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80章 斩赤龙
  这美人哭时,顺势倒在了方小宇的怀中,满脸虚弱地朝方小宇问了一句:“方先生,我会不会死去?”

  “没事,我已经替你止住血了。”方小宇轻轻拍了拍妙玉的后背,轻声安慰道:“你现在看看还有没有再流血?”

  “应该不流了,要不我看看吧!”妙玉红着脸朝方小宇望了望,不好意思道:“方先生你可以先回避一下吗?”

  “好吧!”方小宇只好转过身去。

  妙玉查看了一番后发现并没有再流血,便朝方小宇答了一句:“不流血了。方先生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方小宇转过身,静茹师太朝他施了个礼,一脸客气道:“今夜多亏方施主施救,要不然,妙玉恐怕性命难保。”

  说着,她的目光落在妙玉的脸上,责怪道:“唉!你这丫头,我多次提醒你,女儿身不能双膝盘坐,这样打坐是非常容易出事的。女儿修行,若要大成,需斩断赤龙方可。”

  “斩断赤龙?”方小宇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错!”静茹师太朝方小宇点了点头道:“所谓的赤龙,就是女人的经血。正所谓‘男精女血’,男人的精,女人的血,都是身体里最宝贵的东西。对于女修行者而言,要想有大作为,第一步,便是断经血,也叫斩赤龙。”

  “明白!”方小宇笑了笑,道:“这个和我息龙脉有点儿像嘛!”

  “息龙脉是什么?”静茹师太有一脸惊讶地问道。

  “嘿嘿!这是外道的东西,恐怕我说了,师太也不会理解。”方小宇有些不太好意思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还是不要说吧!”静茹师太继续朝妙玉教育道:“丫头,记住在你没有斩断赤龙之前,切匆双盘。”

  “师父可是我发现,很难斩断赤龙。这已经是我修行的第五个年头了,赤龙一直未断过。”妙玉一脸委屈地答道。

  “唉!”静茹师太叹了口气道:“只怕你以后想要斩断赤龙会更难了。”

  “为什么?”妙玉不解地问道。

  静茹师太淡淡地答了一句,“你的道心已乱,只怕离修行之路会越来越远了。”

  “啊师父,怎么会这样?”妙玉一脸着急地朝静茹师太道:“那我该怎么办?”

  静茹师太摇头叹气道:“一切随缘吧!”

  妙玉微闭着眼,晶莹的泪珠从她长长的睫毛上滚落下来。

  方小宇见这美人如此伤心,不免有些心疼,便笑着安慰道:“妙玉姑娘,没事。斩赤龙是女同修的一道坎,但并不是迈不过去的坎。我们男同修也有斩白龙一说,看似很难,但机缘到了,其实也很容易。我现在就已经斩断了白龙,熄了龙脉。”

  妙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叫斩白龙啊!”

  “嘿嘿!女血是红色的,男精是白色的。红的血叫赤龙,白的精叫白龙。斩就是断了的意思。”方小宇笑着解释道。

  妙玉脸色中掠过一丝绯红,好奇地朝方小宇问了一句:“那你现在是不是没有白龙了?”

  这美人对男人了解太少,是以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这”方小宇想了想道:“斩白龙和红龙又有点不一样。白龙并非是真正的彻底的斩断,而是把人体最精华的东西留在了体内,每次排泄出来的不过是一些无用的碳水化合物而已。斩断白龙的高手,就算疼女人也不会伤身的。哈哈!”

  话刚说完,方小宇便想在自己的脸上抽一耳光。他怎么能当着妙玉,说这种近乎耍流氓的话呢!

  好在妙玉听得不太明白。

  她瞪大了眼睛,一脸好奇地朝方小宇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听不太明白,疼女人又是什么意思?”

  “阿弥陀佛!”一旁的静茹师太听了,有意轻声咳了一句,朝妙玉道:“白龙和熄龙脉什么,这些都是外道的东西。身为佛门弟子,只管潜心修行。不必去细究这些。好了,妙玉找个地方去把身子洗净,再把竹床洗洗,今晚方施主还要在这里过夜呢!”

  “好吧!”妙玉点了点头,便转过身去,跟在静茹师太的后边。

  二人便转身到尼姑庵的后屋,妙玉提了一木桶水进了一间低矮的木屋子,在里头洗起澡来。

  木屋隔方小宇并不是很远,方小宇透过自己的夜视功能,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美人,在昏暗的屋子里,认真地清洗着自己的身子。

  “罪过,罪过!不能再看了。再看会出事的。”方小宇有意将目光移开了。

  不一会儿,静茹师太拿着一片片厚厚的树叶来到了妙玉的身旁。

  “来,把这个贴上吧!具有杀菌抑痒,清凉透爽的效果。”说罢,静茹师太把一片纸叶草递给了妙玉。

  “师父,我,我不太习惯用这个。我有姨妈巾”妙玉红着脸答了一句。

  静茹师太朝她白了一眼道:“拿着吧!你今晚差点就出大事了,还是用这纸叶草好些。这玩意师父用了几十年了。后来斩了赤龙后,师父才没再用。你试试效果就知道了。师父不会害你的。”

  “好吧!”妙玉有些难为情地接过纸叶草,用水洗了洗便夹在了小裤裤里。

  好一会儿,这美人才换上了新衣服,从木屋里出来。

  “奇怪,这玩意竟然比姨妈巾还好用。清清爽爽,一点粘乎的感觉都没有。”妙玉心中一阵喜悦。

  她从水池里,提了一木桶水,来到了茅草屋内,拿着抹布把竹床清洗了一遍。旋即又抱来了一床毛毯。

  “方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今晚就委屈你,在这里过夜了。”妙玉微笑着朝方小宇道。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方小宇点头道。

  “那我先走了!”妙玉微微一笑,转身朝庵中的侧屋走去。

  “等等!”方小宇见妙玉脸色苍白,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一颗补气丹和补血丹,关心道:“把这个吃了吧!吃了它,你就有力气了。”

  “谢谢!”妙玉服下了补气丹和补血丹,只觉心里暖哄哄。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这般的关心过她。

  “你现在还出血吗?”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目光不经意地妙玉的身上瞄了瞄,很快他便无意中用透视功能,看到这美女的身上竟然用的是纸叶草,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去!你竟然用的是纸叶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