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40章 强雷境威猛
  “好吧!”方小宇将手搭在了仇老的手腕上,细细感受一番后,便面带微笑道:“此脉,摸来缓弱不规律,间歇跳动,正是阴盛寒积,气血瘀滞。二十八脉象里的,结脉。”

  闻言,欧阳杰本先生满意地点了点头:“没错,这脉把得倒是很准。”

  说到这时,云萧林也接了一句:“仇老的脉象,我们都把得不错,问诊也没问题。三番四次下来,却总是抓不住病症的根源在哪里。仇老的胃不舒服。但用了暖胃丹后,效果并不明显。说句不怕丑的话,这病我也是无能为力啊!要不然,也不会把欧阳杰本先生请来。”

  仇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缓缓道了一句:“唉!各大医院去了。也见识了各种民间高手,却对一个小小的胃病,束手无策。国学的确是没落了啊!”

  “仇老,你放心,今天我拼尽了全身力气,也要帮你把体内的那一股邪气给驱除尽。这邪气一除,你的病也就好了。”欧阳杰本一脸认真地朝仇老道。

  仇老点了点头道:“行吧!你试一试吧!”

  欧阳杰点会意地点了点头,旋即便将手落在仇老的丹田处,提起体内雷气,缓缓为其疗伤。

  方小宇聚目一望,隐隐可见,欧阳杰本先手的手掌处,荡着一股像火焰一样的东西。是雷气。凡人看不到,但方小宇却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果真是个高手!雷气如此的强悍!”方小宇心里道了一句,继续往下观望,不一会儿,又见云老的胃部,有一股黑色的气团,正被欧阳杰本先生,正一点一点地往上驱赶。

  黑色气团,先是从下丹田处,升到了中丹田,接着又升到了眉心处。欧阳杰本加大了发掌的力度,眼见那一团黑色气团,正一点一点变淡,像是要散去一般。

  就在这时,忽见欧阳杰本先生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便打了个激灵。仇老额头上的那一股黑气,立马便又凝结到一块儿去了。

  “哎哟!”仇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他连忙伸手朝欧阳杰本先生道:“算了,别治了,别治了!看来,我这病是没法医了。”

  “仇老你曾为部队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却被这病缠身,我战志飞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帮你治好这病。”身穿军服的战志辉一脸认真道。

  仇老却苦笑一声,摆了摆手道:“算了,我算是开看了。人总归是要死的。再说,我今年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仇老的命宫处,隐隐看到,荡起了一抹黑色,仔细看,却像是一个人头。

  他不由自主地道了一句:“这是业障病。”

  方小宇用天眼神通,看到云老的身上附了邪灵之气,而且非常的顽固。

  欧阳杰本狐疑地朝方小宇望了一眼:“小宇,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嗯!我有一种方法,不知道可不可行。”方小宇觉得这病,或许用鬼门十三针,能够驱除。

  他的目光落在仇老的身上,试着问了一句:“仇老,我有一种方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闻言,战志辉接了一句:“仇老的年纪不小了。你可要三思,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还是别试了。”

  显然,他对方小宇的医术,还是不太放心。

  “算了,让他试一试吧!”仇老朝战志辉瞟了一眼。

  点了点头,方小宇取出银针,提起雷气,念了声:“鬼门十三针,第一针醒魂针。”

  说罢,便将银针扎在,仇老的人中穴,仇老像是被点了穴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接着又是一针扎了下去,澳门赌博网站:方小宇大喝一声,“第二针,提神针!第三针,伏魔针。”

  分别又扎上膻中,和印堂二穴。

  “鬼门十三针,针针显神威,万邪速速离。”

  话音落,很快便见到一股邪气,从下丹田的位置,迅速往上蹿。

  “啊!”仇老发出一声低吼,两手不停地乱舞,像疯了一般。

  “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战志辉朝方小宇吼了一句。

  欧阳杰本只是瞪大了眼睛,凝望着,就在云老挣扎之际,忽见他对着云老的胃部又发了一掌五雷掌,朝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小宇,再扎!鬼门十三针结合我的五雷掌一定可以除掉这股邪气。”

  “是!”方小宇取出银针,再次刺入了仇老的人中穴。银针飞入,立马从仇老的额头处荡起了一股浓浓的黑气,恍惚间,听到一阵苍老的哀叹声,很快便见仇老两眼一闭,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怎么了?”战志辉吓得脸色苍白,立马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方小宇,大声吼道:“小子,你到底搞什么鬼?”

  欧阳杰本一脸淡定地答道,“仇老没事了,只是体力消耗过大,我用雷气替他按摩一下,立马就可以醒过来。”

  说罢,他便用雷气,对着仇老的膻中穴发了一掌,不一会儿,果真见雷老悠悠地醒转过来。

  仇老睁开眼睛,用手摸了一下胃部,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高兴地朝方小宇和欧阳杰本道:“我的病好了!胃感觉特别的舒服。”

  “仇老,多亏是小宇,刚才施展鬼门十三针救了你啊!”欧阳杰本答道。

  “不,是欧阳先生的五雷掌救了你。”方小宇笑着答道。

  两人相视一笑,瞬间亲密了许多。

  仇老紧紧地握住了两人的手,满脸感激道:“你俩都是我的恩人!”

  闻言,战志飞低下了头,满脸愧疚地朝方小宇道:“方先生,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对你大吼大叫!”

  云萧林见了,打起了圆场,“没事了,没事了!”

  他拍了拍方小宇的肩膀,安慰道:“别介意,战军官是一个脾气耿直的人。他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某部队里的军方代表。当然,具体的身份,我不能向你透露。你的见红消,便是卖给了他们部队。他也算是名动一方的人物了。”

  “云老,咱们都是自己人,就不提这些虚的了。”

  说罢,战志飞一脸真诚地朝方小宇道:“小宇,我现在算是真正的见识了你的本事。这次多亏你救了我们的仇老,他可是”

  说到这里,他打住了,笑着朝方小宇道:“我们还是谈一谈,接下来的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