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神偷系统,澳门赌博网站:邪妃来袭 > 第四十一章 我不走
  “娘娘,好消息!”兰心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脸的欣喜。

  “兰心,杂役房的王大娘病倒了,你去替她两天!”柳素素狠狠地瞪了兰心一眼,厉声道。

  兰心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吓得她面容失色,“娘娘赎罪!奴婢对娘娘绝对没有恶意,奴婢是想说王爷将那个女人关进牢房了!”

  杂役房吃不好,穿不好,活计又苦又累,管家脾气暴躁、心狠手辣,动不动就会拿那些下人出气,常常将下人们打的皮开肉绽,兰心宁愿去死都不愿去杂役房。

  “兰心,就算你不想去杂役房!也用不着编这种谎话来哄我开心!”柳素素瞪了一眼兰心,拿起桌子上的一颗葡萄送到了嘴边。

  “娘娘!奴婢说话句句属实,绝对没有骗你!”兰心一脸着急,连忙解释。

  看兰心的模样不像是在撒谎,王爷唱的是哪出?

  柳素素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酒足饭饱的玉小寒躺在地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虽然是住进了牢房,玉小寒没有伤感,没有失眠。不管在哪里,活着最重要,吃好喝好,就是一种知足,因此,玉小寒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不知不觉,三天过去了。

  这一天,一觉醒来,玉小寒看不到江南夜的身影,突然想起了他之前跟自己说的那个地道,便决定下去看看。这时候,一阵沉重的脚步慢慢传来。

  “王爷请!”

  什么,是那个男人?

  玉小寒知道来人是南宫泓,眸光一亮,迅速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装睡。

  这个男人来了,绝对没有好事情,玉小寒宁愿装睡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此刻,玉小寒突然泛起了嘀咕。如果自己没有记错,三天前,她被那个南宫泓关入地牢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个大叔,他是在南宫泓走了之后才出现的。今日,南宫泓来了,为什么他又不在了?

  玉小寒有一种感觉,她感觉那个大叔是在刻意躲避着南宫泓。玉小寒不明白,一个是江湖中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为什么……

  “开门!”

  一阵冰冷的声音响起,玉小寒迅速缓过了神。

  “是王爷!”

  什么,那个男人过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玉小寒的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心跳也跟着加速。

  脸色苍白,没有丁点儿血色,额头冰凉冒着些许虚汗,她一定是生病了。

  英俊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惆怅,南宫泓眉宇紧皱,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来人,将给本王把御医请来!”

  什么,御医?

  这架势未免太大了吧,我不过是身体虚弱,有些营养不良、低血压而已。至于请御医,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啊!

  “是,王爷!”

  侍卫刚一转身,却被南宫泓叫住,“等等!”南宫泓轻叹一声,“将御医请到本王的房间!”

  什么,请到他房间?

  我不要,我不要!

  玉小寒清楚的记得,之前在南宫泓房间发生的事情,简直太可怕了!那个男人就是一个大色狼,他的那种雄性荷尔蒙来了,一定会饥不择食的。何况我长得这么漂亮,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对我~太危险了!

  不行历史不能重演,不能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就在这个时候,玉小寒突然觉得自己被人抱了起来。要是在不行动,到了他的房间就迟了。

  玉小寒偷偷地睁开了眼睛,瞅准了机会,在南宫泓抱着她走出牢房大门的时候,故意让手臂碰到了那扇铁门。

  “哎吆,疼死了!”

  听到了声音,南宫泓突然停了下来,玉小寒故作一副十分难受的模样,“王爷,即便您看我不顺眼,也不至于趁人之危,这么对待我啊?”

  南宫泓道,“本王只是想给你看病!”

  “你才有病呢,赶快放我下来!”玉小寒狠狠地瞥了南宫泓一眼,这个什么王爷,阴险的招数太多了,自己不能上当。

  南宫泓并没有放下玉小寒的意思,迈着步子继续向前走,玉小寒一把抓住了铁门。

  愤怒的眸子迅速地回头,看到了一张俏丽的小脸,带着一抹得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

  顷刻间,南宫泓的脸变得黑青,那模样像是玉小寒杀了父母似的。

  “王爷如此聪慧,竟然不知小女子是什么意思?”玉小寒不屑地一笑,“既然王爷不知,那么就让小女子来告诉王爷吧!小女子在这里住的挺好,我不想走,我不走!不知道王爷是否听明白了,若是您没有听明白,我可以再跟您说一遍!可是王爷,根据南海国的律例,好像并没有说不允许想坐牢的人坐牢的!”

  清丽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挑衅,玉小寒的心中异常兴奋,看到那个男人的脸那么难看,玉小寒的心里比中了**彩还高兴。

  南宫泓突然怔住了,他听说过女人喜欢钱,听说过女人喜欢权,但是从未听说过哪个女人爱坐牢的。

  “你想跟本王作对吗?”冷冽的眸子注视着玉小寒,那眼神分明就是在恐吓。顿了一会儿,接着道,“你可要想清楚后果了!”

  吆喝,敢威胁本姑娘?可惜了,本姑娘不是被吓大的,玉小寒没有说话,回了南宫泓一个不屑的眼神。

  “来人,去把药铺那几个人抓来,跟她一起关在这里!”南宫泓大声叫道,眼睛始终停留在玉小寒的身上。

  “你可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你们不是要同甘共苦吗,本王给你这个机会,让你的朋友都来这牢房陪你!”

  “这个混蛋,真够无耻的!”

  玉小寒被南宫泓气的差点吐血,这个男人有问题,他的心理绝对有问题。他变态,他变态!

  “哼~本王没工夫跟你瞎扯,既然你那么喜欢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好了!”

  话音未落,南宫泓手臂一扬,一脸愤怒的离开了。

  玉小寒躺在床上,悠闲地翘着“四字腿”,至于南宫泓说的话,她丝毫没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