜遮住了他的情绪,夏曼朝旁边的人道:“我有点不舒服,先去医院了。”

  叽叽喳喳的张启阳停了嘴,紧张兮兮的跑过来:“夏姐,我送你去吧。”

  “不用,”夏曼扯起有些泛白的唇笑了笑,“常队去京都了,这里的交通事故就只能交给你来处理了。”

  张启阳面色一正:“放心吧夏姐。”

  夏曼点头,警队里早就来了接应的警车,在夏曼跟顾晨通电话的时候顾安飞就已经被带离,夏曼看着张启阳去跟队里来的人做详细的描述,趁着周围人的注意力向着顾晨走去。

  顾晨的车停在咖啡厅的后面,夏曼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双眼盯着他:“你可以说了。”

  顾晨透过后视镜看她一眼,“小兰不见了。”

  夏曼一惊。

  “很奇怪是吗,她跟你见面到消失也不过是半个小时的事情,”顾晨笑了两声,晃了晃手机,“你猜她会去哪儿了?”

  夏曼只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

  “十几年前她就愿意为了我表哥去拼命,十几年后她向你证明了依旧会如此,哪怕自己是个包袱,”顾晨回过头看她,“夏小姐,你一个人就能换回两条命,还是曾经相爱过,身价根本就不是你能比的人,你觉得划算吗?”

  夏曼睁大双眼,一双手忽然从后方伸了出来,手里的帕子紧紧的捂住她的唇鼻,挣扎不过几秒,夏曼的意识便越来越薄弱,随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夏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她还以为自己瞎了,后来才发现是一块黑布将自己罩了起来。

  而自己手脚都被绑了起来,四周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似乎不停的有人在她的周围走来走去。

  夏曼挣了挣,咬牙低怒:“顾晨。”

  下一秒,眼前的黑布便被人揭开,刺眼的白光晃的人眼晕,夏曼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下来。

  再一睁眼,她便怔住了。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赌场。

  在最大的一张赌桌上,坐着一个矜贵的男子,修剪得体的黑色西装贴在他的身上,胸前折了一个红色袋巾,面容成熟俊美,看似随意的坐姿却有让人不敢轻易接近的强大气场。

  正是消失两天的萧怀瑾。

  他漆黑乌沉的眸子淡漠的看着她,好象根本不认识她一样,只是视线往下移的时候,眉宇之间陡然溢出一抹戾气。

  这是萧大爷不高兴了。

  夏曼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金色的笼子里,身上不知何时换了一件抹胸裙,她的手指摸到自己的手腕上竟然拷着一副手铐。

  坐在萧怀瑾对面的男子伸手敲了敲桌子,成功引起注意,邪笑一声,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难得萧总裁会正眼看个美女,怎么样,要不要来赌一把?”

  他嘴角笑意恶劣,眉眼上挑,穿着红色的西装,头发打理的很潮流,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痞坏的气质,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这个人夏曼也认识,正是因为妨碍公务被杜队拘留24小时的许浚。

  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恶劣不已的坏人。

  萧怀瑾掏出一根烟,点燃,吐了一口烟,笑出声:“赌了两天,城外那两个场子都输了,你还要赌?”

  许浚脸阴沉下来,少顷,又笑了起来:“所以我才要跟萧总裁,玩个不一样的。”

  夏曼抿紧了唇,忽然就想起了见到顾晨之前的那条短信,会不会就是许浚发过来的?当一切线索都清明的时候,夏曼突然福至心灵,猛的偏过头。

  她旁边不远处安安静静的坐着一抹身影,盛装打扮,化着精致的妆容,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萧怀瑾。

  正是舒兰,澳门赌博网站:以及站在她身后穿着燕尾服的顾晨。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舒兰转过头来,视线与她对上,殷虹的唇角勾了勾,接着又转过头去看着萧怀瑾。

  不动声色的将夏曼的动作表情尽收眼底,萧怀瑾看着对面的男人:“想怎么玩?”

  许浚把玩着打火机,“玩之前,不如萧总裁说说,喜欢哪个礼物?先说一句,我本人还是挺喜欢为了爱自己跑过来送死的女人的,至少说明,她的一颗心,是真的。”

  舒兰眼眶一下子浮起泪光。

  萧怀瑾弹了弹烟灰,忽然转头问坐在旁边的人:“言湛,单身狗看什么都觉得是爱情吗。”

  苏言湛坐在他的旁边,因角度问题没被夏曼第一时间发现,此时他身体前倾,面上笑容温和:“好象是的。”

  许浚脸冷了下来,旁边的手下看不下去了,俯下身子道:“老大,刚刚那个女人输了,虐一虐就知道爱情悲剧了。”

  许浚点头,很快就有人拿了一瓶酒朝舒兰走去,站在她身后的顾晨走了出来,容色淡淡:“我替她喝。”

  顾晨被硬灌了一整瓶的酒,最终跪在地上呕吐不止,舒兰急的眼泪流了下来:“阿晨,阿晨。”

  有两个戴着墨镜的男子走了过来,拽住舒兰,打开一瓶酒就往她的嘴里灌,舒兰惊恐不已,吓的尖叫痛哭:“怀瑾…怀唔唔。”

  夏曼紧紧的抿着唇,场面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女人低泣的声音,许浚按灭手里的烟,目光阴鸷的看着萧怀瑾:“我们继续?”

  “不是要换一种玩法?”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萧怀瑾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不如,让我跟言湛的女人跟你的女人玩玩?”

  许浚身边的人立即道:“老大,他欺负你是单身狗!”

  萧怀瑾嗤笑出声:“sorry,我忘了,那就让我的女人跟你的手下玩玩吧。”

  许浚目光望向一边的苏言湛:“什么时候苏律师也结婚了?去年还传出你们两个人搞甚的绯闻,今年就都脱单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许某也好包个红包啊。”

  苏言湛眉头轻蹙,就见萧怀瑾轻笑道:“只是女朋友而已,并没有结婚,你还是有机会的,人就在那里。”

  他随意一指,众人的视线随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夏曼登时大惊:“甜甜!?”

  苏甜甜穿着素色晚礼裙,因萧怀瑾的话羞的面容通红,偷偷的看了一眼怔住的苏言湛,心虚的四处乱瞟:“我,我,我,我看他们招油画画手,时薪很高,就来了。”

  你一个暴发户还缺钱!?

  女孩那含羞带怯的眼神已说明了一切,许浚脸沉的厉害,慵懒的靠在椅子背上,轻笑一声:“萧总裁的提议我许浚肯定奉陪,赌注么,五千万加一根手指吧。去,把萧总裁的女人,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