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670章 让他们狗咬狗
  众人见方小宇握紧了手中的银针,一个个吓得纷纷往后退去。刚才他们见识过方小宇的鬼门十三针了,那可是要人命的绝技啊!谁还敢上前?

  见众人退远,巴东川先生和巴太太也过来了。

  “俯长,不可以,他们人多。”

  保镖准备拦住巴东川先生,巴东川十分生气地朝两名保镖喝了一句:“连一群山野村夫都摆不平,我要你们有何用?”

  “俯长他们”

  “好了,你们俩人不用解释了。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不能保证,方先生和他朋友的安全,以后你们也别在我的手下做事了。”

  “是!”两名保镖应了一句,便随着巴东川先生,急匆匆地来到了方小宇的身旁。

  “方先生,你没事吧!”巴东川先生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方小宇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朝巴东川先生道:“巴先生给你添麻烦了。在这节骨眼上,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方先生,别客气。”巴东川先生笑着安慰了一句,旋即又扬起脸朝村民们道:“各位乡亲,王爷墓被盗的事,我也听说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你们把他们给杀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我的想法是”

  还不待巴东川先生把话说完,先前的大胡子,便朝他喝了一句:“我们不能把他们杀了,但是,我们可以把他们的手指给剁了。刨了我们的祖坟,这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对,要把几个刨墓者的手指给断了。”村民们一个个跟着附喊了起来。

  巴东川咬了咬牙,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报警了。”

  “不行!如果报警的话,我们会坐牢的。”一名年轻人说着,便眼泪吧吧地掉了下来。

  方小宇细想一下,这事还真不能报警。如果一报警,盗墓可是要坐牢的。虽然有吴市长可以替他撑一下,但现在这事,已经公开化了,就算是吴市长也很为难了。

  如果能够和平解决,那是最理想的。方小宇想到了用钱来摆平。

  然而,还不待他开口,巴东川却抢先一步道:“乡亲们,如果你们愿意和解的话,我肯出资一百万,替你们修建好王爷墓。”

  此话一出,现场的人群中,开始躁动起来。有的人说算了,有的人则说不行。

  最终村长挺身站了出来:“不行,这不仅仅是赔偿的问题。我们的祖训告诫我们,无论是谁盗了王爷墓,都将让他付出血的代价。否则,整个村子,必受诅咒,永不安宁。”

  “对!钱要赔,血债也要偿。”

  村民们一个个摩拳擦掌。

  一旁的洪雪见状,咬了咬牙道:“既然你们非要有人断手指,那就断我一个人的手指吧!”

  说着,这丫头便从腰间取出了一把匕首,准备将自己的手指给剁下来。

  方小宇没有想到洪雪会是如此刚烈的一个女子。他表示佩服的同时,又感叹这丫头太过年轻,不懂人心。

  他快速将洪雪手里的匕首,给夺了下来,朝她大声喝了一句:“你傻啊!就算要剁,也轮不到你。这里还有几个大老爷们呢!”

  话音落,便有一位村民接了一句:“对,先把那几个男的,的手指给断了。”

  “不要啊!我,我根本就没有参与盗墓,我只是来这里凑热闹的。”一名瘦个子颤声辩解道:“要剁,你剁他们的。我,我根本就没有盗墓。”

  “我也没有参与。我只是跟着进去看了一下。”

  “我更加没有盗墓了。这种事情,要懂风水的人才会,我,我们只是来这里玩的。你们问谁懂风水,就知道谁是真正的盗墓贼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指洪雪才是真正的盗墓人。

  闻言,洪雪生气地朝那几名男子吼了一句:“你们还是不是男人?”

  三名男生低下了头,互望了一眼,很快又都会心地点了点头,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旋即便有一名男子,澳门赌博网站:小声道:“洪雪,我,我们不是有意要出卖你的。这事本来就是你牵的头,当初我还劝你别动手呢!可你就是不听。”

  听了这话,洪雪气极败坏地骂了起来:“暴龙,你还是不是人?这事可是大伙儿一起商量好的。怎么现在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事了?”

  “本来就是你牵的头嘛!”暴龙接了一句,旋即便转过脸有意朝两名女生使了个眼色道:“你们说是不是洪雪牵的头?”

  两名女生互望一眼,也都一个个附和起来:“洪雪,这事本来就是你牵的头。”

  “是啊!这事你要负主要责任。你不说去刨坟,我们也不会来这里。”

  在这节骨眼上,谁都希望有一个人出来背黑锅。断手指,可是会痛的。好不容易推到洪雪身上去了。自然而然,一个个联合起来踢起了皮球。

  “你们你们太虚伪了,简直不是人!”

  洪雪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

  方小宇指着眼前的几名青年,朝洪雪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为朋友付出的结果。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壮举,但前提是,这朋友值得你这么去做。有的朋友只适合打打酱油凑凑热闹。两肋插刀的事,还是留给值得付出的人去做吧!”

  “我错了!”洪雪低下了头。

  “好了,既然跪在这里的这些人,全是用来打酱油的。你也没有什么好为他们付出的。”

  说罢,方小宇把洪扫扶了起来,朝村民们道:“现在我和你们谈个条件,只要你们肯放过洪雪,我愿意赔偿一百万。并且把刚才那位被离魂的小伙,把魂召回来。当然,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的方案,那我一分钱也不会赔,有种放马过来。至于剩下的这几个人,你们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就算血债血偿吧!我也没意见。”

  村民们互望一眼,很快便议论起来。

  “村长,这事我看八成是那三个小子和那两个女的干的。”

  “是啊!这事得一伙人才能干得了,他们显然更像一伙的。先前我们倒冤枉那个叫洪雪的姑娘了。”

  村民们只想着早点分到钱,加上方小宇不好对付,自然想把这事全往另外几名年轻人身上推。

  那几名年轻人听了,一个个吓得腿像筛米糠似的。

  “大哥大叔们,这事不是我干的。你怪,你就怪他们吧!”

  “怪他们!”

  几人又开始推御起来了,现场狗咬狗,乱成了一片。方小宇见了心里乐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