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57章 雄性之美
  见方小宇质问自己,镇长杜玉十分的生气,朝方小宇吼了一句:“方小宇你什么意思?我做什么难道还需要向你解释清楚么?”

  “那当然,如果你做出一些卖祖求荣的汉奸事情,任何一个公民都有权质问。”方小宇冷冷地答道。

  “无知!简直不可理喻。”

  杜玉没好气地白了方小宇一眼道:“川岛小姐是到这里来投资的,她现在可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正因为有你这种心胸狭隘,目光短浅的人,我们才需要派出民警来保护川岛小姐。今晚开完会后,川岛小姐说想去云溪陇堪查地形,久久未归,我担心她出事,才带着民警过来看一看。果真,你小子还是挑起事来了。”

  “这块地现在是我方小宇的。大夜晚的堪查个锤子,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私自踏入。”方小宇没好气地答了一句:“下次再来,澳门赌博网站:见一次打一次。”

  “你”杜镇长气得直翻白眼,咬了咬牙道:“好你个方小宇。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丫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把外商打伤了,还辱骂镇长,吴所长给我把这小子铐起来。”

  “今天谁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老子和他拼了。”方小宇提起体内雷气的同时,朝一旁的吴所长冷冷道:“吴所长你身为民警,可别知法犯法。几个日本人带头搞破坏在先,这叫破坏农业生产,你要抓得先抓他们才是。”

  “吴所长,铐人!和一个混混有什么好扯的。这小子还无法无天了。”镇长杜玉朝吴所长道了一句。

  吴所长有些为难地朝杜玉道:“杜镇长,貌似这次的确是那几个日本人不对,要铐还真得一起铐了才行。要不然,这小子到时肯定会到上边去闹。”

  “你”杜玉刚才只不过是在气头上,才说出了铐人的气话。事后细想一下,命令警察去把方小宇铐了,的确有公报私仇,滥用权力的嫌疑。

  想到此,她便扬起脸朝方小宇道:“方小宇今晚这事我不和你计较。不过,我要告诉你,这块地,虽然是你的。但不代表,别人不可以来堪查。川岛小姐已经决定,和你进一步谈判。她可以承诺不从事有污染的项目。希望你好好考虑。”

  “没什么好考虑的。这地,我不会卖。”方小宇果断地拒绝了杜玉。

  “方小宇,你简直就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又蠢。”杜玉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说完,转过身去安慰川岛小姐了。

  先前被方小宇揍过的几名日本人,已经上了镇长的专车,一个个正对方小宇竖起了中指,做着一些挑衅的动作。好像在说“过来打我啊!”

  见状,方小宇骑上上古战猪,来到车旁,朝那几名日本人冷冷地警告道:“你们几个王八蛋给我听好了。下次再敢到我的地里来撒野,直接打残。”

  松下普太郎闻言,故意将手指作成一把枪的形状,对着方小宇的脑袋比划一下道:“八嘎!下次就是你死。”

  “妈的!皮痒是吧?”方小宇朝松下普太郎吼了一句。

  松下普太郎故意挑衅道:“没错,我就是皮痒,你来打我啊!打了,你就犯法了。哈哈!”

  方小宇真想一拳,朝这小子的脸上砸去。真要这么做了,他就上当了。

  他笑了笑,便冷静下来。

  仔细朝那辆车子望了望,见这车停的位置,正好是马路的边缘。

  方小宇脑中灵光一闪,心想,如果让八戒来福对着这车子拱几下,没准凭借着这蓄生的蛮力,能把这车子拱下路边的山沟也难说。

  想到此,方小宇便从猪身上跳了下来,轻轻拍了拍上古战猪的后背道:“八戒上!把这车子给拱了。”

  “吼!”野猪低吼一声,挺着猪身,便朝车子拱过去。

  整个车身,立马剧烈地晃动起来。

  “喂!小子你干嘛!”

  “这车是怎么了?”

  “快,快让它停下。”

  坐在车上的几名日本人,一个个吓得瞪大了眼睛。

  这几人越叫,八戒来福越来劲。

  忽见,八戒来福猪身一震,将整个车子拱了起来,车身被抬起,侧向一边。

  只听“轰隆”一声,小轿车连同几个日本人一起被掀翻,坠落在路边的山沟里。

  “天哪!车翻了。”

  “这是怎么了?”

  镇长杜玉、川岛惠和几名民警一个个惊讶地跑过来,望向滚落在山沟里的车子。

  待他们跑到路边时,车子已经翻进了沟里,困在车子上的几个日本人,正哀声叹气,一个个叫苦连天。

  “八戒来福,好样的!咱们走了。”

  方小宇淡然笑了笑,骑着上古战猪朝先前的地里走去。他决定再回去看看,这块风水宝地里,究竟藏了什么宝贝,值得这几名日本人如此的卖力。

  山沟不是很深,几名日本人虽受了伤,但不算太重,在民警的帮助下,很快便将人救上来了。

  “警察先生,我要报警,要求你们把方小宇抓起来。是这小子把车子弄翻的。”

  松下普太郎气急败坏地,指着方小宇道。

  “这”吴所长听了这话,都有点儿为难了。

  他尴尬地朝松下普太郎道:“松下先生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车子这么重。方先生怎么可能掀得动车子。这事我们恐怕没办法立案。”

  “哼!”松下普太郎指着方小宇道:“是他指使野猪把我们的车子给拱下去的。”

  “没错!”方小宇闻声,得意地骑着野猪过来了,朝故意朝吴所长道:“吴所长,这车的确是这猪拱下去的。大概是皮痒了。我也建议你们把这蓄生关起来,来先上铐吧!”

  “这”吴所长听了,有点儿哭笑不得,挤出一个微笑道:“方小宇这次就算了。我不追究你。以后记得把猪牵好就是。”

  女镇长杜玉见自己的车子翻进了沟里,瘪得不成样,心里简直要流血。她气急败坏地指着方小宇吼了起来:“这是我的私家车。气死我了!方小宇,你给我赔钱!”

  “杜镇长,不好意思。我这公猪最近发情。幸好拱的是车,万一拱”方小宇得意地笑了笑道:“这事你懂!算是万幸了。哈哈!”

  说罢,一拍猪身,便骑着野猪往云溪陇走去,准备继续寻宝。

  八戒来福有意扭动着猪臀,一对蛋蛋甩得“啪啪”作响,似乎是在向众人炫耀,它的雄性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