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69章 食品厂出问题了
  类似浮云的气团为瑞气,说明向琴最近有好事发生。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她的面相,见警花向琴的鼻子上,微微有些泛红。鼻子为一个人的财帛宫,这地方突然间泛起红意,这是要交好运的节奏,说明,向琴近期会得到一笔财富。

  “难道这十万块钱,是警花向琴的?”方小宇心中狐疑道。

  他知道,自己虽有天眼神通,但这玩意也不是随便可以用的。用来获取不义之财,必受天罚。

  正所谓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事,和他替人看风水破煞是一个道理。

  今天刚给叶倩破了煞,家中父亲立马就被人开车撞了。这事看起来是偶然,但方小宇心里清楚,事实上与他替人破煞有一定的关系。

  一切皆有因果,用法术或神通帮人消灾化难,或为自己牟求利益,有违天和,是要承受相应的果报的。

  偶尔中个几百块钱零花钱,花一花,倒无所谓,以方小宇的命格,挡得住。像这种十万块钱的大奖,白白伸手拿了,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呢?

  方小宇想想上午,父亲被车子撞了,心里便有些担心。

  “看来,以后给人破煞啥的,得提前打一下卦才行。尤其是一些厉害的黑巫法,反噬力极强,不得不防啊!先算一算,今天的财运如何再说。”

  方小宇叹了口气,心中推算了一遍,见自己今日的偏财运极低,显然不符合中大奖的条件,便决定放弃这十万块钱大奖。

  他想了一下,向琴有发横财的运气,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从侧面点醒一下这美人。

  想到此,方小宇便笑着朝向琴道:“向警官,来两张吧!我看这些彩票的挺容易中的。”

  “算了吧!我的手气向来差。”向琴摇了摇头道。

  方小宇见这美女不上钩,便又向老板娘要了二十张彩票,这回他特意挑了一些中小奖的彩票。五块、十块都有,二十张中有一半是中奖的。

  方小宇当着向琴的面开了奖,时不时便刮中一张小奖。

  店里的老板娘见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朝方小宇和向琴怂恿道:“美女帅哥,多买一点吧!你看这彩票多容易中啊!”

  “天哪,怎么又中了?”向琴终于有点儿心动了。

  方小宇笑了笑道:“大概这店里,正好拿到一批容易中奖的彩票吧!”

  “是吗?老板娘也给我来十块钱吧!”向琴掏出十块钱,递给了老板娘。

  她接过彩票刮开后,仔细看了又看,忍不住叫了起来:“小宇,你看,我这是不是中奖了?”

  “没错!十万呢!”方小宇笑着答道。

  “太好了!老板娘,给我兑奖。”向琴把彩票递给了老板娘。

  少妇接过彩票看了又看,嘴巴张成了“o”字,她劝向琴买彩票,只是为了想多一点销售而已。

  这玩意十张能中一张算不错了。可今天这两人,却轻易的就中出一堆的小奖和一张十万的大奖。

  眼前的一幕,不由不让彩票店的老板娘,心生怀疑了。她开始相信方小宇的话,认为,这一批彩票有问题,一定是来了一波特别容易中奖的彩票。

  老板娘把彩票,还给了向琴,告诉她,五千以上的彩票必须到省里去兑奖。

  “好,好,我知道了。谢谢!”向琴激动得说话都有点儿颤抖了。

  “我也来试试!”

  老板娘没有再理会向琴,拿起一沓彩票便飞快地刮起奖来。

  不知不觉,便刮了上千块钱的彩票,结果开出最大的奖也才五块。

  少妇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

  “我去,什么玩意,他们轻轻松松就中了十万走了。我怎么一连一张十块的都刮不中。”

  方小宇忍不住笑了:“这玩意主要还是看运气啊!”

  “那你刚才还说,这批彩票特别容易中。你这不是坑人吗?”少妇生气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气得胸口乱颤。

  “这话貌似你也说过吧!”方小宇有意朝少妇笑了笑道:“听说,爱笑的女人运气才会好。大姐和气生财,不是说着玩的。多一点笑容,你的运气一定会好起来的。”

  说完,方小宇朝向琴使了个眼色朝外走去。

  “今天中午还是我来请吃饭吧!”向琴一脸高兴地朝方小宇道:“因为我中大奖了。”

  “拉倒吧!就你那十万块,也就够我摸你的胸二十次。”方小宇有意朝向琴开玩笑道:“别忘了,我给你按胸疗伤,要收钱的,五千一次。”

  “去你的!”向琴没好气地白了方小宇一眼,“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叫摸啊!以后再这么说,我生气了。”

  “好,不说摸。咱说捏好不好?”方小宇有意朝向琴的胸口瞄了瞄,打趣道:“捏起来更痛呢!”

  “滚!”向琴白了方小宇一眼,不经意地用手摸了一下胸口。

  “怎么?又痛了?要不要,我帮你揉揉?”方小宇关心地问道。

  “胸衣有点儿紧了。”向琴将手伸进衣领,拉了一下肩带叹了口气道:“唉!这十万块钱纳完税,还不够你摸二十下呢!我怎么这么倒霉,就被人下了五雷掌。”

  “向琴,你放心,这伤我一定会替你治好。另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准备给你打折。以后摸一次只收一千。”方小宇认真地朝向琴道。

  “真的?摸一次只要一千。我这里有八万,那不是可以摸八十次了?”向琴忍不住激动地叫道。

  “那当然。”方小宇坏坏地笑了笑道:“其实,像你这种品相好的,免费,我也愿意。”

  “那你还收我的钱?”向琴一阵粉拳向他身上砸去。

  两人开开心心地朝龙县大饭店走去。中午美美地搓了一顿。刚吃完饭,方小宇便接到了大丫打来的电话。

  “方总,不好了,我们食品厂和砖厂都停电了。现在机器全停了。”

  “你先让工人们候着,我这就回来。”

  说完,方小宇便和向琴道了别,打电话给霸王龙让他过来接人,开车匆匆往荷花村赶去。

  到厂里一看,果真停电了。但附近村子里却有电。

  “宇哥,我供电局有熟人,让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吧!”霸王龙说着,便拨打起电话来。

  一番询问后,他的脸色便沉了下来,朝方小宇叹了口气道:“宇哥,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这次停电好像是故意针对你的两个厂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