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24章 反治其身
  等钱震雷和秦五二人走远了以后,方小宇立马钻了出来。

  他要找到那一张包了生发和八辰八字的催命符纸。符纸一毁,钱震雷的巫法也就不攻自破。

  方小宇仔细打量四周后,最终锁定在桥墩的附近。

  一般施法,用符会用在出事地点附近,方小宇根据这一原则,很快便发现在大桥一侧的一根柱子上,挂着一个锦囊。

  他把锦囊摘了下来,拆开一看,只见锦囊的里边装了几三根头发,并画了一张符。

  符纸上写着“催命”二字,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几根头发上沾了人血。三根生发,代表人的三魂,指血则具有聚阴的效果。

  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黑巫法。

  方小宇本想把这张催命符给撕了。可仔细想了想不能撕。他决定将计就计,要是能够把这符纸里头的生辰八字改成秦五的,取他的生发,那明天死的人就是秦五。

  这样的恶人,死了是为民除害。

  可是细想一下,这办法行不通,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秦五住在什么地方,根本取不到他的生发和指血。

  “有了,这事问红姐,或许她知道也难说。”

  红姐认识秦安迪,和史蒂文程,极有可能也认识秦五。

  没准还知道秦五住在哪里呢!只要知道秦五住在什么地方就好办了。

  方小宇要取秦五的手指血和头发,不是什么难事。睡梦中,随便用点什么麻醉药就能把这小子身上头发和指血给取了。至于生日更好打听。

  方小宇立马拨通了红姐的电话。

  “你好!是小宇吧!”还不待方小宇开口,便传来红姐亲切的声音。

  “红姐你还没睡吧!”方小宇笑着问道。

  “还没,对我而言,夜生活才刚开始呢!”红姐微笑着朝方小宇道:“你要不要过来,陪姐姐喝两杯呢!”

  “不了,红姐,我想问一下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秦五的人。”

  “当然认识,他不就是史蒂文程的表哥吗?怎么,你不认识他?”红姐问。

  “认识,但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正好我找他有点儿事情,明早一早就得过去,所以打电话给你。史蒂文程那小子心情不好,我也没好意思问。”方小宇笑着答道。

  “这个啊!”红姐笑了笑道:“我看这样吧!呆会儿,我带你过去。你先到我的酒吧里来,陪姐姐喝两杯。”

  “好吧!”方小宇爽快地答应了。

  他回到了马路上,匆匆往酒吧的方向赶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刚走没多久,便见几辆车子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哟嗬!这不是方总吗?”

  史蒂文程从宝马x6车里探出脑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原来史蒂文程受辱后,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劲。他怀疑是方小宇把药酒换了,才让他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丑。

  要不是方小宇,他就不会输钱,更不会挨打。此刻的他杀了方小宇的心都有。是以,带着一帮人马,满大街的在找方小宇。

  他回到酒吧里,看到了方小宇的法拉利跑车还在,但那地方是红姐的地盘,他不敢派人砸车。

  只好在附近蹲守,后来听人说,方小宇走路送楼青盈回去了。便沿路追来,于是在半路上遇上了方小宇。

  四辆轿车拦住了方小宇的去路,史蒂文程带头跳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拍,时不时便用捧球拍,在手里拍打一下,发出“啪啪”的响声。

  从另外三辆轿车上,也下来了八名年轻小伙,一个个手拿钢管或棒球拍。

  “方小宇,过来!”

  史蒂文程朝方小宇吼了一句,最后两个的音拖得特别长。

  “有事吗?”方小宇已经暗聚雷气,准备随时格斗。

  “跪下!”史蒂文程朝方小宇大声吼了一句:“妈的,老子今天算是够给你面子了。请你吃,请你玩,还他妈的输钱给你。你当老子是傻啊!最后还害老子挨红姐的揍。今天,你他妈的,不断一条腿,别想活着离开。”

  “想想,倒也是哈!史先生不仅请我吃饭,还陪我打麻将,故意输钱给我。最后还带我去酒吧!然后在酒里下了药,真他妈的服务周到啊!”方小宇有意咂巴了一下嘴唇,得意道:“可惜,最后那点药酒是被你喝了。要不然,摸红姐的人肯定就是我了。”

  方小宇的这番话,无疑戳到了史蒂文的痛处。

  “别叫我史先生,我全名叫史蒂文程。”他咬了咬牙朝手下的那些公子哥们喝道:“兄弟们,给我打!打断他的腿。”

  “上!”

  一群公子哥一拥而上。

  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梅山神打”动念间,提起体内雷气,同时动用了云萧林传授他的宫廷摸骨法里的拆骨术。

  “你要我断腿,我先断你手。”方小宇抓住最先冲上来的一名混混,一个擒拿手过去,便把对方的关节给御了。

  只听“啪”地一声,那名混混便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接下来,又是另外一名混混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这些混混本来就是一群富家公子,虽然学过几手三脚猫功夫,但骨子里却十分的怕死。

  见到方小宇如此生猛的快打法,一个个早就吓得魂不附体,纷纷上车,逃命去了。

  “喂!你们别跑啊!”

  史蒂文程吓坏了,转身便跳上宝马车,准备逃跑。

  方小宇冲上前去,一把便按住了他的肩膀。

  “过来吧!”方小宇冷然一笑,从法布袋里取出一根银针,对着这小子的手指便扎了下去。

  “啊!痛!”方小宇又取出符纸,把他的指血接了下来,旋即又在这小子的头发上拔了三根头发,染上了指血。

  他在这小子的屁股上,狠踹一脚,喝道:“滚!”

  史蒂文程以为方小宇会像对付那两个混混一样,打断他的手脚。然而,结果却出乎意料,只是拔了几根头发,并扎了几针而已。

  他钻上宝马车后,心中一阵狂喜,心道:这小子,到底还是怕了我。不敢真伤害我。

  上车后,史蒂文程朝方小宇得意地喊道:“方小宇谢谢你今天放我一马,不过,我要告诉你,下次让我再见到你的时候,可不会像今天这么幸运了。你等着吧!明天,我会让你断手断脚的。”

  说完,这家伙一脚油门到底,开着宝马x6向前飞冲过去。

  “先活到了明天再说吧!”方小宇会心笑了笑,轻轻掸去了身上的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