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24章 风水破煞治不孕
  由于方小宇之前已经替兰丽把过脉了,对她的病情,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现在不过走一下过场而已。

  “嫂子。你的身子比较虚弱啊!同时有内分泌失调的症状,我看这样吧,给你先开一副中药调理调理。吃一个星期的药后,再开点阿胶一类的补药,补补身子。”

  方小宇作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见了这模样,丽兰的心里反倒觉得有点儿好笑了。心道:这小子还蛮会演戏的。

  戴德财听了方小宇的话,有些狐疑地瞪大了眼睛,“同学,你这到底断得准不准啊!”

  方小宇没有回答他,而是将手搭在了他的左脉上,认真把起脉来。

  随着秋雷之气的一阵探测后,方小宇的眉头很快便皱了起来,一脸严肃道:“同学,你的脉象也不太稳啊!正是二十八脉象里的濡脉,有歌诀云‘左尺得濡,精血枯损。’说明你体内的精气不足。夫妻二人生活不和谐也不美满。我这么说,兄弟别生气。”

  “不生气,兄弟直说。”戴德财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道。

  方小宇顿了顿,又仔细打量着戴德财的夫妻宫,摇了摇头叹息道:“从兄弟面相中的夫妻宫来看,左边隐隐泛起了偷腥纹,说明老哥在外头有偷腥的痕象。也正因为这样,才乱了你的精气,导致邪气入体,从而影响夫妻生活。”

  说着,方小宇有意朝兰丽瞟了一眼道:“放着嫂子这等美女在家闲置了,哥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戴德财听了心中倍感惊讶,他没有想到方小宇连他在外头偷腥的事情,都给断出来了。

  不由得心生敬意。

  而此刻的兰丽的却是脸色通红。

  她朝方小宇瞟了一眼道:“说他就说他,怎么又说到我去了。”

  说完,她的手便落在了戴德财的大腿上,佯装生气道:“死鬼,听到没有,小宇都说你不老实了。你真心要孩子,以后就别在外头乱搞了。”

  戴德财见妻子满脸绯红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将她搂在了怀里:“老婆,这事我改,以后再也不去外头乱搞了。放着这么好的美人闲置了,还真是可惜了。”

  方小宇会心笑了笑,心想:你小子今天差点就戴绿帽子了,要不是哥们我出手快,早就成全了那个恶道士了。想想就险啊!

  “好了,你们夫妻二人的病症都已经找到了。其实,问题都不大。德财这边只要做到以后不去外头乱搞,把精气扶正。稍后我再给你开两方补精扶阳的药。你这病症基本上就可以消除了。至于嫂子那边,就照着我的药方子去抓药煎了喝就成。”

  方小宇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当然,这只是解决了表面上的问题。其实,你们二人,之所以怀不上孩子,主要与风水有很大的关系。下面我就给你们来调理调理风水吧!”

  说着,方小宇便掏出罗盘,在屋子里一番摆弄后,便朝一旁的兰丽问道:“嫂子,你是属什么的?”

  “属鸡的!”兰丽答道。

  方小宇点了点头,朝兰丽和戴德财道:“来,你们二位随我一起进来。我把你们家里的风水败症全告诉你们,你们只要照做我的吩咐去做,半年之内,如果嫂子,再不怀孕,你找我。”

  方小宇朝前走了几步,把墙壁上的一副壁画撕了下来。

  “喂,你把这个撕了做什么?”戴德财喊了一句。

  方小宇淡然笑道:“嫂子的属相属鸡,鸡与狗相冲,而且这张壁画正好是嫂子的桃花位,从形煞上来分析,这是冲撞了嫂子的桃花,嫂子的桃花被冲坏了。你们的夫妻感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另外,卧室里千万不能摆放神像。”

  方小宇用手指了指,梳妆台前的一个小铜人像道:“这个关公像,摆放在夫妻房内是极为不敬。关公是武神,也是财神。你们在房间里同房的时候,邪淫之气,难免会冲撞了神像,从而带来不好的磁场。而且关公手里的那一把刀,正好对着你们床上的位置,刀都举起来了,这不是要斩草除根么?在这样的环境下,能怀上就见了鬼了。”

  听了这话,吓得戴德财立马把桌子上的那个关公像给收了起来。

  方小宇又朝前走了几步,指着衣柜对面的一块镜子,朝一旁的兰丽道:“嫂子,梳妆台前的镜子,最好不用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就用布罩住,要不然,会照见的床上的人。镜子具有摄魂的作用,照多了,容易使人犯失眠头痛得病症。所以这镜子也要管好。再说,有时你坐在镜子里,画妆时,不经意就能看到床上的人,万一看花眼啥的,会不会把自己吓一跳呢?”

  “对啊!这镜子,我是要把它罩起来。”兰丽满脸羞红地答道。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经意地想到了,中午方小宇救她时,这小子在镜子里,把她的身子都看了个透,不由得一阵面红耳赤。

  方小宇先是看了卧室,又去各个房间看了,最后又在宅院的四周看了个遍。

  他把所看到的各种煞气,全都照直说了,并且当场挂了一只化煞铜芦在大门内侧,一脸认真道:“这个葫芦具有化煞的功效,我在里头放了辛细、百合,示意你们夫妻二人,‘百年好合,细心经营’。配合我的药方子,我看半年之内,你们夫妻二人就能怀上。怀不上找我。”

  说完,方小宇便觉得后悔了,这话他是无意之说,可要细心一听,还以为找他代孕呢!

  幸好,戴德财没往心里去。倒是兰丽往心里去了,她一脸嗔怪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趁戴德财不注意时,特意和方小宇叮嘱了一句:“小宇,你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了。要是让我老公知道了就死定了。”

  “嫂子,我真不是故意的。”方小宇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他尴尬地把罗盘一收,和戴德财交待了几句,便准备回到车子里去,与段局长他们会合。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铃当声。

  只见一位身着黄色道袍的男子,正牵着一头驴,往村子的后山走去。

  “那个恶道长又出现了。”方小宇轻声道一句,准备转身去追道长。

  丽兰吓得不轻,立马伸手拽了一下方小宇的衣角,小声道:“小宇,别去追了”

  她害怕方小宇把恶道人追上了,一番审问后,到时恶道人,把上午和她发生的丑事说了。以后,她就没脸在村子里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