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88章 看风水耍流氓
  三人当中,只有先前那名黑脸男子,比较坚定。他低了一会儿头后,咬了咬牙道:“妈的,大不了豁出去了。老子忍受这么多年,早就忍够了。今天我就押巴老板和方先生会赢。”

  另外两人只是坐在一旁,一语未发。

  此时的江扁刀,已经顾不得手痛了,心里一个劲地想着,怎么收拾方小宇。而他的哥哥,江扁男已经开着市长大人的专车,带了几名私下交好的朋友,匆匆朝江流村赶来。

  一路上,他已经设计好了几套收拾方小宇的方案,包括怎么弄他进去蹲班房。

  事实上,对于方小宇而言,这种事情,他见多了。是以,心里没有丝毫的紧张。

  此时的他,正带着巴东川先生在铁矿对面的山上看风水。

  站在山腰处一阵观望后,方小宇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嗯!不错,整个铁矿的风水格局,其实还是不错的。正好处在五行方位当中的金位。而且在他的背后有一个江流村。正所谓‘金能生水’,江流二字,正好应了水字。这个铁矿从风水学的角度而言,大吉大利。”

  说着,方小宇又指了指远处一栋装修豪华的房子道:“不过,村子里那一栋房子,对整个铁矿有着极大有影响。正好形成一个尖刀煞。对整个铁矿会有所冲撞。如果能够把那一栋房子给拆了,再在铁矿的后边建一处加工车间和仓库,无疑是最佳的风水布局。”

  他的话刚说完,便听身后一位正在打柴的大爷叹了口气道:“唉!那栋房子,就不要去打主意了。这屋子是我们村里的村长江扁刀的。人家地基都没有批,占地两百多平米,却屁事没有。没办法,有关系就是不一样啊!”

  听了这话,方小宇心中一阵暗爽,笑着答道:“大爷,照你的意思,你们村长的那一栋房子是违法建筑了?”

  “唉!什么违不违法啊!有钱有势,就不违法了。人家哥哥在市里头给领导开车。在村子里贪再多,也没有人敢去管他。”说完,大爷叹了口气,便挑着柴担子走开了。

  “看来,今天这小子的房子也可以拆了。”方小宇心中笑了笑道:既然是贪来的,拆了正好一干二净。

  他在山腰看了一会儿风水后,便跟着巴东川朝山下走去。

  刚走几步,便听身后的冷云“哎哟!”一声,很快便见这丫头皱起了眉头。

  “冷云怎么了?”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

  冷云俯下身子,稍稍把裙子撸了起来,一脸苦闷道:“麻烦大了,我的腿上怎么长了好多的红色疱块啊!好痒啊!”

  说着,便见这美人在身上到处抓挠起来。

  一看这样子,方小宇便知道这是皮肤过敏了。

  “要不,我帮你抹点药吧!”方小宇一脸认真地朝冷云道。

  冷云见巴东川先生和他的保镖在,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摇头道:“算了吧!我忍忍就过去了。”

  巴东川一看便明白,冷云怕羞,便笑着朝自己的保镖使了个眼色,旋即又朝方小宇道:“方先生,要不你在这里先给冷小姐看一看皮肤吧,我和阿德先到山脚去等你!”

  “好吧!”方小宇说罢,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一瓶见红消,给冷云抹药。

  巴东川早就带着他的保镖下了山去。半山腰只剩下方小宇和冷云二人,顿时气氛,变得暧昧许多。

  方小宇将手落在了冷云白花花的大腿上,一脸关心道:“我帮你抹点药吧!”

  “嗯!”冷云点了点头,心里晃晃悠悠。她的脑海中,总在不经意间就回想起,那一次在竹林中,和方小宇发生的事情。

  方小宇轻轻撸起裙子,为这美人细心地涂抹着药。

  “真白!连一块疤痕一颗痣,一根毫毛都看不到。”方小宇发自内心地赞美了一句。

  “你要看那些做什么?我让你给我抹药,又不是给你看那些的。”冷云嗔怪地答了一句,羞得满脸通红。

  “我就爱看腿!”

  方小宇轻抹着药,笑了笑,望着眼前这美人白花花的**,心中不免有些走神。

  而此时的冷云更是心中一片凌乱,在她的印象当中,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会将手落在她的**上,当然也没有男人敢这么做。方小宇是第一个。

  此刻的她,心间一片温暖。

  此时的方小宇手法细腻温柔,令冷云无比的舒服。她感觉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男人,没有丝毫的后悔。

  “小宇,你真好!”冷云情不自禁地向方小宇的怀里依了过来。

  “冷美人,你这样可会让我犯错的啊!”方小宇有意试探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像那一次在竹林中一样,对你那个”

  “你”冷云听了这话,只觉耳根一阵滚汤,她咬了咬唇道:“如果你真要那样,那我也没有办法。”

  “真的?”方小宇坏坏地笑了笑,此刻的他,再也没有办法平静了,一把将这美人拥进了怀抱里,然后开始不安份地在这美人的身上漫游起来。

  很快,冷云便发出一阵阵轻吟声,被方小宇带起了节奏,二人情不自禁地在林中一番缠绵。

  事后,方小宇看了一下时间,澳门赌博网站:不由得感叹了一句:“靠,不知不觉就过去一个钟了。”

  冷云一边整理着衣裳,一边嗔怪地朝他白了一眼:“还好意思说呢!折腾个没完没了”

  “嘿嘿!”方小宇一把揽住了这美人的细腰,微笑道:“自己的女人得多疼一疼才行。”

  “好啦!一趟流氓耍了一个多钟了,巴东川先生估计在山下等急了呢!”冷云朝方小宇抛了一个媚眼,脸上露出了亲密的笑容。

  方小宇会心笑了笑,有些不舍地松开了这美人的手,二人径直朝山下走去。

  刚到山下,便听到芦苇丛中,有人大声叫嚣着。

  “人呢!有种给我出来。今天老子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正是江扁刀的哥哥江扁男带着一群人匆匆赶来。

  巴东川先生见方小宇赶来了,连忙迎了上去,朝方小宇道:“方先生,好像是江扁刀的哥哥来了,怎么办?你约的林市长他们好像还没有过来呢!”

  “没事,我们先出去会一会,那位司机大人。”方小宇一脸淡定地答了一句,旋即便朝先前江扁刀所坐的地方走去。

  当方小宇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很快便听江扁刀得意地叫了起来:“小子,你死定了。过来受死吧!”

  说着,他指着方小宇大声喊了起来:“哥,就是这家伙把我打伤了。今天你一定要替我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