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79章 山上的趣事儿
  望着妙玉转身离去的背影,方小宇心中陡然意升涌起一阵莫名的失落感。他也说不上来,为何有这种情绪。

  不仅仅是他,就连宾梅凤和杜玉两位美人,都不免感叹了一句。

  “唉!如玉似玉却落遁入空门。”

  “是啊!好端端的一个女子,却出家为尼,实在是可惜了。”

  这些话被妙玉听到了。

  她驻足停顿了两秒,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说完,便匆匆往山下走去。

  “走吧!”方小宇抬起头,很快又恢复了他向来的乐观精神,笑着朝身后的两位美女道:“快,前边有一棵古松,我们坐在古松下啃西瓜。先歇一会儿再说吧!”

  “走!”

  宾梅凤和杜玉点了点头,便飞快地往山上赶去。

  “这天实在是太闷热了。”宾梅凤在方小宇的身旁坐了下来,不经意地把胸口的钮扣解开了两颗,如此一来,里边的美丽风光,就秀出一半来了。

  方小宇忍不住多瞄了一会儿,很快便被宾梅风发现了,没好气地朝他白了一眼,“什么人嘛!”

  “嘿嘿!宾书记,这天还真是够热的哈!”

  “这不废话吗?”宾梅凤淡淡地瞟了他一眼,那意思似乎在说:不热老娘,能故意露出一半给你看?

  方小宇笑着开玩笑道:“嘿嘿,要是你和杜镇长一样,穿个小短裙,不就不热了嘛!”

  “懒得和你解释,杜镇长今天休年假。我算是下乡考查,上班时间必须正统着穿,明白吗?一个在上班,一个是休息,当然不一样了?”

  宾梅凤说着,叹了口气道:“老实说,就算是休年假,我们也不可能普通女子一样,打扮得花枝招展,性感迷人。试想一下,县委书记,穿个丝袜、着个吊带啥的。这影响多不好。”

  杜玉闻言,也接了一句道:“是啊!我都好多年没有穿过吊带了。”

  “宾书记、杜镇长看样子,其实你们还是蛮迷短裙和丝袜的嘛,要不这样,晚上去我家,我给你们买双丝袜、弄个吊带给你俩穿一穿?”方小宇笑着开玩笑道:“就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

  “切!”杜玉白了他一眼,直接打击道:“我怕你小子看了受不了。不是吹牛的说,当年姐在大学里,也是一枝名花。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

  “现在也是啊!”方小宇有意朝杜玉的胸口瞟了一眼,打趣道:“不对,好像下垂了一点点。”

  “去死!”杜玉一阵粉拳立马砸了过来。

  “好了!好了!”宾梅凤朝杜玉使了个眼色道:“杜镇长,差不多就行了。注意一点形象,要是让附近打柴的村民看到了多不好。”

  “饶你一回。”杜玉白了方小宇一眼。

  宾梅凤却独自一人,稍稍敞开了胸前的衣领,往自己的胸前瞄了瞄,旋即也叹了口气道:“老实说,当年我在学校也曾经是迷倒一片,虽谈不上学校一姐,但论才艺气质、和美貌的总评分,我要说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她是第一。”

  “宾书记,你现在也没走型啊!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方小宇笑着答道。

  “唉!和当年可不是一个档次了。当年可是又白又嫩的小姑娘,如今都快三十岁的老女人了。”宾梅凤叹了口气道。

  “宾书记这你就不懂了。在男人的眼里,你这个年经的女人,才是女中精品啊!只有品过的男人才懂。”方小宇笑道:“到了这个年纪的女人,就像是一陈年的红葡萄酒,闻一口都够香。”

  “去你的,看你说的啥话。把人说成啥了。还酒呢!要不要过来闻一闻。”宾梅凤朝方小宇嗔怪地瞪了一眼。

  方小宇厚着脸皮走过去,装作非常享受的样子,在这美人的面前故意闻了闻,旋即便发出一阵感叹:“不错,浑身上下一股子马叉虫的味道。”

  听到这,杜玉忍不住在一旁笑了起来。

  “马叉虫是什么味道?”宾梅风一脸不解地望着二人道:“我怎么没有听过这种虫子。”

  “宾书记,你把马字叉字和虫字,拼起来看是一个什么字,就明白马叉虫是什么意思了。”杜玉笑着答道。

  闻言,宾梅凤从地面上捡起一根树枝,旋即便在地面上写起字来,嘴里轻声念叨着:“马叉虫。”

  很快他的脸色便红了,生气地转过脸朝方小宇吼了一句:“你混蛋!敢说我”

  那个字她没有说出口,而是直接拿起树枝便朝方小宇的身上砸了过去。

  方小宇早就看出这美人要打他,转身便跳开了。

  望着方小宇跳进了草丛中,宾梅凤生气地吼了一句:“方小宇你给我回来,有种别躲,老娘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我去,幸好老子跳得快。要不然,还真会被这娘们给打残了。正好,借这个机会,解决一下内急。”

  方小宇笑了笑,便扯下拉链,在草丛中撒起尿来。随着一阵哗啦啦响起,只觉心中一阵爽快。

  刚刚尿完,便觉身后,有一只手,轻轻拍打了一下他的臀部。

  方小宇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并没有看到有人。

  “见鬼了,谁打我啊?”

  正当心中狐疑之际,却见宾梅凤从一棵松树的后边闪身钻了出来,拿着手中的树枝对着方小宇得意地笑道:“跑啊!我看你往哪里跑”

  刚张嘴,宾梅凤便用双手捂住了眼睛,朝方小宇摆了摆手道:“还不快转过身去。丑死了。”

  “我”

  方小宇低头瞧了瞧,很快便明白是怎么回事。笑了笑,便转过身去,把裤子提了起来。

  “靠,这女人到底几个意思。刚才在尿尿都敢伸手打我,见到我还会不好意思?”

  方小宇细想一下,总觉得不对劲,按说宾梅凤是个比较正统的女人,就算两人再熟,应该也不会和他亲近到这种地步啊!正尿尿,还好意思在他身后拍一下。这事恐怕秀花嫂也不太好意思吧!

  想到此,方小宇抖了抖身子,从草丛中钻了出来,笑着朝宾梅凤道:“宾书记,刚才”

  “别提刚才的事,你要是敢和人说,我真和你翻脸。”宾梅凤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