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神算天师的网红路 > 187.进剧组
  此为防盗章  白若水进去后随意打量了一眼,这家店铺也就二十多平, 七扭八歪地扔着各种款式的花圈, 几乎将横在大门处的玻璃吧台淹没,而吧台上趴着一个呼呼大睡的短发男人。

  白若水看着趴着的店主, 她笑了笑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吧台:“有生意上门了,店家醒醒。”

  “一米花圈五十块,一米以下三十块, 一米以上一百块, 款式随便挑,你自己看着,本店不接受打折赊账,如果批发价格另算。”听到白若水的声音, 短发的男人却是头也不抬只从胳膊下面机关枪似得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会儿夏玲正好从外面走进来,听到短发男人的话,她不由狐疑地看了白若水一眼, 无比怀疑这家店的可靠性。

  “我不买花圈, 我买朱砂黄符以及清正笔。”白若水不以为意, 依旧含笑看向趴在柜台上的短发男人。

  短发男人声音一顿, 终于从吧台上抬起头看向白若水,他长相普通属于丢在人群中都不会看第二眼的那种,然而一双眼睛却熠熠闪光, 看人的时候会让人生出一种被看穿的不舒服感, 他眯了眯眼盯着白若水淡淡地道:“本店不是饰品店, 买朱砂饰品去玉石珠宝店, 本店也不是文具店,买笔买纸请到文具店,客人想要花圈的话,本店的花圈倒可以随便客人挑选。”

  白若水笑了笑,她朝短发男人伸出手,短发男人疑惑地看着白若水的手,就见白若水白嫩柔软的手心中安静地躺着两枚硬币,就在短发男人看过来的时候,白若水突然将硬币抛起,硬币高高飞在半空,又在半路被白若水抓住,她以繁复快速的手势将硬币在手中颠了个,接着反手将硬币压在吧台上,最后收回了手让短发男人看着吧台上的硬币:“既然找过来了,自然是知道该在店主这里买什么的。”

  白若水抛硬币的时候,短发男人瞳孔就缩了缩,硬币落在吧台上的时候,短发男人更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白若水,听到白若水的话,短发男人定定地打量了白若水半晌,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原来是个识货的,倒是我眼拙了,既然客人要买这些东西,那就随我进来到内店看看。”

  从刚才开始夏玲就觉得两人像是打哑谜似得说话,这会儿听到店主这么说,更是疑惑地上下打量了半天,怎么也看不出这小小二十平的房间到底哪儿有什么内店。

  夏玲疑惑地看向白若水,想要从白若水这里得到答案,然而这会儿白若水和短发男人都已经站起身,夏玲还以为短发男人会带她们到另外什么地方去,澳门赌博网站:却发现短发男人直接蹲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对方摸了什么东西,小小的店铺像是晃动了一下,接着夏玲听到了一声细微的轰隆声,短发男人站了起来拍了拍手道:“好了,跟我过来吧。”

  夏玲好奇地跟过去,就见玻璃柜台后面的地面竟然凹陷下去,青灰色的石阶蔓延到黑暗之中,下方隐隐有亮光传出,更增添一分神秘,夏玲瞧见这番变故,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

  白若水并不像夏玲这么失态,她神态自若地跟在了短发男人身后,一行三人走到了这家店铺的内店。

  如果说外面那个花圈店铺是廉价的地摊货,那么这内店就是精修的大商铺,白若水不过抬眼稍稍打量了一圈,就忍不住笑道:“难怪这里破成这样你也没有搬走。”

  短发男人哼了一声:“我这些宝贝可是娇贵的狠,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地方就可以安家的,这下面是我祖上费心思寻到的臧宝地,养着这些娇气的宝贝最合适,就算是求着我搬我都不会搬。”

  内店之中摆放的井然有序,甚至颇有几分古风,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放好,甚至仔细看去这些高大的置物架摆放的也颇为讲究,无一不隐和风水五行之意,白若水甚至能感觉到置物架上这些东西散发出的气。

  短发男人带着白若水和夏玲穿过古玉法器的置物架,来到了摆放着各种朱砂还有黄符纸的地方:“这里放着各种级别年份的朱砂黄符,出处不同价位也就不同,你看看要买什么样的吧。”

  白若水凝神看去,就见面前的架子上整整齐齐叠放着大小不等的黄纸,旁边的壁柜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朱砂原料还有一些研磨好的朱砂墨。

  白若水伸手摸了摸面前的黄符纸,立刻就明白店主话中的含义,这些黄符纸大约是由灵力不同的人做出来的,其保质期和效果自然也不同难怪价位上有悬殊,不过夏玲毕竟只是普通白领,所以白若水并没有挑选太好的黄符纸和朱砂,只是挑了一些价位适中的就收了手。

  短发男人看了看:“清正笔我送你一支,你不再选点别的了?”

  虽然白若水对内店中的法器原料有兴趣,但是想到自己荷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暂时就这些,我们上去吧。”

  短发男人也没多问,想来是见惯了这些事,他见白若水挑好了东西,也就带着白若水和夏玲朝上方走去。

  “咦?”就在穿过古玉法器置物架时,白若水停下了脚步,表情有些奇怪。

  短发男人回头看向白若水:“怎么了?”

