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629章 拿下千万订单
  方小宇和另外三名美女换了衣服后,才匆匆赶到了叶家别墅。

  此时的叶文峰,正抱着脑袋,在沙发上打起了滚。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叶文峰的命宫,见他的额头处,隐隐浮现出一抹青色,可见他的人魂,再次变得不稳定了。

  多半与那一个人头骷髅有关。

  极有可能此时的叶文峰,人体内已经被邪灵侵占,看来,要用鬼门十三针才行。

  想到此,方小宇便从法布袋里取出银针,准备行针。

  恰在这时,程义民带着其父程鼎科来到了叶家。

  “叶叔,你怎么了?”程义民见叶文峰痛得打滚,便拨开人群,冲了过去。

  “你们让一下,我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程鼎科也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然而,就在他将要在,叶文峰的面前蹲下去时,却见方小宇挤了过来。

  “你干嘛?”程鼎科见方小宇的手里拿着一根银针,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现在情况危急,我要帮他扎针。”方小宇答了一句,准备行针。

  “开玩笑,你是医生吗?”程鼎科朝方小宇吼了一句。

  方小宇没有理会他,用手拨开了他。

  程鼎科急了,大声喝道:“小子,扎针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不是医生,就别来凑这个热闹了。我以一名中医科专家级医生的身份警告你,你这么做是违法,也是十分危险的。”

  他之所以一口咬定方小宇不是医生,也是有根据的。因为他知道,用针炙行针,得丰富的临床经验才行。可眼前这毛头小子,有没有读医科大学还是个问题呢?更别提复杂的针炙了。

  方小宇没有理会他,提起体内雷气,一针便往叶文峰的膻中穴扎了下去。

  “啊!”

  叶文峰满脸痛苦地瞪大了眼睛,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方小宇又取出第二根针,准备再次扎下。

  “小子你疯了。快,阻止他!”程鼎科大声喊了一句,带头抱住了方小宇,并警告道:“你这么整会出人命的。”

  然而,他的力气终究抵不过方小宇。此时的方小宇,已经把第二针扎在了叶文峰的身上。

  这回叶文峰叫得更厉害了。

  方小宇做了个手势,准备行第三针。

  程义民见父亲一人抱不住,便冲过去,搂住了方小宇的腰身,大声骂了起来:“你个臭小子,这会要人命知道吗?专家的话你都不听,你会死得很惨的。”

  见到混乱的一幕,就连一旁的叶倩都吓了一跳,大声喊了起来:“小宇,你千万别乱来啊!”

  话音落,方小宇手中的银针,已经扎在了叶文峰的印堂穴上。

  他大声喝了一句:“鬼门十三针,第三针,伏魔针。”

  念毕又是第四针扎了下。

  “鬼门十三针,第四针,离魂针!”

  一针扎下,忽见从叶文峰的额头处,荡起了一股淡淡的青烟。

  紧接着一道透明的影子,从叶文峰的身体里分离出来。

  正是被恶道人陈大师,用降头术打入叶文峰体内的一道残魂,被驱遂出体。这诡异的一幕,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妈呀!有鬼!”

  程义民和他父亲吓得惨叫一声,二人便跌坐在地。

  方小宇作了一个手势,对着那一道透明的影子,同时发出了三道银针,大声喝了一句:“鬼门十三针,第五针,万箭穿魂。”

  银针飞出,只听“啊”地一声惨叫,一道透明的人影,像水泡一般,突然间破灭。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愣愣地望着方小宇。

  “收!”

  方小宇把叶文峰身上的银针收了。

  叶文峰两腿一蹬,身子无力地倒了下去,可很快,又虚弱地喊了一句:“倩倩!”

  “爸!”叶倩一下便扑倒在父亲的怀里:“你没事吧!”

  “没事,爸感觉现在舒服多了。”

  “搞定!”方小宇轻松拍了拍手,旋即朝一旁的姬月女王道:“接下来,我们只要把他体内的蛊毒给排除了就没事了。”

  “嗯!”姬月女王点了点头道:“再等几个小时候吧!我有信心除掉他体内的蛊毒。”

  见叶文峰没事了,程义民赔笑着迎了过去。

  “叶叔,我把我父亲请过来了。你不是说,你患有失眼症吗?你让我爸扎几针就好了。他是市人民医院中医科的专家”

  还不待儿子把话说完,程鼎科立马打断了他的话,赔着笑脸朝叶文峰道:“叶总,我只是过来探望一下你而已。专家啥的,那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

  “爸,叶叔他患了失眠症,你不帮他看了?你可是医院里的专家啊!挂个号都得上百块呢!”程义民不解地朝父亲道。

  程鼎科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没好气地白了儿子一眼:“你还不嫌你老爸丢人吗?有这位高手在,我,我那专家的名号算个屁啊!”

  说罢,他转过身赔着笑脸朝方小宇道:“这位小兄弟,贵姓啊!不知您的针炙是从哪里学来的,竟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真是把我的眼睛都给看花了。”

  “免贵姓方。你叫我小宇吧!我也不是啥高人。只不过读书时无聊,自己翻书,学了几招。今天侥幸派上用场而已。这种小事,不值一提。”方小宇轻桧地答道。

  这表情把专家程鼎科咽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人家可是学了几十年的医,才好不容易混到今天这地位,结果在方小宇的口中,把针炙说得像喝稀饭一样简单。

  程鼎科递给方小宇一张名片,热情地笑道:“方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有空上我家坐坐,咱们好好聊一聊中医的那些事儿!”

  “有空的时候。再说吧!”方小宇答了一句,旋即将目光落在了叶文峰的脸上。

  此时的叶文峰彻底的清醒了,自然也明白是方小宇救了他的命。

  他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方先生,今天要是没有你,我这小命,恐怕就没了。这两年来,我感觉自己生不如死,夜夜睡不好。你刚才扎的那几针,让我彻底的变舒服了。”

  说罢,他朝叶倩使了眼色道:“倩倩,你去把支票拿来。我要好好的酬谢这位恩公!”

  叶倩应了一声,准备起身。

  方小宇却叫住了她。

  他笑了笑朝叶文峰道:“叶总,你也别酬谢我了。真要谢我,以后就给我们厂子里多下点订单便是。”

  “你们厂做什么的?”叶文峰问道。

  “做食品罐头的。”

  “行,只要食品质量没问题,口感不是太差。我保证每个月给你下一千万的订单。”叶文峰爽快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