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55章 金蟾液疗伤
  小小的预热了一把,孙友莲便从方小宇的怀里挣脱出来。

  “我去给你熬点肉饼汤,吃饱了才有力气。”

  说完,这美人便朝他妩媚地眨巴了一下眼睛,往厨房里走去。

  孙友莲一进厨房,方小宇便朝先前那一只金蟾跳去的草从里走去。他得看看这只金蟾到底怎么样了。

  毕竟,这家伙的身上还挂着伤。

  方小宇轻轻地拨开了草丛,忽听“蹭”地一下,从草从中闪过一道金光,紧接着有一只金光灿灿的家伙跳到了前边一株一人高的见红消的树叶上去了。

  正是先前那只受了伤的金蟾。

  “漂亮!”方小宇忍不住称赞了一句,他没有想到,在灯光下的金蟾会如此的漂亮,身上四周闪耀着金色光芒,乍一看,还真像是一块金子。

  他在一株见红消的树枝前蹲了下来,仔细打量着,忽见金蟾张大了嘴巴,不停地从嘴里吐出一丝丝的晶莹惕透的口水,稠稠的,拉起一道道长长的丝线。

  很快金蟾吐出的口水,便把那张,只有巴掌大小的见红消给染了个透,金蟾的整个身子都被见红消给包围住了。

  “这家伙想干嘛?难道被那条菜花蛇咬出内伤来了,吐血丝了?”方小宇心中一阵狐疑。可细看,这口水里,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血痕。

  金蟾仍旧在不停地吐着口水,浓浓的蟾液,从见红消叶子的边缘渗流出来。

  “发财了,这一定是宝贝!”方小宇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立马从法布袋里取出一只小瓶子,对着那片树叶,接起金蟾液来。

  浓浓的蟾液不停地往下滴,一滴又一滴,像玉琼一般,同时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接了有大半瓶后,忽见那只金蟾猛点跳了起来,紧接着落在了沾满了金蟾液的树叶上。

  来回乱翻滚着身子,便顽童耍赖打滚似的。

  “靠,这蓄牲还会打滚呢!”

  很快,方小宇便发现,金蟾身上的伤口竟奇迹般地愈合了,又滚了几圈后,彻底的看不到疤痕了。

  “太神奇了,我得把这家伙拍下来。”

  方小宇正准备掏出手机,把这一幕给拍下来。

  就在这时,忽听“啊”地一声尖叫,从厨房里传来了,孙友莲的惨叫声。

  紧接着是一“咣当”的响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烂了。方小宇心中一紧,立马又听到从厨房里传来友莲嫂,咽咽的抽泣声。

  “不好,出事了!”方小宇飞快地往厨房跑去。

  冲进厨房一看,只见孙友莲抱着大腿皱起了眉头,咬着牙正哭着。

  “嫂子,怎么了?”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

  孙友莲指了指大腿,又指了指地面上一只断了柄的水壶道:“这壶坏了,开水全倒我腿上了。”

  “啊!把裤子脱下来。我帮你看看。”方小宇朝孙友莲喊道。

  说话时,已经帮这美人脱掉了睡裤,只见这美人的大腿及根部,烫破了一大块皮,可以见到里边斑斑的血迹。

  孙友莲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尽管如此,她还是不争气地,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流。

  “嫂子,你先忍住一下。”方小宇将手落在了孙友莲的大腿上,先用一缕春气安慰住她的情绪,令她暂时忘却痛感。旋即又取出见红消往孙友莲的腿上撒了一些。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散上见红消后,孙友莲腿上的伤势,并没有任何的改观。

  “看来,用见红消对付这种水火伤不行啊!”方小宇心中感叹了一句,忽地想到了先前,那只金蟾嘴里吐出的金蟾液。

  有了,就用这家伙的蟾液吧!

  方小宇把先前的小瓶子取了出来,倒了一些金蟾液在手上,往孙友莲的大腿上抹去。

  一阵按摩后,却不见有任何的反应,方小宇心中不免有些狐疑。

  “奇怪,这金蟾液可以治疗金蟾的伤,为什么不能治这水火伤呢?”

  方小宇仔细回想着,金蟾在见红消树叶上打滚时的情景,很快他便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有了,还差一味药见红消。金蟾液加见红消,正符合水火济济阴阳调合之道。用这两物组合,调配出来的药品,必定是药中极品,药到病除。”

  想到此,方小宇朝孙友莲叮嘱了一句,转身便飞快地朝外头跑去。

  他再次来到了先前那一株见红消的身旁。

  此时的金蟾已经不见了。望着那空落落的见红消树叶,方小宇心中虽有些失落,但也顾不得多想,摘下那片,被金蟾吐了金蟾液的见红肖,便飞快地跑到了孙友莲的身旁。

  “嫂子,药来了!”

  说着,他便将那一片见红消树叶,贴在了孙友莲的大腿上。

  很快,便见孙友莲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宇,好舒服啊!冰冰爽爽的,现在我的腿一点儿也不痛了。”

  “太好了!”方小宇激动地答了一句,揭开手中的树叶一看,孙友莲的大腿不仅没有了先前的斑斑血迹,也没有了红肿,反倒变得更加的细嫩雪白了。

  “嫂子,你看,你的腿好了。”方小宇指了指孙友莲的大腿道。

  孙友莲低头一看,立马也叫了起来:“哎呀,还真的好了。好像比以前还要更白一些呢!”

  两人高兴地笑了起来。

  “这里还有点儿红!也帮我贴一下吧!”孙友莲指着自己的大腿根部道。

  方小宇想了想,这地方的位置很特殊,一下子还不太好下手。便一把把孙友莲抱了起来。

  “小宇,你干嘛?”

  “我去房间里帮你贴吧!躺床上贴更方便一点。”方小宇坏坏地笑了笑道。

  孙友莲早已经看出这小子的坏心事了,朝他白了一眼道:“小宇,你告诉嫂子,是不是又想干坏事了。”

  “知道你还问!”方小宇在这孙友莲的细腰上轻轻捏了一把,孙友莲立马便娇嗔地叫了起来。

  “好痒啊!”

  “痒才好啊!我专门来给你止痒的。”

  “坏死了,你个坏蛋!”孙友莲一阵粉拳便往方小宇的身上砸去。

  方小宇把孙友莲抱进了房间里,澳门赌博网站:自是一夜缠绵。

  第二天,一早,他便被蛙场里一阵奇怪的蛙声给吵醒了,这蛙声与别的蛙叫不一样,像大拉提琴的声音。

  方小宇跑到外头一看,立马被见红消丛林中两只金色的蟾蜍给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