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53章 绿帽子
  松下普太郎的功夫再强,也没法和上古战猪打。这一对长长的獠牙,都够他受的。

  所幸这小子跑得快,上古战猪撵了一阵后,被方小宇叫住了。

  “川岛小姐,你看要不要我送一下你呢?”方小宇一脸得意地朝川岛惠道。

  川岛惠没好气地瞪了方小宇一眼,依旧是一脸高傲道:“方先生,我警告你,如果你不把手里的卡给我,后果会很严重。”

  “哦!到底会有什么后果?愿意洗耳恭听。”方小宇冷笑一声问道。

  “我不想和你多说话。”川岛小姐说完,转身便气鼓鼓地朝山下走去。

  方小宇有意吓唬了一句:“美人,小心一点啊!我这野猪可是会咬人的。”

  川岛小姐没有理会方小宇,径直朝前。

  走到恶龙潭时,她有些不太友好地瞪了那野猪一眼。可就是这一眼,把上古战猪给激怒了。

  八戒来福昂起头,一阵低吼,便朝这美人追去。

  “啊别过来!”川岛惠没命似地向前疯跑,刚跑两步,便摔倒在地。

  “来福,停!”

  方小宇喝了一句,野猪停了下来。

  望着这美人一脸狼狈的样子,方小宇不免有些心疼起来。便跑过去,扶住了她。

  “川岛小姐你怎么了?”

  “不用你管!”川岛惠用手甩开了他,可很快便痛得皱起了眉头。

  “痛!”

  “是这里吗?”方小宇将手落在了川岛惠雪白的细腿上。

  “嗯!我的脚崴了。”川岛惠低头皱了皱眉道。

  方小宇没有作声,只是开启天眼,聚目凝望,很快便看到,这美人的大腿处荡起了一股淡淡的黑气。

  显然,伤得最重的地方并不是脚踝,而是大腿根部。

  想到此,方小宇便又试着用宫廷摸骨法,顺着这美人的大腿上往上游走。

  “你,你干嘛?”川岛惠一脸惊慌地瞪大了眼睛。她以为方小宇要占她的便宜。

  “别怕,你的腿受伤了,我正在给你摸骨。”方小宇答道。

  “不对,是脚踝崴了。”川岛惠皱眉道:“你趁机占我便宜!”

  方小宇又朝这美人的脚踝处望了望,果真见脚踝也肿了。

  他叹了口气道:“美女,以后没事就别操这一份好奇心了。这地方,若抱着不良居心来,是会受到惩罚的。你不仅脚踝崴了,而且大腿的肌肉也拉伤了。”

  说到这里,方小宇有意在川岛惠的大腿上捏了一下,立马痛得川岛惠皱起了眉头,不由得“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现在相信我了吧!”方小宇微笑着朝川岛惠道。

  “嗯!我相信你不是故意占我便宜。”川岛惠说着,挤出一个笑容道:“那你现在可以把那张储存卡还给我吗?”

  “那不行!美人,先忍一忍,我帮你把腿伤治好。不过,得把丝袜给脱了。”方小宇朝川岛惠道。

  “这”川岛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了咬牙,伸手将腿上的丝袜给脱下一半,方小宇伸手探了进去,暗运体内春气,给川岛惠疗伤。

  随着缓缓春气入体,川岛惠小姐的脸上,立马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心中倍感舒服。

  “好舒服!哑”

  方小宇感觉,这美人想叫什么碟来的。心里正当有些期待时,却听恶龙潭的外边,传来一阵叫喊声。

  “喂!快把川岛小姐放了。否则,我和你没完。”

  方小宇扭头一望,见松下普太朗正爬在一颗松树上,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幕。

  “松下普太郎,方先生是在给我疗伤。”川岛惠小姐朝外头的松下普太郎解释了一句。

  松下普太郎却十分的生气,朝川岛惠吼道:“川岛小姐,别忘了,你是我的女朋友。你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摸你的腿呢!”

  “我”川岛惠张了张嘴,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了。

  方小宇见趴在松树上的松下普太郎,一脸吃醋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想到此,他索性加大了春气的意念。随着一股暖流从川岛小姐大腿处缓缓升涌而起。

  川岛惠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发出一阵阵美妙的声音。

  那表情完全和某国的爱情动作大片极为像相。

  “川岛惠,澳门赌博网站:你怎么可以这样?”松下普太郎气极败坏地咆哮着,然而此刻的川岛惠完全沉浸在一种忘我的状态。

  “方先生,别停”

  这女人竟然紧紧地抱住了方小宇,一头漆黑的秀发,散落在他的肩膀上。

  “八嘎!方小宇我和你没完。”松下普太郎从松树下跳了下来,握紧拳头,冲进恶龙潭要去打方小宇。

  可是刚跑到门口的时候,便被八戒来福一阵低吼给吓得,拼命向后退了。

  一阵春气治疗后,方小宇又为川岛小姐抹上了见红消。

  他的目光落在川岛小姐细腻白晰的雪腿上,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光滑亮泽,这腿真他娘的水灵。

  一时间,脑海里念头翻飞,方小宇想起了早些看过的动作大片里,某些老师的美好身段来。

  “好了!方先生。我有点儿累了。”

  方小宇为川岛小姐疗了一会儿伤后,这美人便有些力虚,地倒在了他的怀里,靠了好一阵才悠悠地醒转过来。

  站在恶龙潭外头观望的松下普太郎,急得团团转,可是又不敢进去。上古战猪那一对犀利的獠牙实在是太吓人了。

  “方先生,谢谢你为我疗伤。”川岛惠站了起来,有意朝方小宇抛了一个媚眼道:“你可以把卡还给我吗?这卡对我很重要。”

  “不行!这卡对我也很重要。”方小宇笑着答了一句。

  川岛惠只好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道:“算了,既然你不还,那就留给你做纪念吧!不过,希望你看了里边的内容后,别往外传。因为,因为”

  “因为,这张卡里有我的秘密生活照。”川岛惠说完,便起身朝方小宇摆了摆手道:“再见,今晚,我还会来荷花村。晚上的村会,希望你能够支持我。我很想在荷花村建一个制药厂。真的!”

  “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说吧!”方小宇礼貌性地点头笑了笑。心想,这女人还真会钓鱼,摸一下腿,就想把云溪陇的地让给她。想得美呢!

  不一会儿,川岛惠便出了恶龙潭,很快便听到她和松下普太郎两人争吵起来。

  说的全是日文,方小宇听不懂。松下普太郎露出一副极其吃醋的样子。敢情,方小宇给他戴了一顶极大的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