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79章 崩漏大出血
  循着静菇师太的念咒声,方小宇径直朝山林深处走去,好一阵才赶到了万象谷的尼姑庵。

  进入庵中,方小宇老远便看到静茹师太,跪在大雄宝殿的释迦牟尼佛像前念着经,那姿态像一尊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再听那声音,浑雄有力,乍听就在耳边,可细听又在远处。

  举目前看,方小宇很快便用天眼神通,望见静茹师太的周身泛起了金光。

  据说,定力好的人念经念到一定层次,周身会散发金光,具备天眼神通的人,一眼便能看出来。

  可见这老尼的定力极深,念经念到一心不乱的境界。方小宇心中不由得暗生敬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空,度一切苦厄”

  静茹师太念的是心经,声音极具穿透力,方小宇都被这老尼的经声给震慑住了,一时入神,呆立在殿堂中一动不动。

  又念了好一阵,忽见静茹师太,轻轻按下手中的念珠,起身道了一句:“阿弥陀佛!方施主你来了?”

  “师太!我来了。”方小宇客气地打了一声招呼。

  静茹师太微笑着转过身,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道:“你过来吧!我们到一旁的地藏殿前,请用占察轮,看看到底选在什么地方修建新的庙宇吧!”

  “行!听师太安排便是。”方小宇微笑着点了点头,便跟着静茹师太,来到了庵中厢房里的地藏殿。

  静茹师太对着地藏菩萨圣像,开始至诚礼拜起来。

  对于占察轮,方小宇也听过。

  这是佛门中为方便引渡众生而开设的占卜术,依据占察善恶业报经进行修持,用事时,便请用占察轮,祈请地藏菩萨加持,在对应的占察轮上示现相关类象。

  静茹法师至诚跪拜后,便开始占卜起来,一阵忙碌后,取得了卦象。

  旋即,她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方施主,受菩萨开示,本次迁庙实在是一桩大功德。我已经用占察轮请示过地藏菩萨,从相应的轮相来看,新的庵建在荷花村的后山最为吉祥。那里离附近村民近,方便接引众生。”

  “好!就依静茹师太的建议行事吧!”方小宇微笑恭敬道:“地藏菩萨法力无边,加上静茹师太修持精深,本次察占,定会灵验,日后庙堂建在荷花村的后山,必会香火鼎盛。”

  “阿弥陀佛!神通不敌因果。占察轮虽灵验,也要看因缘是否成熟。世事多变,占察轮也只是定出一个大致的走向而已。”静茹师太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此事虽得菩萨加持,但事情究竟成果,还需我们努力。佛门改运讲究的是心境,先改变自己再改变周身的环境。”

  “谢谢师太指点!”方小宇点头微笑道:“我会努力把新建的尼姑庵打造成一个香火鼎盛的庙堂,让师太和妙玉姑娘,能够更好的渡化众生。”

  说到这,方小宇有意朝四周瞧了瞧,发现没有看到妙玉的影子,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的喜欢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妙玉姑娘,但到了这庵中,心里还是有些许的期待。不为别的,只求看看养养眼也好。

  方小宇心中走神,不免自言自语地道了一句:“奇怪,怎么没有看到妙玉姑娘呢!”

  闻言,静茹师太惊讶地问了一句:“方施主,你找妙玉可有事?”

  “没!没事!”方小宇尴尬地挤出一个微笑,想了想,把带来的凉拌菜,递给了静茹师太。

  “静茹师太,这是我做的一点凉拌菜,特意为你老人家和妙玉准备的。”

  “阿弥陀佛!”静茹师太躬身朝方小宇施了一个礼,微笑道:“贫尼,平时只吃点五谷杂粮,不喜五辛荤腥之食。”

  “师太,你放心这些凉拌菜全是素食,也没有放姜和蒜,算是正宗的美味素食。”方小宇笑着解释了一句。

  静茹师太接过方小宇手中的凉拌菜,笑了笑:“也罢,正好妙玉喜欢吃凉拌菜。我想,这丫头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罢,静茹师太便朝外头走去,方小宇也跟着一起离开了地藏殿。

  走了一阵,忽见静茹师太转过身,道:“方施主,按照庵中规矩,不留男客。但此时,天黑路滑,又恐方施主在半道中遇到猛兽毒蛇。老尼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若方施主不嫌弃的话,就在庵中后边的菜园地住下吧!那里有一间茅草屋,是妙玉平时修行的禅房。”

  “行!听师太安排就好了。”方小宇笑了笑,又问道:“对了,妙玉姑娘去哪里了?”

  “正在禅房打坐。我想也该出来了。”静茹师太朝方小宇淡然笑了笑,道:“跟我来吧!”

  方小宇跟着静茹师太,来到了菜园地的茅草房,那是一间由四根柱子搭建的简易草屋。

  月光下,只见一位身着白色练功服的女子,正盘膝端坐在一张竹床上。

  她面如白玉,漆黑的长发披肩而下,徐徐轻风,偶尔撩拨起她的长发,显得格外的迷人。

  “漂亮,简直像雪一纯洁的女子。”方小宇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心中正当陶醉之际,却见静茹师太焦急地道了声:“啊!麻烦大了,这丫头怎么可以双盘呢?都说了,女身不可以双盘,可这丫头偏偏不听,只怕,已经出事了。”

  说话间,她快步走过去,很快便瞪大了眼睛,失声喊了一句:“出事了!出事了!”

  方小宇仔细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

  只见,竹床上的妙玉,双腿被鲜血染红,竹床上留下了一滩鲜红的血。

  “不好,这是崩漏,大出血啊!”

  方小宇立马从法布袋里取出银针,旋即便将妙玉的衣服撸起。

  “啊!方施主你这么做,只怕会乱了妙玉姑娘的道心啊!”静茹师太瞪大了眼睛道了一句。

  “可是”

  还不待方小宇解释,静茹师太又连连摇头道:“罢了,罢了!这是前世的宿缘。方施主,你尽管行医吧!”

  “好!”

  方小宇先行在妙玉小腹处的关元穴,扎下了一针,而后又取了腿和脚上的三阴交、隐白、血海三穴,最后又将她的上衣解开,露出香肩,在后背的膈俞穴了下了一针。

  银针扎下,妙玉嘤咛一声,便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