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409章 令村民震惊
  骆驼先生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小宇,你让这位乔古拉斯,八戒来福先生,也驼一驼我吧!这家伙腰劲足,多我一个没事。”

  “上来!”方小宇朝骆驼先生使了个眼色,骆驼先生便跳上了猪背。

  “走起!”方小宇得意地叫了一声,来福便驼着二人晃悠悠地朝山下走去。

  战猪的视力很好,一路走得非常稳键。

  回到村中,已是一点。

  骆驼先生开车回酒店。他告诉方小宇七天后再找他,一同前往寻找神农秘境。

  方小宇爽快地答应了。

  七天后美食节大赛已经结束。他可以趁这空挡,陪骆驼先生去神农秘境。万一得得到上古秘藉啥的,那就发财了。

  回到家里,芝麻女王,在方小宇的床上,还没有睡醒。

  方小宇不想打搅这美人,便骑上野猪直奔恶龙潭。

  恶龙潭里一片寂静。

  方小宇的到来,引起院子里的狗吠了一阵,把苗秀花和孙友莲给惊醒了。

  “谁啊!”

  苗秀花穿着薄睡衣,身着七分小短裤,先出来,继而孙友莲也穿着一袭睡袍出来了。

  打开灯一看,见方小宇骑在一头野猪上,二位嫂子被吓了一跳。

  “小宇,你怎么骑在一头猪上啊?”

  “这是野猪吗?”

  “没错,是野猪。”方小宇微笑着道了声:“嫂子,先开门吧!”

  “好!”

  苗秀花和孙友莲二人几乎是同时答了一句,相互望了一眼,不免有些尴尬。

  “秀花你去开门吧!我先回屋去睡了。”孙友莲知道,方小宇和苗秀花先好上。小宇过来,肯定是要疼她的。在这种事情上,自然不好意思和她抢。

  苗秀花明白孙友莲的意思,点了点头,便转身去开门。

  孙友莲则进房间里去了。转身时,她特意,投给方小宇一个暧昧的眼神。

  “这蓄牲,怎么这么会听你的话呢?还能当马骑,真是奇了怪了。”苗秀花打开院门,好奇地问了一句。

  方小宇只好如实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她。

  苗秀花心里更加的佩服起方小宇来。

  “野猪都能让你给驯服,真有你的!”她笑着朝方小宇挤了一个媚眼。

  方小宇从来福身上,跳了下来,笑着一把揽住了苗秀花的细腰,手不安份地摸了起来。

  “嫂子,我都能驯服,区区一头野猪又算得了什么?”

  “讨厌!”苗秀花佯装生气地扭摆了一下身子。方小宇抱得更紧了。

  苗秀花知道,方小宇这么晚来,肯定是要疼一疼她的,只好朝方小宇挤了挤眼道:“去把铁门关上吧!”

  “嗯!”

  方小宇把铁门给关上了,又朝身旁的野猪来福道了一句:“来福,今晚就在住了,呆会儿过去和两条狗狗做伴,认识一下。”

  来福低吼了一声,转身便朝关押狗狗的笼子旁,屁颠屁颠地走去,身后的一对蛋蛋撞得“啪啪”作响。

  “嫂子,咱们也进去吧!”方小宇一把将苗秀花抱了起来,一进房间,便疼起她来。

  次日,方小宇早早起来,练了一趟拳后,便骑着野猪往家中走去。

  半路上,正好遇着前来上班的于春兰。

  “妈呀!这野猪怎么下山了。”于春兰吓得,从三轮车上跳了下来,险些就摔跤了。

  “嫂子,没事!这野猪是我养的。”方小宇一个侧身,便扶住了于春兰。他的手,正好托在了于春兰的一对姑奶奶上。

  “这样啊!”于春兰喘着粗气,朝方小宇望了望,见他的手正托着自己的姑奶奶,便嗔怪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道:“小宇,你把婶婶都给捏痛了。”

  “啊!这”方小宇尴尬地撤回了双手。

  于春兰“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看把你吓得。婶婶又没有说你什么。”说着,她的目光又落在野猪身上,朝方小宇夸了一句:“小宇,真有你的!连野猪都能驯服。”

  “嫂子,我先走了!”

  方小宇得意地笑了笑,叫了声:“驾!”驾着来福,往村子里走去。

  村子里的人,见方小宇骑着野猪下了山,一个个吓得瞪大了眼睛。

  “呀!小宇,你咋把这野猪都骑上了?”

  村子里的李桂民一脸惊讶地问道。

  “没事!习惯了就好了。”方小宇不以为然地答道。

  恰在这时,顾玲的母亲,从园子里摘菜回来,与方小宇迎面撞了个正着。

  她昨天被野猪给顶了一下,现在腰还有些隐隐作痛,这会儿见到方小宇骑着野猪往村子里来,吓得脸色煞白。

  “小宇,你你怎么骑在这蓄牲的背上啊!”

  “婶婶,没事了。这野猪已经被我驯服了。你放心,它不会咬人。我把他的獠牙都给锯了。”方小宇轻松地答道,骑着野猪从容地从江春莲身旁路过。

  江春莲“嗯”了一声,吓得连忙闪到一边去了。

  芝麻女王早已起床,正和方小宇的父母在屋子里聊着天。

  见方小宇骑着野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天哪!这是什么东西?”

  她身旁的一名助理,立马护在了芝麻女王的身旁,叫了一句:“闵总,小心,这是野猪。”、

  包玉芳和方富贵两人也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

  “小宇,这这玩意能骑吗?这可是野猪啊!还不快下来。”包玉芳吓得要命,连忙叫了一句。

  “妈,没事!”方小宇轻松地从野猪上跳了下来。拍了拍,野猪的后背,叫了声:“一边凉快去。”

  战猪领命乖乖地闪身到一旁去了。

  方富贵本想劝方小宇,可见儿子骑在猪身上,像玩儿似的。不由得有些好奇,也说要骑一骑。

  方小宇只好把野猪召唤过来,扶着父亲上了猪背。

  “呀!这玩意,骑着还蛮舒服的咧!”

  方富贵骑着野猪,在自家门口得意地转悠起来。

  这时,方家门口围满了人,村民们纷纷议论起来。方富贵显摆累了,叫了声“吁”,野猪竟乖乖地停了下来,弯下腰身,让方富贵非常轻松地,便下了猪背。

  见状,村妇周冬秀朝一旁的卢萍怂恿了一句。

  “卢萍,你也去骑一个呗!”

  “骑就骑,怕啥!”

  卢萍见方富贵骑了没事,便大胆地迈开腿,骑上了野猪的后背。可谁知,她刚一上背,那野猪,便没命似地疯跑起来。

  吓得她,连忙扯住了猪背上的髦毛,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一对姑奶奶被野猪颠簸得一上一下,将胸前的钮扣都崩飞了几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