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76章 寂寞守妇心
  大丫刚出门,小丫便小声朝方小宇道了一句:“方总,食品厂我还从来没去过呢!要不,晚上你也带我去瞧瞧吧!”

  小丫对方小宇有好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晚张秋生都明确表态了,两个女儿可以随便挑一个。她自然明白父亲的意思,如果这种时候,还不知道把握机会的话,那岂不是太傻了。

  小丫心里也和大丫有着同样的想法。想早点赢得方小宇的心。

  这丫头的性格,比大丫要来得泼辣一点,越是这样的女子,越是爱恨分明。

  要么不动心,一旦动心,便会占据主动,丝毫不拖泥带水。

  方小宇也喜欢这丫头的这一股子劲儿。

  想想,自己的厂子开办以来,还真没有带小丫去看过。

  “行,我呆会开车儿带你去。”

  小丫是方小宇手下,业务能力最强的骨干。

  且不说方小宇对这丫头的感情怎么样,光站在老板的角度来思考,谁都喜欢这样的员工。

  小丫朝方小宇眯眼笑了笑道:“我听村里人说,你养了一头非常厉害的野猪。不但长得结实,而且还会驼人。要不,你晚上骑野猪,驼我去东竹林呗!”

  “行啊!我正愁酒意正浓,怕开车不稳呢!呆会儿我就带你和叶倩小姐,两人一块儿骑野猪去东竹林的食品厂吧!”方小宇高兴地答道。

  他以为叶倩会陪他一块儿,坐猪野去食品厂,不想,叶倩却摇了摇头道:“算了吧!你们俩去就好了。我不去了。今晚有点儿困,哪也不想去。明早你带我去参观你们的食品厂也行。”

  叶倩说着,又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小声道:“方小宇,你看今晚怎么安排呢?反正我是不会回酒店去住了。而且我喝了酒,也不能开车。”

  方小宇知道叶倩心里怕鬼,便笑道答道:“晚上我把房间让给你,你就睡我的床上吧!你放心,我们家里可安静了。”

  “我一个人怕了。”叶倩一脸担心道。

  闻言,苗秀花朝叶倩莞尔一笑道:“叶小姐,要不你陪我一块儿睡吧!”

  叶倩正愁一个人怕了,见苗秀花愿意陪她,自然满意,立马答应了。

  如此一来,方小宇也乐意。

  “行,有嫂子陪伴,我就放心了。呆会儿,我送你们去恶龙潭,顺带把八戒来福召唤过来。”

  方小宇说罢,便起身朝屋外走去,苗秀花和叶倩二人紧跟其后。

  一入蛙场,叶倩便兴奋地叫了起来。说是要去看夜灯下的石蛙。苗秀花只好陪着这美人,在蛙场的塘中转悠起来,当起了这美人的导游。

  这时,孙友莲从屋子里出来了,她见到了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笑了笑。

  方小宇走过去,小声叫了一句“嫂子!”心里,却掠过一丝愧疚。

  想想,孙友莲也是他疼过的女人,但和秀花嫂的待遇却有着天壤之别,的确对她有些不公。

  “嫂子,你吃过晚饭没?本来,今晚我是想叫你一块儿去吃饭的。不过”方小宇想说,一个地方,不可能弄几个负责人。况且她是有男人的女人。

  孙友莲大概也明白了,方小宇的意思,苦笑一声道:“嫂子可以理解。其实也没啥的!我早就习惯了!”

  方小宇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钞票,悄悄塞给了孙友莲,笑着安慰道:“嫂子,这钱你先拿着吧!”

  “我不要你的钱。”孙友莲推开了方小宇的手,一脸认真道:“我跟你好,是我自愿的。真的!换成是别的男人,给我一山的钱,我也不会和他好。”

  孙友莲的确说的是实话,如果只是为了钱,她可以和村支书好,但她并没有这么做。

  这话听得方小宇心里既欣慰又愧疚。

  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嫂子,这钱也不是我白给你的。算是我给你的封口费,我和秀花的事,你可别说出去啊!”

  孙友莲听了“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还封啥口呢?我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这事我还能说出去吗?真是的!算了,嫂子也知道你疼我。而且你也不缺钱,那我这钱就收下了。”

  她有意眨巴了一下眼睛,朝方小宇撒起了娇。

  方小宇见孙友莲把钱收下了,心里很是开心。

  他趁苗秀花和叶倩两人不在之际,一把搂住了孙友莲,两人小小的亲热了一把。

  一阵搂拥后,把孙友莲给撩拨得心急火燎,正当这美人呼吸有点儿急促时。

  方小宇嘎然而止,笑了笑道:“好了,嫂子,我得走了。”

  “讨厌!”孙友莲有些不舍地,用手捏住了方小宇的手腕,满眼含情道:“嫂子我现在想你了,你说咋办?”

  方小宇抱着她,亲了一口,朝苗秀花那边望了望,小声道:“要不,去房间里,让我疼你一会儿。”

  “那不行!”孙友莲白了方小宇一眼,妩媚道:“嫂子还不知道你,疼起人来,没完没了,还一会儿呢!到时就怕,你耽误了正事。你真要是想我,改天吧,秀花嫂过几天想回一趟娘家。我一个人住这后山正,也怕了,到时你来陪我吧!我说的可是真的!”

  “行!”方小宇轻轻搂着这美人的细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这才转身和她道了别。骑着上古战猪,径直朝荷花村走去。

  孙友莲跟着后边,追了几步,最后又依在恶龙潭的铁门上,满脸痴情地凝望着方小宇。

  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听着那野猪,蛋儿甩得啪啪作响。孙友莲的脸上掠过一丝绯红。

  她期待着,苗秀花回娘家的日子早点来临。方小宇好早点到恶龙潭来陪她。

  “唉!一个月小宇能让恶龙潭好好陪我一宿,我就知足了。”孙友莲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地把铁门关上了,当她的手不经意地落在铁门铁柱上时,脑海中总是不经意间便浮现出方小宇结实的身躯。

  “唉!这一辈子,我恐怕再也不会看上别的男人了。”

  孙友莲哀叹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朝外头瞄了瞄,很快便像是被什么给电了一下,她看到,在外头的草地里,有一双眼睛,正在看她。

  是一只松鼠。

  孙友莲用手轻抚了一下胸口,朝那蓄牲瞟了一眼道:“看什么看,我说的可是实话。只有被方小宇疼过的女人才知道,这小子有多坏,坏到让你这一辈子都放不下。唉!老娘,今晚这可怎么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