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通渡世 > 第八十二章 得诀
  杜子春轻轻几句话,把林三公子挤兑的无话可说,树荫之下,顿时出现了一阵难堪的寂静。

  谁都知道杜子春说的是笑话,可是以林三公子的身份,就算是笑话,也不能一笑而过。

  “不劳杜道长费心,剑堂虽穷,却不缺飞剑,只要庞兄弟用得着,莫说十柄八柄,就算再多几柄,林三也拿得出来。”

  林三公子面上不变,依旧朗声说道。

  “后面是不是还有个但是?你怎么不把话说完?但是庞谢用不了那么多,对不对?所以你也就不给了?”杜子春毫不客气的出言讽刺。

  “杜道长说的不错,剑术一道,讲究人剑合一,就算是我林三,也只用一柄剑器而已,给的多了,确实没什么用。”林三公子脸上毫无怒色。

  “呵呵,没关系,数量不够,质量来凑,我看你的明河剑就不错,干脆送给庞谢,正给给他赔偿。”杜子春接着说道。

  庞谢坐在一旁,本来只当这两人是在斗嘴,也就没有插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不由一惊,再也做不下去了,连忙说道:“杜道长开玩笑了!”

  说完,他转身对林三公子说道:“林堂主,杜道长为人诙谐,一向好开玩笑,刚才这几句话,纯粹是玩笑而已,林堂主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饶是庞谢胆大,也被杜子春的泼天大胆惊到了。

  性命交修一口剑,飞剑千里割人头!

  对于剑修来说,飞剑甚至是比性命更叫重要的东西,可以说平生心血全在一口剑上,杜子春敢这么大喇喇的要剑,他真怕林三公子一个忍不住,提剑跟他们对砍!

  “这口明河剑是先师所传,乃是门中至宝,林三无权赠予他人。”出乎意料,林三公子并没有生气,依旧平心静气的说道。

  庞谢见他居然没有当场拔剑,也才松了口气。

  “呵呵!”杜子春冷笑一声,也不多说,眼里却露出不屑之色。

  林三公子脸上终于带出怒意,眼神之中也现出点点杀机。

  庞谢见状,心中暗叫,这次恐怕要遭,心如电转,用心思索万一打起来,要不要出手。

  “庞兄弟!”

  林三公子沉默了一阵,却没有拔剑砍人,最终还是压住了火气,转头对庞谢说道:“你既然已有飞剑,再要别的也是无用,林三就不在飞剑上想办法了,不过,林三手上有一份剑诀,想来庞兄弟正用的到,就传给兄弟吧。”

  “这就不必……”庞谢正要推辞。

  “什么破烂剑诀?”杜子春已然插话问道。

  “蜀山御剑术!”林三公子正色说道。

  “当真?”杜子春闻言,霍然站起,盯着林三公子说道:“你再说一遍!”

  “蜀山御剑术,还要我再说一遍么?”林三公子冷声说道。

  “你竟然这门剑诀都肯给他?”

  杜子春脸色微变,又取了只夜光杯出来,倒满一杯葡萄酒,说道:“看来你是真心待他,倒是我错怪你了,这杯水酒权当杜某刚才无礼的赔罪。”

  林三公子冷笑一声,也不跟他多说,接过夜光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然后取出一片玉笺来,递到庞谢手上,说道:“这是我门中秘传,从未传与外人,你是第一个,一定要好好钻研,莫要堕了蜀山剑派的名头!”

  说完,也不去看杜子春,拂袖离开此处。

  庞谢从头到尾,竟没来得及推辞一句,只得呆呆地看着林三公子离去,捧着手中玉笺,说道:“杜道长,刚才是不是有些言语过激了?我担心……”

  “你担心什么?赶快把这东西收起来,我万没想到,他竟连这部剑诀都肯传授给你,看来刚才确实是挤兑的狠了。”杜子春叹了口气说道。

  “这么做合适吗?”庞谢忍不住问道。

  “合适!”杜子春毫无悔意。

  庞谢也没有再做推辞,将玉笺收了起来,收好玉笺之后,也无心再这里多待,便告了声辞,打算回自家小院休息。

  “庞谢!眼见庞谢起身要走,杜子春忽然严肃起来,张口将他叫住。

  “杜道长,还有何事情要交代?”庞谢问道。

  “唉……”杜子春皱了皱眉,轻轻吸了口气,说道:“这话我本来不当说,只是我看得出来,你在红尘之中,并未沾染太久,有些事情还不了解,只能提醒一二。”

  “杜道长请讲。”庞谢正色说道。

  “小心林三,他让你做什么的时候,多想一想,不要太快答应。”杜子春说道。

  “知道了。”庞谢点点头,心中不由一暖。

  林三是逆鳞军三大战力之一的剑堂堂主,他却只是一名朝不保夕的修士,两人身份差异巨大,杜子春却肯为他出头,甚至不惜当面顶撞林三,对他确是一片赤诚。

  他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一定要帮杜子春完成心愿,炼成九转灵丹,否则,此心难安!

  “知道就好,多的我也不必说了,你小心行事吧。”杜子春说道。

  庞谢点点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没有张口,转身离开这里。

  ……

  待到庞谢走后,杜子春独自坐在院中,又吃了几口菜,忽然抬起头来,冲着院门外面,喊道:“你进来吧,难得弄了一壶美酒,喝酒的人却都走了,你就陪我喝两杯吧。”

  “我不喝酒,陪你吃菜倒是可以。”说话之间,苏小晴从院外走了出来。

  “也罢,也罢,你不喝就不喝,我独自喝闷酒吧。”杜子春说道。

  “道长,你心里不高兴,是因为林堂主害的庞谢受伤么?”苏小晴斟满一杯,放在杜子春身前问道。

  “那倒不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高兴又有何用?”杜子春摇了摇头。

  “那是?”苏小晴有些不解。

  “我今日几次三番挑衅林三,他都忍了下来,这件事很不对劲。以他的脾气,本是不应该忍下来的,我之前只是暗中怀疑,现在却可以确定,他一定是有所图谋,要庞谢去做什么事情,只是不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杜子春说道。

  “啊?道长,林堂主不是好人吗?怎么会这样?”苏小晴惊讶的说道。

  “他当然是好人,这一点我从未否认。”杜子春说道。

  “那……”

  “只是这世上,有时候好人比坏人更可怕,坏人做坏事总还有些心虚,担心糟了天谴,好人做好事却是理直气壮,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下去,并且敢于牺牲一切。”

  “做好事难道不好吗?”

  “做好事当然是好,可惜这世上无论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你愿不愿意做那个代价?”

  “道长说的太深了,完全听不懂呢。”苏小晴迷茫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