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63章 为警花疗伤
  “你这地不行,别说五六十斤,能长到十斤一个,算我输。”曹奎不屑地答道。

  方小宇估摸了一下,看这长势,这瓜地里的西瓜,到傍晚就能长到二十来斤了。

  想到此,他便微笑着朝曹奎道:“奎叔,要不这样吧,傍晚时分你到我家来看看。要是这瓜没长到二十来斤,到时我就请你喝茅台酒。要是长到了,到时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情?”曹奎一脸狐疑地问道。

  “这几天没什么事的话,替我到云溪陇去搭个棚,我好安排人去那里守地。你放心,工钱我不会少你的,不过这棚你可得给我搭结实了。”

  曹奎虽然偷过村支书的女人,但这人做事还不错。方小宇想弄过来,替自己干一阵子活儿。如果这家伙肯跟自己干的话,倒也是个人才,像这种搭棚挖塘一类的事情,曹奎是一把好手。

  现在自己缺的就是这么一个能干农活的人。

  想要把荷花村做大做强,得有一帮人马跟着才行。

  “行!这事简单。不就是搭个棚嘛!”曹奎一脸开心地离开了。

  “卢萍婶,等瓜熟了,我到时再请你吃瓜吧!”方小宇笑着朝卢萍道。

  “好啊!”卢萍朝方小宇眯眼笑了笑,也开心地离开了。

  方小宇回到家里,特意和父母叮嘱了一两句,让他们多看住这后园里的瓜。毕竟,这玩意是上古瓜种,万一被人盗了,损失可大了。

  方小宇决定去恶龙潭把上古战猪召唤过来,让八戒来福守住这块地。他才放心。

  正准备出门,便见门口停了一辆qq轿车。

  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警服的妹子,仔细一看,正是警花向琴。

  “向琴!”

  方小宇喊了一句,见她的脸色黯然,不禁有些担心。

  向琴轻轻咬了一下唇,朝方小宇道:“方小宇,你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帮我看一看。”

  “不好意思。我今天比较忙呢!”方小宇决定今天好好的治一治这美人的脾气。

  “你”向琴挺了挺胸,倒吸一口冷气朝方小宇道:“方小宇我知道,之前是我错了。今天我是来求你帮我治病的。我,我的胸口现在有一个手掌印。估计是真的中了传说中的五雷掌。”

  向琴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身为女警的她,骨子里是骄傲的。饶是悲痛到了极点,但她的脸上依旧装作很镇定。

  “如果你治好了我的病,我愿意交下你这个朋友。真的!”向琴一脸认真道。

  “可是我不差朋友!”方小宇笑着答道。

  “你”向琴想要发作,可想到自己的伤情,只好忍住,有些不高兴地朝朝方小宇道:“你不就是要钱吗?我可以多给你一点。”

  正说着,忽见一辆崭新的法拉利跑车,在qq车的后边停了下来。从法拉利车上,下来一位美女。

  正是南华省首富的女儿叶倩小姐。

  “方小宇,你总算回来了。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跑了。你必须给我除去车子上的那一股煞气。”叶倩朝方小宇道。

  “嘿嘿!叶倩小姐,你没见我很忙么?”方小宇有意朝向琴使了个眼色道:“这位警察姑娘受了一点内伤,我得给她看病。”

  “要多久?”叶倩一脸霸道地朝方小宇道:“那天你答应过给我制煞气的。你得给我先看。”

  “凭什么?”方小宇问道。

  “我可以多给你钱。只要你替我除去这股煞气,我给你五十万。”叶倩一脸高傲地答道。

  方小宇的目光落在向琴的脸上,有意耸了耸肩道:“向警官,貌似你刚才说过,可以多给我一点钱对吧!如果是这样,我倒可以考虑优先给你看。”

  向琴听到这话,只觉脸色通红。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女人花五十万找方小宇除煞。想想自己刚才说过,可以多给点钱的话,她连肠子都悔青了。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警察而已,就算多给,又能多给多少呢?人家出手随便就是五十万。

  这脸打得实在是太快了。

  向琴犹豫了一会儿,咬了咬牙道:“方小宇你不肯治我的病就算了。”

  “我没说不治,这话可是你说的。”方小宇朝向琴耸了耸肩微笑道:“跟我一起进屋吧!”

  “喂!方小宇,你倒是给我除煞啊!”叶倩朝方小宇大声喊道。

  “你也一起进来吧!我替这位警察同志看了病,在替你除煞。一个个来,别急。”方小宇答道。

  “我可以多给你钱。先帮我看。”叶倩朝方小宇喊道。

  “别提钱,真要提钱,有种把法拉利送给我。”方小宇说完,便匆匆朝自己家屋中走去。

  “哼!气死我了。”叶倩生气地用脚踢了法拉利的轮胎一下,憋了一肚子的气。

  向琴见方小宇并没有为金钱所动,先替叶倩除煞,而是先给自己看病,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感动。

  “进来吧!”方小宇带着向琴进了房间。

  “把房门关上。”

  “你要干嘛?”向琴见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要把房门关上,不禁有些狐疑。

  方小宇一脸坏笑地朝向琴道:“先把衣服脱了吧!”

  “这”向琴脸色通红,没好气地朝方小宇道:“方小宇你到底想做什么?”

  “别紧张!我只是看看你的伤情。”说着,方小宇将手落在了向琴的胸前的钮扣上,微笑着安慰道:“解开两颗就好了。不是让你全脱了。我要查看伤情。”

  “好吧!”向琴犹豫数秒,鼓起勇气把衣服解开了,露出半胸给方小宇看。

  衣服褪下,在向琴的胸前,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手掌印。

  “果然是五雷掌!”方小宇试着轻轻往掌印上压了一下,向琴很快便皱眉叫了起来。

  “痛!”

  “忍着一点。”方小宇让向琴在床边坐了下来,运起体内金雷之气,试图将向琴胸口的那一道掌印打散。

  方小宇运了许久的功,直到额头冒汗,才见向琴胸口的於血掌印变淡了许多,但仍旧没有要退去的意思。

  “好了,你这伤情,我只能控制,不能根除。下个星期,你再找我帮你按摩一次吧!”方小宇朝向琴认真地答道。

  他心里不禁暗暗惊讶,步入强雷境的高手,竟如此的恐怖。

  这一道掌印,以他目前的功内,只能打散,并不能根除,估计一个星期后,又会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