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95章 菜地里的小尴尬
  方小宇继续往下看,不经意地念唠起来。

  “远透观屋内众生相;穿透,可望穿地表三尺,观死人相,矿物相。所谓三煞,即观望煞气。分近煞、中煞和远煞。近煞可观人体煞气,中煞可观房屋煞气,远煞可观山川河流煞气。相师三品分三阶,初阶、中阶和高阶。初阶三品相师,具备近透和观近煞的功能,中阶三品相师,具备远透和观中煞的功能,高阶相师可视透土表,望穿秋水,观山蛮煞气。”

  方小宇嘴里念唠的同时,心中好一阵激动。

  “当一名相师,步入三品境界后,应辅以天材地宝进行修炼,以开天目,令天眼神通渐渐觉醒。三品相师初阶境界,得一缕凤气或龙气便能冲开天目,从而具备天眼神通的观煞和透视功能。三品相师中阶境界则需,用三宝金丹,开天眼。所谓三宝金丹,即用狗宝、马宝和驴宝,配合养眼药材,提炼成金丹,服用后,方可突破”

  方小宇心中一阵激动,还想继续往下看,却发现书本上的一些文字,自觉地消失了。他只好有些失望地,将那本通天宝书合了起来。

  看来,自己现在还只是三品相师,当中的初阶境界。目前观煞能力,隐隐触摸到了中阶境界的边缘,但迟迟无法提升,原来,要用三宝金丹,才能够唤醒体内的远秀和观中煞的功能。

  “看来,得想办法早点把马宝和驴宝,这两样东西弄到手才行。”方小宇将书本收了起来,微笑着走到了黄剑的身旁。

  他见这小子已经将两瓶酒喝光了,便笑着过去和他聊了起来。

  “师父,你啥时候交我透视啊!”黄剑赔笑着朝方小宇道。

  “这”方小宇想了想,便从包里取出一本早年时,他看过的一本地摊货相书,递给出了黄剑,一脸认真道:“拿着,先把这里头的一些相术基础弄明白。弄精了,再来和我谈透视。”

  方小宇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黄剑好。他现在所具备的透视和观煞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授,还不如教黄剑一些实用的相法。

  “好吧!”黄剑虽有些不太情愿,便还是接下了方小宇手中的书本。

  “黄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方小宇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五百块钱递给了这小子。

  黄剑接过钱后,一脸激动地叫了起来:“师父,想不到跟着你学东西,还有钱拿。太好了!”

  “厂子,过两天就要开业了。我看,你就留在我的食品厂当保安得了。我给你开四千块钱一个月。不过,以后得注意一下形象,上班可不能穿着道袍。”

  方小宇朝黄剑道。

  “谢谢师父,四千块钱一个月,如果包吃住的话,我倒是愿意。”黄剑笑着答道:“这地方的风水还不错。有空的话,师父过来指点一下我。没事的时候,我就练练功。到时,再在食品厂里找个妹子结婚,我的人生也算是完美了。”

  “行,小子,好好干!透视比较难,有可能一辈子也学不会,但你只要肯学,当一名厉害的相师,师父还是有这个本事的。”方小宇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黄剑满意地点了点头。

  旋即,方小宇又特意去了一趟食品厂的车间,转了一圈。

  厂子里的设备和仓库、消毒间、实验室,全都弄好了,就等着工人到位,原材料进厂,工艺流程完善,下一步就可以生产了。

  见食品厂准备得差不多了,方小宇满意地回到了家中,洗了个澡便倒床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他跑到后山恶龙潭,练了一会儿功。这会儿,秀花嫂子去摘木耳去了,只有孙友莲一人在。

  孙友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方小宇了,心里自是十分的相念他。

  “小宇,嫂子,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了。这阵子一定很忙吧!”孙友莲一脸妩媚地望着方小宇,目光中满是柔情。

  方小宇一眼,便看穿了这嫂子的心思。因为,他已经从孙友莲的目光中,望出她的命宫处,荡起了一抹桃色纹,显然这是想男人了。

  他朝四周望了望,见没有人在,便一把将孙友莲直接抱了起来,往屋子里走去。

  “小宇,你这是干嘛?”孙友莲被吓了一跳。

  方小宇微笑着在这美人的,红唇上亲了一口道:“嫂子,好久没有疼你了。一定想我了吧!来,咱们进屋去。”

  “啊这好吧!”

  孙友莲心里正求之不得,被方小宇一抱,整个人的骨头都感觉要软了下来。

  两人一阵恩爱缠绵后,方小宇这才起身离开了恶龙潭。

  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孙友莲心里一阵美滋滋。干起活来,也比以前更加的卖力了。

  方小宇则唱着小曲儿,往山下走去。

  朝往远处农场里,那五十亩地望去,只见地里是绿油油的一片。

  “靠,这些野山椒,和野山姜,这么快就长高了。”方小宇心中好一阵激动,他跑到地里一看,见宁红梅正带着几名女工在那里浇水。

  见这些女工们,一个个正忙得不亦乐乎,方小宇心中很是满意。

  他知道,等这五十亩的野山椒长起来,到时就是白花花的银子,这些玩意做成食品,搭配木耳做成罐头,估计能卖好几百万呢!

  方小宇的心里正想着,忽听前边的草从里传来一阵“嘘嘘嘘”的声音。

  他不经意地朝草丛里一望,只见一片碧绿的草丛中,翘着一只雪白的女人臀。

  “靠,这是谁在尿尿啊!真白!”

  正当方小宇心中,惊讶之际。

  忽见薛小燕提着裤子,站了起来。

  她抬头一望,见方小宇正在看着自己,不由得一阵脸红。不过,很快,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一脸妩媚地朝方小宇道:“小宇,你偷看嫂子啊!”

  “没我,我只是不小心撞见了。”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薛小燕朝方小宇小腹处,瞄了瞄,旋即便“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朝方小宇抛了一个媚眼道:“还说没有,你看,都翘起来了。”

  方小宇低头一看,发现某处,还真是不像话地起来了。不由得一阵慌乱,尴尬地朝薛小燕道:“嫂子,我,真没偷看!”

  他发现,薛小燕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看,眼睛都舍不得移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