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90章 让坏人落井下石
  冷云背着方小宇上了岸,紧接着巴东川先生和他的保镖也上了岸。

  很快,江扁男便带着几名警察飞快地朝方小宇的身旁冲了过来。

  “是他,就是这小子把我们村子里的狗偷了,而且还打伤了我们的人。我弟弟现在还在对面的花芦苇里躺着呢!”江扁男有意装作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付警官带着几名警察,来到了方小宇的身旁,一脸冰冷地朝方小宇道:“麻烦你跟我们去一趟公安局。”

  恰在这时,方小宇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林市长打来的。

  “先接个电话,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说。”方小宇一边里聊着,一边径直朝前走去,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付警官十分的生气,他朝方小宇大声吼了一句:“站住!”

  方小宇有意移开了手机,朝付警官道:“我不是说了,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说吗?我现在正在和林市长通电话。”

  “开玩笑?你在和林市长通电话?”付警官冷笑着答了一句,旋即用手指了指一旁的江扁男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林市长的司机?”

  “哦!是吗?”方小宇有意问了一句。

  “没错,我就是林市长的司机。”江扁男一脸高傲地扬起脸朝方小宇道:“小子,你现在颤抖了吧!”

  方小宇并没有挂断电话,他和付警官和江扁男的对话,正好被电话那头的林市长给听到了。

  林市长在电话那头,惊讶地问了一句:“小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听到你提到了我的司机呢?”

  “林市长这里有一个人说是你的司机,我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总之,这家伙很嚣张,差点把泰国的俯长也打了。幸好,他带的保镖有些料。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这位俯长大人交差了,巴东川先生这次可是带着上亿资金,来河都市谈项目的呢”

  方小宇有意提到了巴东川,林市长早就听郭鼎富说了泰国俯长来到江流村的事情,是以他才会亲自打电话给方小宇。

  这会儿听方小宇说,是自己的司机在为难他们,不由得火冒三丈。

  “小宇,这事你先稳着,千万别发生冲突。剩下的事情我帮你摆平。”

  挂了电话后,林市长拨打了司机的电话。

  不过,江扁男的手机在刚才跳入河中的时候,已经浸了水,处于关机状态。所以林市长也没有打通。这更加的让他生气了。

  为了,以防万一,他只好拨打了市公安局局长的电话,让他们务必保证方小宇和巴东川的人身安全。

  局长那边得自己有几名手下去了江流村后,立马拨通了队长付警官的电话。

  “付队长,这事你无论如何,要给我稳住。尤其是要给我保护好方小宇和巴东川先生的安危。方小宇是林市长的朋友,巴先生则是泰国的俯长。出了事,我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林市长说了,如果真是他的司机为难方小宇和巴先生,会让他立马走人,必要时,你们可以先把人给逮了。”

  局长朝付警官问了一句。

  “明白!”

  付警官挂断电话后,心里开始有些矛盾了。毕竟,他是江扁男请来的人,虽然是酒肉朋友,好歹也有些交情。可现在局长明确说了,必要是可以把这家伙给逮了。

  正当他犹豫之际,这时却听林市长的司机江扁男,朝他大声喝了一句:“付警官,快啊!你们快给我把这小子抓起来啊!还等什么?”

  江扁男命令式的口气,听得付警官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其实,他带来的几名警察,和江扁男的交情并不深,只不过是畏惧江扁男身后林市长的势力,才给这家伙面子罢了。

  可现在,这家伙已经失去林市长的庇护了,还对他大呼小叫的。心里自然不爽。

  他完全没有必要给他面子。

  想想,这家伙向来仗势欺人的样子,付警官心里就更加的生气。

  今天正好来个痛打落水狗。

  想到这,他便没好气地朝江扁男喝了一句:“够了,我是警察,还是你是警察。老子又不是为你打工的。”

  江扁男愣了一下,咬了咬牙道:“姓付的,你还想不想升职?信不信,改天有机会我在你们局长面前美言几句,立马让你下课。”

  付警官听了,不由得心中来火,朝身旁的两名警察使了个眼色道:“先把这家伙铐了。带回局里慢慢调查。”

  “姓付的,你吃了豹子胆了。我是林市长的司机你们谁都不许铐我”

  江扁男正挣扎着,恰在这时,林市长带着郭鼎富来到了现场。后边还来了许多的村民。

  江扁男看到了林市长,像是抓了救命稻草一般,不由得激动地叫了起来。

  “林市长来了,你们还不快放开我。”

  他大声朝林市长呼喊起来:“林市长我在这里,你今天一定要替我作主。”

  说完,他又转过身朝方小宇冷笑一句:“小子,你死定了。打伤我的人,那是要坐牢的。”

  他以为林市长过来,一定会先劝警察把他放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市长鸟都没有鸟他,而是径直来到了方小宇的面前,关心地和他打起了招呼。

  “小宇,你没事吧!”

  方小宇笑了笑道:“我还好。不过,巴东川先生受的惊吓可不小,刚才这位江司机,带了八名混混说要打断我和巴先生的腿,幸好巴先生的保镖厉害。要不然,我们现在恐怕早就被人打残扔河里了。另外,这位江先生的弟弟,在河边对我的秘书冷小姐动手动脚,算是那啥未遂吧!”

  林市长听了这话,十分的生气,转过脸朝一旁的司机江扁男喝了一句:“你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我的司机了。至于你和你弟犯的事,警察会公平公正处理的。”

  “林市长我是冤枉的啊!是他们打伤了我的弟弟,还把我们八个人也打伤了。不信,你可以问一问我们村子里的人。”江扁男还想再解释。

  恰好,村子里来了一波看热闹的村民。

  他们平时表面上虽对江家兄弟客客气气,心中却一个个恨得牙痒,这会儿见江扁男戴上了手铐,大家心里正暗中叫好。自然不会有人帮他。

  也不知是谁站出来喊了一句。

  “林市长,我有话要说,江家兄弟在我们村子里为非作歹,祸害一方,你一定要替我们作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