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68章 成人礼
  一会儿,又见宾梅凤从包里取出一包白白的东西,放进了裤裤里。

  “我去,原来是在换巾啊!”方小宇自觉晦气,转身便准备离开,不想却被宾梅凤叫住了。

  “方小宇,你给我回来!”

  方小宇转过身,见宾梅凤正生气地望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一句:“宾书记有事吗?”

  “我发现你好无聊!”宾梅凤生气地朝他瞪了一眼,说完,便伸手打开了车门,钻进了车子里。

  方小宇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失望地回到了木屋里。他知道,今晚在这美女书记的眼中的形象,算是彻底的毁了。

  不过,细想一下,也没什么。自己本来就是个流氓,再流氓一次也无所谓了。

  他笑了笑,回到了木屋里。

  这时,忽听屋子里传来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

  “悠悠,你怎么了?”悠悠姨关心地坐在床边,替悠悠嘘寒问暖。

  而此时的悠悠则紧咬着唇,手捧着肚子,脸上露出一副极为痛苦的样子,额头都渗出汗来了。

  “悠悠,你怎么了?”方小宇快步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了下来。

  “哥哥,我,我的肚子好痛啊!”悠悠手捧着自己的肚子道。

  “来,给我看看。”方小宇先是用手摸了一下悠悠的额头,并没有发烫,然后,又将手落在了悠悠的小腹处,关心道:“是这吗?”

  “还要下一点,感觉又胀又痛?”悠悠轻咬着唇,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此刻的她脸色苍白。

  一旁的悠悠姨吓得脸色铁青,一脸担心道:“这丫头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方小宇提起体内雷气,用一缕春气,先行替悠悠勉强止住了痛。

  “悠悠,现在好点了吗?”

  “嗯!好点了。”悠悠紧咬着唇,点了点头道:“可是我,还是感觉肚子有点儿胀胀的。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悠悠轻声答道,说话的时候,显得有气无力。

  就在这时,忽见床上的被单染红了一片。悠悠姨张大嘴巴叫了一句:“啊!”旋即,她皱着眉头朝方小宇道:“方老板,别忙乎了,只怕悠悠是”

  “是什么?”方小宇问。

  “是成人了。来月事了。”悠悠姨尴尬地答了一句。

  “这样啊!那我先回避一下吧!”方小宇只好起身准备离开。

  不想,他刚一收掌起身,便听悠悠叫了起来:“小宇哥哥,我的肚子好痛啊!你的手能不能别移开。”

  “这”方小宇感觉这事很为难,这时悠悠姨朝他使了个眼色道:“让我来吧!估计这丫头是痛经。我给她暖暖宫也一样的。”

  说着,悠悠姨,便用搓了一下手掌,将手落在了悠悠的小腹处。然而,悠悠依旧是痛得不行,连嘴唇都开始发抖了。

  “怎么办?方老板,你看要不要把悠悠送去医院啊!”悠悠姨一脸担心道。

  “没事,还是让我帮她按一按吧!”方小宇再次在悠悠的身旁坐了下来,将手落在了这丫头的小腹处,用雷气,帮这丫头暖宫。

  温暖的手掌落在悠悠的小腹处,很快便令这丫头的小腹处一阵温暖,紧接着是一阵莫名的舒服。

  她的肚子竟然一点儿也不痛了。

  “小宇哥哥,我的肚子不痛了。求求你,别走开好吗?就这样,把手放在这里。我,我这样会很舒服的。”悠悠一脸天真地望着方小宇。

  望着悠悠那天真无邪的眼神,方小宇的心再也硬不起来了,也顾不得,好不好意思了。

  他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将手轻轻地贴着这小美人的肚皮儿,为她化解宫中的寒气。

  方小宇已经用冬雷之气,探测出,这小美人的宫中寒湿太重,才导致气血不畅,从而痛经,是以施以夏炎雷气,为悠悠化湿除寒。

  悠悠姨见方小宇止住了悠悠的痛,并且悠悠的脸色看上去也好了许多。她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方老板,今晚就靠你了。千万别撤手啊!我去拿毛巾替这丫头擦一擦身子。”悠悠姨说着便起身去取来了毛巾,为悠悠洗净了身子。

  她一边为悠悠擦身,一边告诉悠悠女人关于女人的经事,并且交待了如何换姨妈巾啥的。这些话听得一旁的方小宇也不好意思了。

  他见悠悠的气色好看多了,便将手掌撤了回来,微笑着朝悠悠道:“还痛吗?”

  “不痛了。谢谢哥哥!”悠悠一脸微笑地,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甜蜜蜜道:“哥哥,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大姑娘了。成人了!”

  “嗯!恭喜你!”方小宇微笑着点了点头。

  悠悠咬了咬唇,天真地问道:“以后,要是我每个月都痛怎么办?你会不会每个月都帮我按啊!”

  “这会的!”方小宇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答道。

  这时悠悠姨已经为悠悠擦干净了身子,拿着一块厚厚的毛巾来了。

  她朝悠悠使了个眼色道:“走吧!这么晚了,姨妈巾也没得卖了。先把这个垫上,明天再去县城买,走,我扶你去洗手间里。”

  方小宇一看,这女人拿着一条毛巾,而且看上去还是用过的,不由得担心起这毛巾的卫生来,便伸手拦住了悠悠姨。

  “等等!放这个不卫生,很容易得妇科病的。要不,我让人送一包姨妈巾过来吧!”方小宇想起,先前宾梅凤在车子旁换过这玩意,估计这女人的包里还有这玩意。

  “这不太好吧!”悠悠姨不好意思道。

  “没事,我打个电话,就会有人送过来了。”说罢,方小宇便掏出手机,拨通了宾梅凤的电话,把自己的意思说明了。

  宾梅凤一听方小宇是来借姨妈巾的,便破口骂了起来:“方小宇你也太过份了吧!耍流氓,都耍到老娘身上来了。还借姨妈巾呢!你还要不要脸了?”

  “嘿嘿!宾书记我是真的要救人,悠悠她她成人了,这事就刚刚发生的。痛得这丫头呼天喊地的。我好不容易才止住痛。现在痛是止住了,就差后边的护理工作了。你以为老子喜欢管这破事啊!要不是这丫头痛得咬牙切齿,我早走了。她姨说要给她包一条旧毛巾,我怕”

  一听这话,宾梅凤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立马打断了方小宇的话:“好了,好了,别说这么多。我马上开车过来。幸好,老娘还备用了一包。算是给悠悠的成人礼吧!不过,明天你得还我一包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