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28章 村会上应急止痒
  方小宇会心笑了笑。他感觉,现在和这美女书记是越来越亲密了。偶尔开一下玩笑啥的也无伤大雅。

  吃过晚饭后,村长便召集村民们开会了,特意说了要征用土地的事情。村民们的反应很激烈,村长按照方小宇的意思,试探着,给出了一个比较保守的地价。

  “乡亲们方老板愿意免费给我们村子里架设大桥,并且修一条六车道的公路。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他愿意按照每亩一千五的价格补偿。”

  村长的话一出口,立马有人响应了。村民们一个个说好。

  不过,也有站出来拆台的。

  “村长,修路虽然是一件好事,但占用我们的田地,才赔一千五一亩,这是不是太少了啊!这路一修,以后这田可就彻底的没了啊!”牛二带头唱起了反调。

  “是啊!如果按照村长的意思,通往龙江那一块地都要征用的话,那我们损失可不小啊!补偿一千五百块钱一亩太少了。”

  “对,太少了!”

  牛大、牛三也接了嘴。关于钱这话题,一旦扯开就没完没了,而且总爱往自己有利的一面带。

  眼看这场面有点儿控制不住了。

  戴村长挺身而出,清了清嗓子道:“我看这样吧!我们按老规矩,少数服从多数来表决。同意征用的,举下手看。”

  “我同意!”戴德财第一个举手赞同。

  “我也同意!”

  “我也同间!”

  “我同意。”

  村长和他的几名弟弟也举起了手。

  戴村长是村子里的大户,他带头了,自然会有一帮人跟风,而戴德财是村子里比较有钱的一户,自然也有人跟着他。

  很快,村子里大部分的村民们便举手,同意了戴村长的方案。

  看到这里,方小宇的心里十分满意。心想,这村长还算没白拉笼。

  “宾书记我们要按照预期拿下麻田村这一片地,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了。”

  段局长说着朝宾梅凤的胸口瞄了一眼,很快便瞪大了眼睛,欲言又止。

  见状,方小宇也不经意地往宾梅凤的胸口瞄了瞄,一看才知道,原来宾梅凤胸口的钮扣撑开了,里边的姑奶奶不经意地露出一半出来。

  “靠,这丫老家伙,还真是色胆包天,竟然敢用眼神猥琐县委书记?”方小宇心中骂了一句,正准备用目光提醒宾梅凤时,却见宾梅凤转过脸朝段局长瞪了一眼。

  “段局长,你老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没什么?”段局长尴尬地挤出一个微笑道:“宾书记你胸前纹的那一朵花真漂亮。”

  “花?你眼睛有毛病吧!我胸口哪里纹了花啊!”宾梅凤朝他瞪了一眼,低头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胸口一只绿色的壁虎正往胸怀里钻去。

  “妈呀”宾梅凤差点就叫出声。

  方小宇见状,冲过去,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手伸进了她的胸怀里,将壁虎给拍在了地下,壁虎身子一滚,又顺着阴暗的角落里逃走了。

  段局长见到这惊险的一幕,忍不住骂了一句:“唉!你瞧我,眼睛真是被屁熏了,原来是一只壁虎啊!”

  “好了,没事了!壁虎被我拍掉了。”方小宇轻轻地拍了拍手,朝宾梅凤微笑道:“刚才你要是叫了,那影响可就不好了。”

  “吓死我了!小宇,幸亏有你。要不然,这回可真是丢脸丢大了。”宾梅凤仍旧心有余悸地用手轻抚了一下胸口,有些不太放心地瞪大了眼睛道:“你刚才真的看到那只壁虎跑走了?”

  方小宇的动作极快,但宾梅凤却被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把壁虎给拍下身的,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

  方小宇见宾梅凤一脸紧张的样子,便有意开了一句玩笑:“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拍走了。总之,现在看不到了。总不可能穿到你的衣服里去了吧!”

  “啊”宾梅凤吓得脸色苍白。

  段局长立马接了一句:“宾书记,那壁虎早跑了。没事的,你放心好了!”

  “方小宇你太过份了!”宾梅凤朝方小宇瞪了一眼,用手轻抚了一下胸口,旋即转过脸朝段局长道:“段书记我口渴了,你看能不能店里帮我买两瓶水来?”

  “好哇!我这就去。”段局长,转身便一溜烟地跑出了会堂,朝村子里的小卖部跑去。

  宾梅风用手挠了一下胸口,旋即便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小宇,你,你出来一下吧!我有点儿不太放心。”

  说完,便转身出了会堂。

  被壁虎爬了,宾梅凤的心里总有阴影,总觉得身上是各种不舒服,很想找个地方挠一挠,甚至洗一洗。

  可她对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想到了方小宇。

  此时的村民们,正一个个聚精会神地听着村长讲话,也没人关汪在角落里的宾梅凤和方小宇。

  方小宇见宾梅凤朝他使眼色,自然明白。宾梅凤找他有事,便悄悄地跟着宾梅凤溜出了会堂。

  “宾书记怎么了?找我约会吗?”方小宇有意开了一句玩笑。

  宾梅凤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方小宇正经一点,没见我身上正痒着吗?你这神医还不快给我想点办法。”

  说话时,宾梅凤不停地用手往胸口挠痒痒。

  方小宇见了,笑着答道:“宾书记你这痒痒,我可不好下手啊!万一你说我耍流氓怎么办?”

  “耍流氓就耍流氓,澳门赌博网站:反正你小子也不是第一次了。”

  宾梅凤痒得不行,左右望了望,见四周没人,便一把拽着方小宇的手往一个葡萄架下钻了进去。

  “宾书记你干嘛?我我们这样不好吧!”方小宇有意作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手却已经落在了这美人的胸怀上,开始用春气为这美人止痒了。

  “好舒服啊!”宾梅凤张了张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想不到你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方小宇将手一收,微笑着答道:“好了,痒止住了,你自己抹点见红消就好了。”

  “啊!就没了?”宾梅凤接过药瓶子,露出一副欲求满的样子,将瓶子递给了方小宇:“还是你帮我抹吧!呆会儿,我还想洗个澡,你看能不能帮我找个地方啊!”

  方小宇一边抹着药,一边坏坏地笑道:“有啊!后边山上有一个山泉,隔这里没多远,要不咱俩一起去凉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