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22章 痛打落水狗
  “别打,别打!我是秦安迪的表弟啊!”史蒂文程挨揍后,彻底被吓醒了,连忙把自己的底牌搬出来。

  阿宝手下几名打手,闻声停了下来。

  “行,既然你把你表哥搬出来了,那我就和他说道几句吧!”

  红姐掏出手机,拨通了秦安迪的电话。

  “秦公子今晚得罪了。你的表弟史蒂文程,做了一件十分令我生气的事情,这事不给我一个交待,难平我心头之恨什么事?你自己问他吧!”

  红姐把手机拿到了史蒂文程的耳朵边。

  “表哥,他们打我”

  “为什么打你?”秦安迪在电话那头追问道。

  “我我我喝酒喝高了,摸了红姐的屁股。”

  “活该!你摸谁不好,你知道她是谁罩着吗?算了,你的事,我管不了了。”

  挂了电话后,红姐做了一个手势,轻声道了一句:“继续打!”

  阿宝便率着他的手下们,继续暴打。

  伴随着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史蒂文程被打成了熊猫眼。

  “红姐,我错了!红姐,饶命啊!”

  史蒂文程一阵苦苦哀求后,红姐喊了声“停”,手下的打手们便一个个停了下来。

  红姐向阿宝要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阿宝立马给她点了火。

  她悠然地吸了一口烟,来到了跪在地上的史蒂文程的身旁。

  红姐用手在史蒂文程的脸上轻轻拍打了一下,冷冷道:“小子,要不是看在你表哥秦安迪的面子上,今天你别想好手好脚离开这里。”

  “是,红姐我错了。我知错了!”史蒂文程像一条哈巴狗似的,在一旁拼命地磕头。

  “滚!”红姐不耐烦地在这小子的后背上踹了一脚,史蒂文程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没命似地朝外头跑去。

  “回来!先把钱付了再走。”红姐朝史蒂文程喝了一句。

  “是!是!”史蒂文程只好乖乖地转过身,把帐给结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朝红姐道:“红姐,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滚!”红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史蒂文程吓得脖子一缩,立马朝同伴们使了个眼色:“走!”

  三名公子哥也都,一个个带着女朋友朝外跑去。

  楼青盈和方小宇也跟了上去。

  就在方小宇走到门口的时候,红姐叫住了他。

  “帅哥,你等等!”

  “叫我吗?”

  “没错!”红姐悠然地吐了一口香烟,踏着优雅的步子,来到了方小宇的面前。

  她用手在他的领口理了理,莞尔笑了笑:“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我叫翁裕红,你叫我红姐就好了,我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以后来这里喝酒,报我的名字,我给你免单。”

  说罢,她让阿宝拿了笔和纸,递给了方小宇:“留个联系方式吧!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好吧!”方小宇爽快地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能够和长得好看,澳门赌博网站:又有实力,而且还重情义的女子交朋友,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方小宇自然不会错过。

  他把名字、地址、电话,都留在了纸条上。

  红姐接过纸条认真地看了一遍,轻声读了出来:“方小宇,龙县乌镇荷花村。行,姐记下你的联系方式了。小宇,你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打我电话。只要我红姐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全力以赴。这是我的名片,你随时可以打我电话。”

  说罢,红姐递了一张名片给方小宇。

  方小宇接过名片后,扫了一眼,便将名片收进了包里。

  “谢谢!”他不经意地朝红姐的胸前瞄了一眼。

  红姐以为方小宇偷看她,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胸口被抓了几条红印子,一片红肿,顿时不由得紧张起来。

  “啊,怎么会这样?烦死了。明天还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呢,这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红姐用手扯着领口,往上提了提,可衣服的领口,怎么挡也挡不住那一对高挺的姑奶奶。

  “红姐,要不抹点药吧!”方小宇从法布袋里摸出一瓶见红消,递给了红姐。

  “谢谢!怎么用?”红姐问。

  “直接往胸口抹一点就不痛了。”方小宇答道。

  “行,回头我试试。”红姐高兴地接下了见红消。

  方小宇笑着朝她使了个眼色道:“现在就试试吧!这药的效果,出奇的好。”

  “好吧!”红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往手上倒了一些,然后抹在胸口上。

  一阵清凉的感觉立马从胸部沿袭而上,凉中透着爽。很快,胸前的浮肿,便消失了,红印子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雪白如玉的亮丽肤色。

  “妈呀!这药太神奇了!”红姐惊讶的目光落在方小宇的脸上,“小宇,你是一定是医学研究生吧?”

  “哪能呢!我不过是一个农民而已。早年在乡下学了一点草药而已。好了,红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朋友在门口等着呢!”方小宇朝红姐点头笑了笑。

  红姐“啊”了一声,旋即便点头笑道:“好,好,有空常联系。”

  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红姐心中一阵美滋滋。原本,她只是对方小宇心怀感激而已。可是用了他的见红消后,对眼前这小子的好感立马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史蒂文程和那些公子哥们,早就仓遑逃走,顾不得他人。

  楼青盈的同学金小丽出了酒吧后,也与她道了别。酒吧的门口,只剩楼青盈一人站在寂静的晚风中。

  “走吧!我送你回家吧!”方小宇出来了,微笑着朝楼青盈打了招呼。

  “行!”

  楼青盈莞尔一笑。

  方小宇掏出车钥匙,准备开车。

  楼青盈却摇了摇头道:“你喝了酒,开车违法。我家离这,并不远,走半个钟就可以到了。我们走路吧!”

  “行!”

  两人相视一笑,便开始压起了马路。

  二人有说有笑,聊着一些无关痛痒,却又轻松的话题。

  方小宇笑着朝楼青盈道:“小楼,到我公司来上班吧!”

  “这事啊!容我再考虑一下。我得征求我父母的同意才行。毕竟,我家只有一个女儿。”楼青盈微笑着答道。

  “好,我等你。”方小宇认真道。

  正说着,忽见一辆汽车飞奔而来。

  “小心!”

  方小宇一个飞扑,把楼青盈推开,一阵翻滚后,滚落在马路边的草丛里,将楼青盈压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