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92章 至尊客房
  管家钟伯连连点头,“好,我听,我听!”

  “说,你和那个陈大师到底是什么关系?”方小宇冷冷地追问道。

  “我”

  “说!否则我现在就给你放血。”方小宇把匕首顶在了管家的脖子上,管家只好一五一十地把真相和他说了。

  “两年前,有一位道士找到了我,说是可以给我改运。当时,我并不太相信,但是那位道士给了我一张符牌,当天我去打麻将便赢了一万多,我开始便对那位道士产生兴趣了。后来,我把道士找来,让他替我施法改运。他给我喂了一碗符水,从此我便日渐消瘦。饭不敢吃,水不敢喝,因为我总能看到碗里有虫子在爬。”

  “那道士给我放了蛊,我苦求道士帮我解了体内的蛊毒。道士告诉我,解毒可以,但要我听他的话。他让我在叶老爷的茶里放一种可以寄生多年的慢性蛊毒。这种蛊叫噬魂毒,会慢慢的消耗一个人的精气神,当一个人体内的精气神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的灵魂意识也就渐渐的被吞噬。到那时,被施蛊者就会成为一具行尸走肉,任由养蛊人控制。”

  听到这里,方小宇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冷笑一声道:“那位道士就是陈大师对吧?”

  “没错!正是他,他不仅控制了我们老爷,还控制了我。如果我不听他的,我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因为我体内的蛊解还没有彻底的解除。”

  说着管家钟伯,便放声哭了起来:“方先生你先让我想办法,把刚刚喝进去的蛊毒给解了吧!要不然,超过一个小时,这些蛊毒就会寄生在我的体内。到那时,我体内又多了一种蛊毒,如果我要求陈大师解除的话,他必定会收我很多的钱。”

  管家钟伯想从方小宇的手里挣脱出来,方小宇却紧紧地拿住了这家伙的手。

  方小宇笑了笑道:“不急,还有些问题没有问清楚。我问你,陈大师之前是道士,为什么现在又变成僧人了?”

  “那是因为他最近学了南洋的一些降头术。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们老爷就得死去了。我听他说过,要把老爷的灵魂驱赶出来,制成天底下最厉害的降头蛊。”钟伯颤声道。

  方小宇点了点头,继续追问道:“我问你,叶文峰弟弟的休闲会所是不是陈大师布的风水局?”

  “是!叶老爷的弟弟叶文昌的所开的休闲水会,正是陈大师布的局。当时我也在场,他利用那里的水会,把对面一家工厂的运也借了。当时,陈大师告诉我说是可以为老爷借来阳寿,现在我才明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此人,是想把叶家所有的财产占为己有。他对我们老爷、还有叶小姐以及叶老爷的弟弟都暗中施了法。”

  说到这里,管家钟伯已是声泪俱下,在脸上抽了一耳光,自责道:“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贪财,我们家老爷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还有我们家小姐的车子,也不会被人施了厌胜术。”

  “好了,你可以走了。”方小宇松开了管家钟伯。

  “谢谢!”钟伯点了点头,又怯声道了一句:“方先生,今晚这事你千万别和我们老爷和小姐说,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方小宇笑了笑道。

  “我我可以给你一包催蛊药。这是陈大师给我的解药,虽然这种解药只对刚刚误食的低级蛊毒有效,但对于普通人也算是非常难得的良药了。我这就去取药吧!”

  说完,钟伯便朝外走去。

  不一会儿,便取来了催蛊药。是一包用纸包好的绿茶。

  方小宇接过绿茶仔细一看,惊讶地发现,在细细的茶叶上边,刻了极细的咒文。说明这茶是施了密咒,具有特殊的药效。

  饶是如此,方小宇还是让钟伯先行冲了一杯,催蛊药喝了。

  为了治服这位管家,方小宇特意偷偷在解药里放了一点腹痛药。

  没几分钟,钟伯便肚子痛了。

  他指着方小宇道:“你你是不是在茶里下了蛊?”

  方小宇有意吓唬道:“嘿嘿!没错,这叫腹痛蛊,如果你不老实,我随时可以让你肚子痛,直到死去为止。”

  “方先生,求求你放过我。”管家钟伯吓得当场便跪了下去。

  “放过你可以,不过你以后得听我的话。以后有陈大师的任何消息,你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方小宇警告道。

  “我听,我一定听你的。”钟伯几乎要哭了。

  “好了,过来。我先替你暂时解了蛊毒,不过这毒可以潜伏在人体内三年之久,只要我咒语催动,蛊毒便会发作。你别给我耍滑头。”

  说罢,方小宇取出银针,在管家的身上扎了几针后,钟伯立马便不痛了。

  “谢谢方大师,我以后一定听你的。”管家当场便拜了下去。

  方小宇收回银针,轻轻拍了拍道道:“好了,本少爷要休息了。你可以走了。”

  “是!”

  管家笑了笑,一脸讨好地朝方小宇道:“对了,方先生,我还是给您换一个房吧!这只是三等客房。”

  “行,给我换个一等的。”方小宇笑道。

  “一等的可不行。我得给你换一个特等的至尊房,叶家最好的客房。”说完,钟伯便领着方小宇上了楼,姚茜紧随其后。

  钟伯推开房门,指着三米来宽的大水床道:“床头柜上有一盒进口的套套,持久耐力装。不防可以试一试,这玩意可是我们用来招待上等宾客的,保证你试了,姚小姐会对你百依百顺。哦!对了,衣柜里头还有未穿过的情趣内衣。慢慢享用吧!祝方先生和姚小姐渡过一个浪漫之夜。先走了!”

  等钟伯退出后,方小宇便迫不及待地,把姚茜抱了起来。

  “啊你干嘛?”

  姚茜娇嗔地,依在他的怀里,眼睛四处转乱,秋波流转。

  “干活!”

  方小宇把这美人往三米来宽的大床上一丢,便扑了过去,手脚不安份地上下开工。

  “讨厌!我先去洗洗吧!”姚茜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便开始宽衣解带了。

  方小宇从衣柜里取了一件玫瑰红的小内内在姚茜的面前晃了晃,道:“这件怎么样?消过毒,没人穿过的。”

  “嗯!不错!我可以试试。”

  姚茜把小内内接了过去。

  当她转过来一看,不由得一阵面红耳赤,失声道:“啊这是开裆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