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510章 偷鸡不成反蚀米
  没多久,来了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察。

  “怎么回事?”警察见方小宇正用手反扣着协警的手,脸色中掠过一丝不悦,朝方小宇吼了一句:“先把人放了。”

  “我怕他跑了。”方小宇松开了高个子协警,淡然笑了笑。

  “张警官,事情是这样的,这小子在这里打人,我看不过去,就把人给铐了。这小子不肯走,说我们没权力靠人,还把我给反扣了。”高个子一脸委屈地朝张警官道。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张警官淡淡地答了一句。

  两名协警并不是派出所的正式编制,只是受控于派出所,虽然平素里也和警察有打交道,关系也还算过得去。但身为警察,在公众人视线里,自然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是以张警官,并没有要过多的偏袒谁。

  “叫什么名字?”张警察一脸冰冷问道。

  “方小宇!”

  “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

  “不好意思,忘带了!”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什么,忘带证件了?”张警官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这时,姚茜过来了,她朝一旁的张警官道:“警察同志,我们是到人才市场招工的。方先生是我们公司的老总。你放心,他是一名合法公民。哦,对了,本届龙江杯的美食节大赛的冠军得主就是他。昨晚,还和省里的领导一起吃过饭呢!”

  姚茜故意编了一个谎言。说着,她便把公司的营业执照给取了出来。

  并且,拿出一张报纸,指着上边的图像道:“看到没有,这位就是我们的方总,这位呢,是省里的领导,旅游局的副局长。”

  这报纸,是当初方小宇在龙县得了美食节的冠军后,登出的新闻。姚茜特意收藏了。打算用来做为公司宣传的噱头。

  她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种场合派上了用场。

  这一个举动,无疑令先前的那一帮人,心虚胆寒。

  毕竟,前来这里招工的老板,都是交了钱的。怎么说,也是人才市场的客户。

  远比花五块钱就能入场的求职者,要重要得多。人才市场肯定是向着老板这一边的。

  见姚茜把营业执照都拿出来了,先前那名保安队长,有点儿后悔了。他本想给自己的老乡出一下头,澳门赌博网站:没想到,方小宇会是一个企业的老板。

  “唉!麻烦大了。这小子想不到是个老板,而且还认识省里的领导呢!”保安队长朝身旁的黄毛小声劝道:“金狗,这次恐怕我也保不住了你了。”

  黄毛苦笑一声道:“怕毛线,我们又不理亏。是他们先打的人。”

  保安队长也不知道金狗等人,是来人才市场偷东西的。平时,这伙人,会在人才市场里派发一些办假证的名片啥的,由于和保安队长是老乡,所以出了一点什么事情,保安队长总是会向着他们。

  至于那两个协警也是看保安队长的面子。

  保安队长和两名协警,也算是好心办了坏事。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黄毛和他的同伴是一群小偷。

  张警官听了姚茜的话,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毕竟,他是省城里的警察,什么样的人物都见过。

  他一脸淡然地朝方小宇道:“既然你没有带证件的话,那先跟我们去派出所走一趟吧!至于你说的什么省里的领导啥的,我可管不着。总之,打人就不对。”

  “嘿嘿!警察同志,其实我也没打人。刚才,只是这位大哥想要铐我,我迫不得已,才出手反制了他。不信你试试看。我就是这样碰一下他而已。他自己就把手递给了我。”方小宇有意轻轻捏拿了一下张警官的手,暗中发起体内雷气。

  将炼火丹,练入体内后,方小宇的雷气明显的旺了。

  他稍稍一提气,便会令手掌发出一阵灼热感。

  张警官被方小宇的手给烫了一下,整个人像是触了电似的,不由自主地缩了回去。

  “你,你干嘛”

  张警官一脸惊讶地望着方小宇。

  “嘿嘿!没干嘛,我是想告诉你,刚才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个这位协警大哥。并没有打他。”方小宇笑着解释道。

  张警官被雷气灼了一下,不由得心中一颤,立马想到了方小宇是一位民间高手。

  这时,黄毛身旁的大波浪头,不服气地答了一句:“警察同志,他在说谎。他刚才把我哥给打伤了,人都晕过去了,还说没打人。”

  “我那不叫打人。我叫抓小偷。这叫见义勇为。”方小宇挺了挺胸道。

  “你乱说,我们才不是小偷。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了?”黄毛不服气地答道。

  “我左眼看到了,右眼也看到了。”方小宇笑了笑道:“兄弟,别装了。有种,打开你的包。刚才这位楼小姐的手机和钱包,正躺在你背包的夹层里呢!”

  方小宇用透视功能,把真相看了个清楚明白,以致黄毛有点儿心慌了。

  他的脸上火辣辣。知道这手机和钱包肯定是保不住了,便咬了咬唇道:“没错!这位小姐的钱包和手机的确在我的包里。但我是捡的,并不是偷的。我现在还给她就是了。”

  黄毛把钱包和手机还给了楼青盈。

  楼青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在你这里?”

  闻言,先前那名被扇耳光的男子,得意地笑道:“姑娘,我说了,这钱包和手机不是我偷的。你偏不信。怎么样?现在打脸了吧!其实是你自己掉了。”

  听了这话,方小宇冷笑道:“小子,你也别装了。这钱包和手机的确是你偷的。只不过,你偷了以后,没有立马放进包里,而是藏在靠窗户的角落里,然后让你的同伴去把手机给取了。”

  “你胡说。”被扇耳光的男子,脸色通红,颤声道:“我警告你,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指责,这是诬陷。”

  “是不是诬陷,你心里有数。手机和钱包上有你的指纹。我相信,警察自有办法验明真身。另外,你偷手机的一幕,虽被你的同伴挡了,摄像头可能没拍到,但藏手机那一幕,应该被拍到了。不信,可以调摄像头看。”方小宇非常镇定地答道。

  此话一出,黄毛和被扇耳光的男子同时坐了下去,两名女子的脸色中也掠过一丝慌乱,转身便准备走。

  方小宇一个箭步上将,将大波浪头的肩膀给按住了,笑道:“姑娘,别走啊!向警察同志,好好说道一下,你们是怎么合伙偷东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