  白若水皱了皱眉,微微挪开了脚,低头看向之前踩着的地方,就见地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枚玉扳指,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置物架上滚落到白若水脚下的。

  白若水弯腰捡起这枚玉扳指托在掌心看了看,玉扳指虽然有点年头但是玉色并不好,无论是以古董的价值还是玉器的价值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好东西,然而玉扳指身上却蕴含着斑驳的阴寒气息,这气息并不纯多少有些古怪,只怕是不知道哪个玩弄邪术的法师留下的。

  短发男人的表情也有些惊讶,他看向白若水道:“这东西怎么会掉下来了,这是一个男的卖给我的,虽然是个法器,但是品质并不纯,之前我试过,这东西也存不住多少灵气,如果你要的话,五千块卖给你好了。”

  戒指在白若水手中泛过一抹红光,隐约有些发热,白若水心中一动,突然改了心思,看向短发男人笑道:“好啊,落在我脚下只怕与我有缘,那我就留下它好了。”

  三人说完话,就重新回到了上面,短发店主拿出计算器算了会儿报了价格:“一共五万八千三,折过后五万五,你们是现金还是刷卡,或者刷支付宝也行。”说着店主从玻璃柜下面拿出了一个牌子,牌子上贴着微信和支付宝的二维码。

  白若水看向了夏玲,夏玲微微张了张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里……这儿还能刷支付宝?”

  短发店主鄙视地看了夏玲一眼:“这都什么时代了,不要告诉我你还不会玩手机付款?”

  夏玲噎了下,她还没从之前那种神秘的气氛中走出来,只觉得短发店主应该是那种神神秘秘的大师,压根不屑用现代的这些东西才对,哪知道自己反被店主鄙视了一番。

  不过随即夏玲就觉得自己多想了,店主其实说的也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店主又不是活在深山里,怎么可能不知道手机支付。

  心里乱七八糟地吐槽着,夏玲乖乖用支付宝付了款。

  临走前,短发男人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白若水:“如果有需要欢迎下次光临,买或者卖都可以。”

  白若水看了看手中名片,名片上简单写着方长生三个字,下面是一溜业务范围,白若水收起名片,她朝方长生点了点头:“方先生,合作愉快。”

  离开方长生的店铺之后,白若水带着朱砂黄符来到了夏玲的家中,焚香沐浴之后,笔走龙蛇地迅速画了几张符,她画符的技巧娴熟,一笔一划都隐隐有灵力流动,仿佛有轻烟在她笔画行走间流动散逸,如果是懂行的人看到,只怕早已经惊叹不已,然而这会站在她旁边的只有夏玲。

  夏玲只觉得白若水画符的姿势无比好看,一张符画完竟然让她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心底不由对白若水更加信任。

  白若水画完符,她将符咒分别贴在了夏玲卧室、床头还有大门口,最后又将一张黄符折成小巧吊坠,用红绳穿起来递给夏玲:“这张符你贴身带着,危机时刻能护你一命。”

  夏玲点了点头接过黄符戴在脖子上,黄符刚一贴到胸口,夏玲就觉得有一股暖流从黄符那儿流到自己身体里,多日来的惊慌恐惧顿时消散了不少,心里也安定多了,她顿时感激地看向白若水:“若水,真是太谢谢你了,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一定要好好请你吃顿饭。”

  白若水并没有拒绝,只是笑了笑道:“等事情结束再说吧。”

  同夏玲又嘱咐了几句后,白若水回到了学校,刚到寝室她手机就收到了短信通知,白若水打开手机一看,是夏玲打了一万块过来,附带一条信息:若水,这是我一点心意,请务必收下,爱你的夏姐。

  “刚开始那段时间,一到半夜我就能听到敲门的声音,声音很轻但是特别怪异,听起来非常不舒服,我的睡眠质量算是很不错的,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段时间一到半夜就突然惊醒,然后就是好像永远停不下来的敲门声……”

  夏玲跟在白若水身后,将这段时间的事情简单说了说:“后来,敲门声没了,但是还没等我松口气,到了后半夜,我又听到了女人的笑声,然而打开门一看外面什么都没有,刚开始我没想到张诚身上,可是后来有一天夜里,我突然接到了一通怪异的电话,电话里是张诚的阴冷笑声……若水,你说我是不是被什么鬼怪缠上了?”

  白若水没有说话,只是将夏玲房间前前后后都看了一遍,听到夏玲说完之后,她三两步走到了客厅与书房相连的拐角,这里放着等人高的绿萝架子,白若水在绿萝架子最上方摸了摸,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玻璃镜子。

  夏玲有些惊讶地看向了白若水:“这是什么,之前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的,昨天我还给绿萝浇了水都没看到架子后面放的有镜子,怎么会?”

  白若水看了看手中的镜子,随手将镜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她朝夏玲笑了笑道:“你这套房子设计的规规矩矩没什么大问题,你也不是遇到什么鬼怪,而是有人在你家中动了手脚,布置了一个煞气阵,若是长久下去别说是听到奇怪的声音了,只怕看见什么诡异的东西也不足为奇,你那个前未婚夫只怕不简单啊。”

  夏玲打了个冷颤,这会儿白若水又走到玄关的鞋架上,从鞋架上摸出了一个破旧的风铃,白若水挑了挑眉,嗤笑道:“招魂铃,难怪你会听到奇奇怪怪的声音,这东西招来的能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她又随手将风铃扔进了垃圾桶里。

  夏玲眼睁睁地看着白若水又摸出了好几样不起眼的小东西,她不敢置信地喃喃道:“怎么可能,虽然张诚是在我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可是我也会定期打扫房间,这些东西之前我都没发现。”

  白若水哼笑了一声:“对方既然是懂行的人,自然有法子不让你知道,不过你放心,我破了这煞阵,你以后就不会再被那些奇怪的声音困扰了,这栋房子也大可以安心地住下去。”

  夏玲见白若水要离开,表情依然有些犹豫,她踌躇了一会忍不住道:“若水,虽然我家中煞阵已破,但是我毕竟得罪了张诚,对方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房间中放下这些东西,我担心之后他会不会有别的动作,你能不能给我一些什么护身的东西,你放心,价格方面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