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23章 活人祭
  方小宇的一只手刚好罩在了楼青盈的胸前,更为要命的是,他的嘴也不经意地碰到了楼青盈的香唇。

  由于刚刚喝了一点红酒,楼青盈的嘴唇,微微有些甘甜。

  望着身上的美人,再细闻着这美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加上酒精的作用。

  方小宇的身体不禁起了反应,某处早就不像话地挺了起来。

  “方总,你,你干嘛?”楼青盈满脸羞红地朝方小宇问道。

  “没,没什么。刚才车子过去,我怕撞着你了,才推开了你。没想到,咱俩都滚到这草地上来了。”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楼青盈狐疑地皱了皱眉道:“你身上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顶到我的小腹了。”

  “没藏什么啊!”方小宇准备起身。

  楼青盈仍旧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那怎么感觉硬硬的,顶得我很不舒服。”

  “这个啊!那是男人的骄傲。”方小宇得意地笑了笑,用双手往地上一撑,便从这美人的身上弹了起来。

  楼青盈坐起来,往方小宇身上瞄了一眼,不经意地发现他身上某处像撑了雨伞一般,这才明白,刚才是是什么顶到它了,不由得一阵面红耳赤。

  “没事了。刚才总算躲过一劫。我们继续赶路吧!”方小宇忍俊不住的笑了笑,起身拍掉了身上的灰尘。

  “嗯!”楼青盈点了点头,两人继续赶路。

  走了一阵后,楼青盈便停了下来,朝方小宇道:“方总,就送到这吧!前边就是我所住的地方。要是让人看到了不好。我们家的家教很严。”

  “明白!”方小宇点了点头,笑着又追问了一句:“青盈,啥时候到我们公司来上班呢?”

  “我回去和我爸妈商量一下吧!如果他们同意,我就打电话给你。晚安!”说完,楼青盈留给方小宇一个清甜的微笑。

  二人就此别过,目送着楼青盈进入前边的高档小区内,方小宇会心笑了笑,转身便往回走。

  夜,静悄悄。楼青盈所住的地方相对较偏,方小宇走了一阵,忽觉一阵尿意袭来。

  他转过身准备就地解决,不想,这时,一束雪白的灯光照来,正好落在他的身上。

  开车的女司机,忍不住张大嘴巴发出“啊”地一声尖叫,紧接着车子呼啸而过。

  “我去,不就是撒个尿嘛!叫这么大声,万一吓痿了,咋办?”

  方小宇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提了提裤子,打算换个地方再尿。

  恰在这时,从马路的草丛中,蹭地一下,钻出一只硕大的老鼠,一只足足有皮鞋大的老鼠。

  “靠,好大一只老鼠。”方小宇好奇地追了一阵,老鼠蹭地一下,钻到桥底下去了。

  方小宇只好停了下来,他低头一看,惊讶地发现,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在建的大桥上。

  正好这里没人,方小宇便转过身,拉链一扯,便哗啦啦地方便起来。

  尿完后,方小宇提了提裤子,转过身时,却惊讶地发现桥面上,荡着一股浓浓的黑气。

  “奇怪,这地方怎么会有如此重的煞气?”方小宇虽开了天眼,但他的观煞能力并不是很强。目前只停留在三品相师的中阶境界,按说对于一些大型建筑物的煞气,是没有办法看出来的。

  除非这地方是被人为施了法,而且离他特别的近,煞气十分的重。

  “难道这地方要死人了?”正当方小宇心中狐疑之际,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对话声。

  方小宇转身朝远处一看,发现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赶来。

  “这不是秦五和巫师钱震雷么?”

  见两人正朝大桥上走来,方小宇心中一颤,立马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不一会儿,秦五便和钱震雷来到了大桥上。

  “这桥合了两次都失败了。我必须赶在下月完工。照这进度不行啊!”秦五望着正在建设,却尚未合拢的大桥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只有用活人祭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秦总,已经准备好了。我敢保证万无一失。今天我已经要到了那名工人的生辰八字,并且取了他的生发和指血。有了这三样东西,将它们用催命符包起来,明天那名工人,必会受到阴灵干扰,莫名奇妙地坠入桥墩。”

  说到这,钱震雷一脸自信道:“人魂一落,我的巫法就开始生效了。我已经叮嘱工头,只要有人掉进桥墩圈,立马往里头倒入泥浆和沙石。这活人祭也就完成了。接下来的工程一定会顺顺利利。大桥合拢很快就能完成。”

  “好,这事就依你的计划去做。切记,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秦五一脸严肃道:“这个可是上千万的工程马虎不得。”

  “秦总,我办事,你尽管方心好了。我已经在这桥面上,滴了鸡血,并暗中施了**咒,此人必死。”钱震雷得意地笑道:“到时把这催命符一挂,明天就等着合桥吧!”

  “好!太好了。”秦五得意地笑着,忽地话锋一转道:“对了,上次龙县的那个姓方的小子。你打算怎么收拾他。这小子害我丢了这么大的脸,这仇必须报。”

  “秦总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对这小子施降头术。就算害不到他本人,我也会对他的家人下手。”

  钱震雷得意地笑道:“目前,我正在想办法要到方小宇那小子的指血。”

  “好!好!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下一个工程就让这小子来给我做活人祭。哈哈!”

  秦五和钱震雷二人欢笑着往马路上走去。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方小宇握紧了手中的拳头。他咬了咬牙,决定今晚破了这法。

  活人祭,方小宇听过。这是古代的一种巫法。

  古人在修建大桥时,往往会遇到一些不顺的事情,会莫名地死人。懂巫术的风水师认为是邪灵在作祟。会提出用活人来祭桥,配合巫法,用以达到镇煞的目的。

  当然,就算在当代,仍会有极少数的风水师,用这种惨无人道的巫法来镇煞

  事关生死,方小宇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况且钱震雷和秦五已经把他列为暗杀的对象。他也没必要对这群王八蛋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