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14章 冒充男友
  方小宇见楼青盈的心情超好,便再次邀请她来自己的公司上班。并简单的把公司的情况说明了。

  “方总,老实说,我很看好你们公司。虽然刚刚成立,但你们的产品的确很优秀。所以将来的前景一定不错。不过,很可惜,我习惯留在金都市,暂时没有想过去龙县发展。谢谢你的好意。”楼青盈委婉的拒绝了方小宇。

  她说的是实话。以她的家庭条件,完全没有必要为了几千块钱的工资,舍弃父母,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发展。

  她找工作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历练和证明自己,要不然,以她的背景,根本就不需要找工作,或者根本不需要工作。

  “行,这事先搁浅吧!等你想到我公司来的时候,随时给我电话。总之,会留一个合适的职位给你。”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谢谢!”楼青盈说罢,便从包里取出钱包准备买单。

  方小宇先前的那一番话,的确很感人。楼青盈误以为是他要追求她。是以,才会说出预留职位的事情。

  她朝服务员招了招手,趁等待的时间,特意瞄了一下方小宇,见眼前这位年轻的老总,帅气又阳刚,心里微微泛起许些的好感。

  一会儿,服务员过来了。楼青盈爽快地买了单。

  正准备起身与方小宇道别时,包里的手机却响了。

  她立马接了起来。

  “史蒂文程!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好吧!那我今晚过来吧!”

  挂了电话后,搂青盈的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不悦。

  “怎么?好像楼小姐不太高兴呢?”方小宇见楼青盈,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关心地问了一句。

  楼青盈犹豫了一下,旋即便露出了笑容,朝方小宇道:“对了,方先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如果我能做到,愿意赴汤蹈火。”方小宇笑着答道。

  “不用你赴汤蹈火,我需要你帮我甩掉一个讨厌的家伙。那是大学时的一名同学。这家伙总是像苍蝇一样缠着我,烦透了。可是今天是他的生日,不去又抹不开面子。除了是同学外,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也算是朋友,并且两边的父母都看好我们的发展。”

  “明白了,你是要我冒充你的男朋友对吧!”方小宇高兴地答道:“这么好的事情。我当然愿意。有吃有喝,还有美女相伴。这事搁谁都愿意。”

  “算是男朋友吧!不过,你也别表现得太过亲密了。我就和他说,咱俩刚刚相处。”楼青盈微笑着答道:“那就这么定了。晚上,你陪我一起去参加这位同学的生日晚晏。”

  “成!听美女安排就是了。”

  方小宇最乐意帮这种不花钱,还有乐子找的忙了。

  “我们先出去走走。”楼青盈微笑着起身,二人便一起朝外头走去。

  她决定先在附近的公园里,陪方小宇一起走走。让二人多一点了解,装起来,也更像一点。不知为何,突然间,楼青盈对方小宇倒有点儿兴趣了。

  两人在公园里,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时政、明星、体育啥的都有。楼青盈是一个健谈又博学的女子。和这美女聊了一阵后,方小宇便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肚子里的那点墨水,不够应付了。

  好在,后来聊到了养生和保健方面。这可是方小宇的强项。

  谈到拿手的活儿,方小宇自是口惹悬河,滔滔不绝。

  见方小宇把中医的那一套体虚、体寒,阴阳五行啥得,说得天花乱坠,楼青盈心中不由得升涌起崇拜之心。

  “天哪!想不到你懂得这么多。”

  “还行吧!勉强学过一点中医而已。”

  “是吗?”楼青盈朝方小宇瞄了瞄,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那你会不会治疗痛经啊?”

  “怎么?你现在痛吗?”

  方小宇的目光落在楼青盈的脸上。

  “我只是问问而已。”楼青盈尴尬地咬了咬唇道:“我想问问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缓解痛苦。”

  “嘿嘿!这个容易啊!我想你应该还没有谈过男朋友吧!”

  “嗯!”楼青盈有些脸红地答道:“你问这个干嘛?”

  “这个嘛!和你痛经有很大的关系。痛经也是分很多种的。女孩痛经,一般只要谈了男朋友就好了。至于其中的原理嘛,我就不多说了。当然,妇女有时也会痛经的。尤其是偏寒体质,更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不是很严重的话。可以用温水冲一点红糖姜茶,喝就成了。若比较严重的,有的则需要用海金沙这种草药了。当然,这个还得看具体情况。”

  “看来,方总是一个民间高手了。”楼青盈在公园里的一块石头凳子,上坐了下来,轻声叹了口气道:“方总,实话和你说吧!我基本上每个月都会痛经,而且痛起来,很难受。那种隐隐胀痛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找个男朋友吧!我看你的气色还不错,不像是那种偏寒的体质。真的,只要找了男朋友一切迎刃而解。”方小宇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楼青盈朝方小宇瞟了一眼,“你以为,找男朋友是上街买白菜啊!说找就能找到。也要对眼才行啊!我们家的家教很严。儿女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

  聊到这,楼青盈的脸色中掠过一丝不悦,站起来,叹了口气道:“算了,不说了。”

  她正为这事烦着呢!比如下午的那个同学,她本来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但由于双方的父母,都赞同二人来往。她又不好明确拒绝,只能间接的让对方知难而退。

  想到这些烦心的事儿,楼青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露出了貌似痛经的眼神。

  “小楼,你现在是不是已经痛经了?”方小宇关心地问道。

  “嗯!”楼青盈轻咬着唇点了点头,脸色绯红。

  “我帮你按一按吧!”方小宇认真道。

  “不要!你是男的,怎么可以”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方小宇的手已经落在了她的小腹处,很快便从她的小腹处,升涌起一阵莫名的舒服。以致她都舍不得让方小宇的手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