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710章 小丫打歪主意
  方小宇点头笑了笑,站了起来,有意轻声哼了一句:“一萝卜一个坑,少了个坑就废了个罗卜。现在我把坑修好了,以后龙县又可以凑成一对夫妻了。光棍又少了一个。也算是做了一件美事。美女,我走了!”“方小宇你无聊不无聊啊!”向琴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着急地喊了一句:“喂!方小宇,我的病以后还会不会复发啊!”“不会了。”方小宇答道。“你不是说,没有办法彻底的治好,要一个星期帮我按摩一次吗?”方小宇转过身朝这丫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坏坏地笑了笑道:“怎么,你还想让我帮你摸一摸?一个星期摸一次?”“谁稀罕啊!”向琴朝方小宇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是问你,是不是真的治好了我的病?”“治好了!永远不会再复发了。”方小宇说完,便朝门口走去。“等等!”向琴追了上来,挡在了方小宇的面前,一脸认真地问道:“那我问你,为什么以前,你说要长久的按摩才行。可是现在又说不会复发了。说,你以前是不是故意的?想吃我的豆腐?对不对?”“就算是吧!”方小宇朝这丫头的胸口,坏坏地瞟了一眼,得意地笑道:“别说,还真有点像水豆腐哈!”“去死!”向琴一阵粉拳往他的身上砸了过来,方小宇拽住了这美女的手,痞痞地警告道:“再调戏我,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以身相许?”“你敢?”向琴吓得身子一颤,立马从方小宇的双手里挣脱出来,挡在了胸前。见这美女一脸紧张的样子,方小宇倒有些想笑了。“好了,不想以身相许就让路吧!哥的时间宝贵呢!帮人摸一下,可是要收五千块的。记住,今天又欠了许多。”他笑了笑,拨开向琴,准备往外走去。向琴却朝他喊了一句:“方小宇你到底什么意思,如果真的要追我,希望你能够认真一点。你这样吊儿郎当的,谁也不会答应的。”“我就是这副德性,没办法。”方小宇笑了笑道:“再说,我又没说要追你,是你说的,欠我的一辈子也还不清。既然还不清,那就别还了。刚才摸了你那么多次,一次按五千算,估计你这一辈子也是真的还不清了。”“你”向琴气得直翻白眼。方小宇笑了笑,打开门走了出去。向母和向队长二人,正在大厅里焦急地等候着,见状便迎了过来。“方神医,向琴怎么了?”“向琴的病已经好了。”方小宇说罢,认真地朝向队长叮嘱道:“如果秦安迪的贴身保镖找你,随时通知我。我要好好会一会此人。”方小宇咬了咬牙,心中暗下决心: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躲着秦安迪,是时候主动出手了。离开向家后,方小宇开着叶倩转让他的那辆法拉利跑车,直奔荷花村。然而车子,刚行走到县城市场时,便下进了大雨。一时间雨水挡住了视线。方小宇只好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下了一阵暴雨后,又刮起了凉风。路面的积水也变深了。方小宇看了一下,这里离自己的食品批发店不远,便决定去店子里看看。正当他这么想时,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正是小丫打来的。“小宇哥,我看到你的车子了。你是不是现在就停在我们店子的斜对面啊!”“没错啊!丫头你现在在哪儿?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啊!”方小宇朝对面的食品店张望了一眼,见店子里的门,已经关上了,不由得狐疑地问了一句。小丫顽皮地笑了笑道:“我亲爱的方总,我在你后边的夜宵夜呢!你再把车子往后开二十来米就能够看得到了。我在里头吃宵夜。”“好吧!我马上就把车子开过来。”说罢,方小宇倒着车,往后边的宵夜店开去。车子刚开几米远,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咽咽的抽泣声,方小宇吓了一跳,以为车子辗到人了。便下了车,他朝市场的角里瞄了瞄,很快便看到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手捧着一捧鲜花,浑身**的样子,正在那里哭泣。“小妹妹,怎么了?”方小宇关心地喊了一句,便径直朝前走去。然而,他刚朝前走了几步,便见那小姑娘,飞快地往一个漆黑的角落里钻了进去,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喂!小妹妹!”方小宇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再次上车,将车子开到了夜宵店的门口。“小宇哥,你肚子一定饿了吧!要不,我给你叫个炒粉怎么样?你放心,不用你出钱,我请你!”方小宇一进宵夜店,小丫便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开玩笑,我这么大的老板,还要让员工请吃宵夜。这多不像话。”方小宇笑着答了一句,在小丫的面前坐了下来。小丫却朝他眨巴了一下眼前道:“小宇哥,我们这个月的业绩又有新的突破了。你给我订的任务,可以轻松的完成了。看来,你的那一辆迈锐宝得准备送给我了。”“行!我答应了你,肯定会做到。你先把驾照拿到了。这车立马就是你的。”方小宇朝这丫头瞄了瞄,见她穿着一条紧致的小短裤,一双雪腿,交叠在一块儿,正一脸悠闲地吃着炒米粉,那长长的大白腿一闪一闪的,显得十分的性感迷人。很快,他便想起,以前在家里,和这美人打起骂俏的日子。一时间,又有些忍不住想捏一下这美人。“死丫头,又穿得这么凉快!就不怕着凉了!”方小宇有意在小丫的腿上轻轻地捏了一下。“讨厌!小宇哥,你现在可是大老板。让人看到了多不好。”小丫说着,有意阙起了嘴巴,朝他抛了个媚眼道:“呆会儿,要不,你送我回去吧!我突然就想家了。”“好哇!”方小宇爽快地答应了。他盯着这美人的眼睛看,见她秋波流转,是一脸的妩媚,时不时窃笑一下,心里便暗自思忖:这死丫头,不会想打什么坏主意吧!难道想在路上玩点啥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