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12章 送来春宵一刻值千金
  就在方小宇把手中的钱递给老板娘的时候,方小宇有意作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老板娘你的面相不错,是个有福之人。尤其是晚年运好,你看你,天庭开阔下巴微翘,正好应了‘相法口诀’里的银口诀‘下巴兜兜,晚年无忧’。将来必定是子贤夫孝,越过越好。”“谢谢!想不到你还会看相嘛!”老板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时,店里的老板穿好衣服过来了。他有些不爽地接了一句:“小伙子,不懂就别乱说。下巴兜兜就叫晚年有福了?我看到对面的市场里有个乞丐六十多了,下巴也翘,怎么还在讨饭呢?”方小宇知道这家伙是吃醋了,便清了清嗓子道:“大哥,看相这玩意,不能断章取义,照本宣科。还得结合身体各部来看。比如你的面相,相法口诀里就有一句‘鼻头大者管发财,鼻子长长女人爱’,如果光从你的鼻子来看,你是一个容易发大财的人,而且那方面很厉害,女人自然就喜欢了。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因为你”说到这里,方小宇有意打住了,摆了摆手道:“不说了,不说了!”饭店的老板,不由得心中一沉。心想:这小子难道知道我那方面不行?他赔着笑脸朝方小宇道:“因为什么?兄弟,你看能不能给我说道说道。”方小宇有意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道:“大哥,看相可是漏天机的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按照江湖规矩,给人看相不给钱,那是不吉利的。因为破财消灾嘛!说道可以,给钱才行!”“这”店老板的脸色沉了下来,开始有些犹豫了。这时,老板娘已经炒好了米粉,端给了卖花的小姑娘。旋即,她又用手轻轻碰了一下店老板,小声道:“花钱就花钱呗,我看这小伙,没准是个高人。”店老板想了想,便笑着朝方小宇道:“行,收钱就收钱吧!多少钱看一个相?”“随缘!有给一百的,有给五百和一千的。你认为准,就多给一点。认为不准,不给也行。”方小宇有意强调了一句:“没准我一高兴,还能帮你把运气和身体给调一调呢!”“行,哥们,你就帮我看一个相吧!”店老板在方小宇的面前坐了下来。方小宇仔细打量着男子的面相,开始铁口直断了:“你的鼻子又长又大,鼻头有肉。按说,那方面应该强大才对,相法中看男人的生殖能力,鼻子是重要参考因素之一。”店老板有些不解地接了一句:“我记得以前也看过相,那看相的说,看子女看眼睛下面才对。”“是啊!为什么生育要看鼻子啊!”一旁老板娘,也问了一句。方小宇淡然笑了笑道:“看相,有很多种断法,女子宫是面相十二宫的断法。按照十二宫的断法,子女当然是看眼睛下方的子女宫。不过,我现在不是帮你看子女,而是看生育能力。简单说,就是帮你治病。因为,你现在那方面不行了,会影响到你们夫妻的幸福。”此话一出,夫妻二人彻底的愣住了,互望一眼,愣了半天。好一会儿,男子才惊讶地朝方小宇道:“大哥,你怎么看我的鼻子就能看出名堂来啊!”方小宇淡然笑了笑道:“面相这玩意,和风水有点儿类似。讲究一个形与对称。比如人的耳朵像人体的肾,所以看一个人的肾功能好不好,就看对应五官耳朵。”“鼻子管男人的生育能力,是因为鼻子的形与男人的那玩意儿挺象。相反,女人的生育能力则看嘴巴,原因嘛和男人是一样的。”说到这里,方小宇的目光落在了老板娘的脸上,微笑道:“你妻子的嘴巴就很大,而且唇线分明,说明她的生育能力很强。”“说他就说他嘛,怎么又说到我了?”老板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方小宇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华夏文化讲究阴阳呼应,相对而立,看阳的一面,便能推测阴的一面。鼻子为阳,则男人的那玩意为阴。阳在明处,容易看,所以看男人的生育能力,看鼻子。”店老板有些不解地朝方小宇道:“你都说我的鼻子生得很好了,可为什么,又说我有问题呢?”方小宇忍不住笑了起来:“鼻子生得好,是代表你对应的那地方长得好,但男人的生育能力,还要看肾。这就又要回到你的耳朵来看了。”“耳朵对应的五官为肾,你的耳朵微微有些外翻,并且颜色偏干枯,可见你的肾气不足。一个男人肾气不足,就好比一给了你一辆法拉利跑车,但车子里的油箱里却没油了。你说还能不能跑起来?”“这样啊!”店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道:“那有没有办法,给车子加点油,让这方拉利跑车跑起来啊?”“有倒是有,不过,这些药材很难弄啊!”方小宇咂巴了一下嘴唇道。店老板一看就知道,方小宇是要钱了,立马朝妻子使了个眼色道:“阿琳,去拿钱来。”“好嘞!”老板娘身子一扭,便跑去里间,取了一千块钱过来,店老板一把从她的手里接过钱,递给了方小宇:“兄弟,这是我店里今天做生意所有的钱了。先拿着!要是你能够帮我看好这病,我以后还会重重的酬谢。”方小宇本想收回一点宵夜钱就算了,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的大方。他想了想,便取出笔和纸,开了一副扶阳药,旋即又取出犬王虎鞭酒,倒一些在一次性杯子里,连同扶阳药方一起递给了店老板。“来!哥们。见你人还不错。我今晚送你一场造化吧!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也够委屈的。**一刻值千金啊!先喝了吧!喝了它,就相当于法拉利加了油,一会儿就能跑起来了。”店老板从方小宇的手里接过酒后,一仰长脖,便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个精光。过了十多分钟,他便觉得热血澎湃了。一脸激动地拽住了店老板娘的手,咽了一下口水道:“老婆,我感觉又回到十八岁了。真的!”“去,这话你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不一样,这次是真的。不信你看。”两口子媚来眼去,老板娘的脸上,红云飞度,一时间心里又痒痒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