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859章 跑马
  年轻人一脸高傲地摇了摇头道:“先生,非常抱歉!这匹马我不卖!”

  “我愿意出五百万!”方小宇心里十分的喜欢。

  然而,年轻男子却依旧是高傲地扬起了脸,蹭地一下骑上了马背,得意地拍了拍马屁道:“此马是纯正马种,汗血宝马里的优良品种。就算是一千万,我都不会卖的。我已经骑着这匹宝马,拿下了两届港澳区马赛冠军。我今天要用这匹宝马来夺冠。失陪!”

  说完,这名年轻男子轻轻一拢马缰,便骑着那一匹汗血宝马,缓缓走出了集市,不一会儿又见那家伙低下身子,骑着马飞快地在山坡上奔跑起来,只在转眼间的功夫,便冲到了对面的赛马场。

  望着那一匹汗血宝马离去的背影,方小宇的魂都像是被勾走了一般。

  “不行,这马我一定要弄到手。”方小宇咬了咬牙,朝一旁的池雪丽道:“走,我们现在去赛马场那边看看吧!”

  “好吧!”池雪丽见方小宇失魂落魄的样子,朝他安慰起来:“小宇,如果你喜欢的话,要不我拿出一千万的私房钱,给你把这匹汗血宝马买下来吧!”

  “那怎么行。现在我完全有能力自己赚钱了。”

  方小宇笑了笑,心中暗自推算起今天的运程来,算着算着,他心中一阵狂喜,忍不住朝一旁的池雪丽道:“我有一种预感。今天要走好运。或许,老天让你带我到这里来,就是把那匹汗血宝马送给我。走,我们去赛马场押注去,看能不能捡点钱。”

  池雪丽带着方小宇来到了赛马场,里头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主持人拿着话筒,扬起脸朝众人大声喊叫起来。

  “大家快了,快押注了。我们的赛事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我们的摩轮高迪斯先生,带着他的汗血宝白驹马来到了赛场。白驹是上届港澳马赛的冠军。今天它的胜算非常大。不过,来自日本的佐洋加鹰先生,带来了世界名驹之首的阿拉伯马闪电驹,闪电驹则曾经代表日本队夺过亚洲赛事的第三名。”

  “所以,这两位选手和他们的宝马有得一拼。大家快快押注吧!白驹的赔率是五,闪电驹的赔率是三。大家看好了再下,千万别错过了。还有五分钟,我们的赛事就要开始了。”

  在主持人极具煽情的鼓动下,澳门赌博网站:围观的群众们,开始下注了。场面十分的火爆。

  “我押白驹赢。一万块钱押了。”

  “我押闪电驹赢,五万就拼这一回了。”

  池雪丽朝一旁的方小宇望了一眼,微微笑了笑道:“小宇,你要不要押一轮呢!”

  “当然要押了。”方小宇随口答了一句,他的目光仔细打量着马槽旁的两匹宝马,越看越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依据方小宇所掌握的相马术告诉他,这两匹马现在的状态,非常的糟糕。因为它们的命宫处,已经出现了黑色的凶气,尤其是那一匹汗血宝马。

  “我不押了!”方小宇临时改变了主意。

  就这时,再次传来了主持人的叫喊声。

  “抓紧时间了,还有我们的6号新秀迪卢,迪卢是一匹小马种,来自华夏的马种,土话叫二串子,在世界宝马排名当中,排名第七。虽然名位有点儿低了,但这匹马的长相却十分的耐看,你们看这马多白啊”

  当主持人说到这里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嘘声,显然没有人看得起这又矮又小的二串子。

  主持人见众人在笑,立马拉高了音调,大声喊了一句:“当然,二串子的实力显然要比前面的汗血宝马和阿拉伯马要差一些。但是我们的算命先生说了,今天这些宝马当中,就属它的运气最好。所以大家也可以考虑一下这位二串子大爷。它的赔率惊人的高。高达50倍。大家使劲压吧!”

  主持人的话,让方小宇眼中灵光一闪。

  他仔细打量着那一匹名叫迪卢的二串子马,越看越觉得那马不一般,乍看这马长得灰不溜秋,连身上的毛都不怎么顺溜。但细看却会发现,这家伙颈脖上的鬃毛非常的特别。

  相马篇里提到了,相马术一看鬃毛二看眼,三看鼻子,四看腿,五看腰来七看尾。有没有精神,从马的鬃毛上便能看出一二。

  这匹马的个子虽小,但鬃毛却给人一种精神抖擞感觉,两眼也颇为有神,更难得的是鼻子一看就是那种凶悍之相,不是一般的人,根本就训服不了这种烈马。

  观望了好一阵,方小宇便朝一旁的池雪丽道了一句:“快,我们押迪卢,押十万。”

  方小宇飞快地跑去押注台,押下了十万的注。因为十万封顶,方小宇也没办法多押。

  一旁的池雪丽并不太看好,不过为了哄方小宇开心,还是跟风押了两万。

  二人转身正准备回到座位上时,正好在半路上遇见了先前那两名嘲讽方小宇的富二代。

  “哟!这不是刚才那位会相马的大哥嘛!怎么?你们也来赌马啊!”

  “随便押一点而已。”方小宇笑着答道。

  “押的什么号?”其中一名戴墨镜的富二代特意摘下了戴镜,朝方小宇问了一句。

  “六号迪卢!”方小宇淡淡地答道。

  “靠!你小子是脑残了吧!迪卢可是一匹二串子马。怎么可能跑得过汗血宝马和阿拉伯马呢!再说,整个赛场共出赛十多匹马,比它厉害的马多了去了。兄弟,你真是傻啊!傻到我这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有钱也不是这么败家啊!”

  两位富二代说着,便又连连摇头,表示无药可救。

  方小宇没有去反驳,倒是一旁的池雪丽不服气地答了一句。

  “喂!你们凭什么就说别人傻了。万一要是爆冷呢?”

  “爆冷?”那位富二代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算爆冷也不可能爆这匹二串子马啊!马场里要是敢这么做,我敢保证连赛场上的座椅都会被拆了。”

  二人正说着,这时听到赛场上发出“铃”地一声脆响,跑马开始了。

  栅栏一开,所有马匹像离弘的箭一般,冲向前方。

  领先跑在最前边的正是汗血宝马白驹,日本快马闪电紧随其后。现场高声呐喊,所有人的心都绷紧了,就连方小宇也开始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