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86章 好色的村长
  江扁刀带头冲在最前面,望着冷云那美丽的翘臀,只觉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抱住眼前的美人儿,狠狠的疼她一阵。

  然而就在这家伙的双手,将要从冷云的腰身处穿过去时,忽见冷云猛地抬起手肘,一个反身肘,便打在了这家伙的下巴处,紧接转身又是一脚踹在了这家伙的裆部。

  “妈呀!痛死我了”

  被踢中裆部的江扁刀,失声叫了起来,双手捧着下边的老二,不停地跳跃着。那一副滑稽的样子,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笑。

  “老大怎么了?”

  “扁大”

  扁刀手下的几名混混,见冷云三两下就把扁刀给摆平了,四人互望一眼,便又将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身上。

  “大家小心一点。这女人会功夫。我们先把那软蛋小子收拾了,再来放倒这女的。”

  “是!”

  四人一合计,便纷纷朝方小宇的身上扑过去。

  平时欺软怕硬贯了的混混们,见方小宇先前被女人背着,以为他是个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便吃定了方小宇。

  然而,等他们冲到方小宇的面前时,才发现,这是一块硬骨头。战斗力远远超过女保镖冷云。

  “哎哟!”

  最先冲过去的是一名高个子,被方小宇一脚便直接踹到河里去了。

  另外一人状,冲到一半想停下,却已经来不及刹车,被方小宇来了一拳庐山升龙霸,直挺挺地倒在了芦苇当中。

  另外两名混混见状,哪还敢打?转身便逃。

  方小宇冲上前去,一手拎了一个,摁着两人的脑袋,来了个互撞,只听“啪”地一声,便见两个家伙倒在了地上,“哎哟哟”地叫了起来。

  一行五人,只剩一名混混正欲跳河逃走。

  不想却见冷月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拽住了这家伙的衣领,紧接着将明晃晃的冷月弯刀,架在了这家伙的架子上,吓得这家伙两腿打起了哆嗦,裤裆里的尿“哧哧”地流了出来,湿了一大片。

  “姑奶奶,放过我吧!”

  “奶奶?”冷云冷冷地喝了一句:“我有那么老吗?”

  “没有,没有,你是我的姐。”说着,混混便跪了下去。

  “去死吧!”冷云咬了咬牙,准备一刀朝这家伙的脖子上抹去,却被方小宇喝住了,“等等!”

  冷云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保镖而不是杀手,便把手中的刀收了起来,然后一个顶膝,顶撞在男子的腹部,痛得那名男子弯腰喊爹叫妈。

  “方先生,你们怎么了?”

  不远处的巴东川先生听到打斗声,心想不妙,便和保镖,匆匆赶往芦苇丛中,一看五人躺倒在地,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方小宇笑了笑朝倒在地上的几名混混,望了一眼道:“没事,这几个混混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闻言,巴东川的保镖,解释了一句:“方先生,我们俯长担心的是您的安危。”

  巴东川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我现在应该担心的是这几名混混的安危了。”

  他说的也是实话,方小宇打人,分分钟能把人手脚拆了,一个不小心,还真是会死人的。

  方小宇走到了江扁刀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服,冷冷地喝了一句:“说,你们为什么要偷袭我们?”

  “我”江扁刀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编谎言。

  方小宇没有耐心再等,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吼了一句:“说,刚才是哪一只手抱了我的女人?”

  “这这只我只是抱一下而已。”扁刀颤声道。

  二话不说,方小宇一脚踩了过去,只听“啪”地一声脆响,这家伙的手肘缝中脱臼,痛得江扁刀在地上打起了滚。

  剩下的几名混混一个个吓得,面如死灰。其中有两个更是把裤子都尿湿了。

  方小宇以为这几个家伙,是到这里来劫色的,是以心中无比的愤怒。

  对于这种混混,他眼里没有丝毫的同情。

  他清楚,如果自己的实力不强大,今天受虐的一定是他。

  这几个家伙,绝不会因为他的求饶而放过冷云。甚至还会一个个放声狂笑,笑他无能。先前一个个像疯狗一样,朝他的身上扑过来,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种垃圾要打,就一次打怕。否则,留着是祸害。

  方小宇一脚踩断人手,看得巴东川心里发麻。

  他早就知道方小宇打人向来不手软,可再次看到他对扁刀下手时,还是不免被惊了一跳。

  “好了,方先生,差不多就行了吧!我看这几个家伙,应该是附近的村民。”

  听了巴东川的话,其中一名黑脸男子,站了起来,指着扁刀道:“这位大哥,你说得没错。我们就是江流村的村民。我认得你,你就是昨天那个想从汪老板手里买下铁矿的那位巴老板对吧!”

  “没错!”巴东川先生点了点头道。

  “嘿嘿!”黑脸男子,走到巴东川先生的面前,一脸讨好道:“巴老板,实话和你说吧!其实,我们也不想来害你。都是受江扁刀的怂恿才来的。”

  说着,他鄙视的目光落在了江扁刀的脸上,狠狠道:“巴老板,其实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希望把铁矿卖出去。可江扁刀仗着他在河东市有些关系,硬逼着村子里的人不让签协议。原本这铁矿村子里有一半的股份,但开矿半年来,江扁刀一直从中作梗,不让原先的股东汪老板顺利开采出铁矿。”

  “最后汪老板被逼无奈,才提出要把铁矿卖了。村子里的人,也盼着卖了,因为只有卖了才能真正的分到钱,可江扁刀就是不让卖,一直捣鬼。有三个老板想要收购铁矿,都被他打跑了。这次他还想故伎重施。幸好遇到巴老板手下的人武艺高强。”

  黑脸男子越说越激动:“江扁刀想逼着汪老板和村子里的人,低价把铁矿卖给他私下里与人合伙开的一家矿业公司,这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可是敢怒不敢言。今天总算遇到厉害的角色了,我黑大头,才敢把心里话给说出来。要不然,我们江流村永无出头之日。”

  此话一出,另外几名混混也都一个个跟着附和起来。

  “没错,我们都是被江扁刀给逼着打混的。”

  “我们不跟他,他就会让我们在村子里无法立足。巴老板你这一次一定要拿下铁矿。”

  “对,必须拿下。并且要把江扁刀告倒,让这蓄牲去坐牢。他霸着村长之位,尽干一些损害村民利益的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