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45章 与领导叫板
  方小宇见自己的父亲显得很拘束的样子,便微笑着安慰了一句:“爸,来了就别客气。om今天图个开心。点吧!没事!”

  他知道,市长约他吃饭,自然是有事求于他。所以也没有打算客气。先吃了再说。

  再说,今晚这里坐东的是郭鼎富,这么大的老板吃一顿饭上万块钱,那根本就是稀松平常之事。

  “那我就真点了!服务员,给我上这个888的。”点完后,方富贵便有点儿后悔了,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粗话,“这他娘的,不就是蘑菇炒肉吗?怎么要888啊!算了,算了,这个没必要。”

  这话惹得现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郭鼎富笑着接了一句道:“老哥你真幽默。这些可不是普通的蘑菇,是来自原始森林里的猴头菌。不但营养价值高,还可以防癌。这肉也是正宗土猪肉,在山里散养的。”

  “那就来一份吧!”方富贵笑着道。接下来,又把菜谱往下传。

  方喜贵、白牡丹、方小宇、曲三桂和张秋生每人都点了一道菜。最后,又回到了林市长的手里。

  一圈下来,点了十多道名贵菜。

  不一会儿,又拿了几瓶上千块钱的茅台酒。

  “啵”地一声,年轻的女服员,开了瓶,香飘四溢。

  众人忍不住道了声:“好香啊!”

  方富贵和方喜贵等人一个个面带笑容,吃得欢快。

  饭店里的服务员们,见了忍不住私下里偷笑。

  开始她们以为林市长,是今晚的重要客人,没想却来了一群土得掉渣的农民工。

  不仅如此,身为河都市首富的郭鼎富,非但不忙着去招待市长大人,却一个劲地向这群土得掉渣的民工们献媚、敬酒。这让饭店里的服务员很是不解。

  两名服务员趁去端菜之际,小声议论着。

  “小丽,你说今晚这顿饭怪不怪。那几个人是不是林市长,乡下的什么亲戚啊!怎么连郭总都要巴结讨好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是那位叫什么小宇来的小伙,是一位神医来的。可能是林市长有求于他吧!”

  “这样啊!”

  “那当然了,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社会。没本事,谁看得上你啊!还想让林市长敬酒,做梦吧!”

  “这个小宇太帅了。我就喜欢这种,淡淡的高傲,又有点儿酷的男人。”

  “你花痴吧!人家才看不上你呢!”

  两个丫头在外头议论着,房间里头的酒席,已经拉开了序幕。早已是酒过三巡。

  “久闻方先生是神医,今天我约方先生见一面,有一要事相求,这位是我儿子林致远。”林市长说着,朝身旁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使了个眼色道:“来,致远给方大哥敬一杯酒。”

  年轻小伙有些窘迫地端起了杯子,向方小宇敬了一杯酒。

  林市长叹了口气道:“我儿子,今年十七岁,眼看明年就读高三了。可这孩子的记忆力却差得要命,而且只长个子,不长肉。身体虚弱得很,隔三差五就打针。最近成绩掉到百名开外去了。为这孩子我可是操碎了心。方神医,今晚我约见你,就是想让你帮我儿子看看,有没有什么良药调理好他的身体。”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林市长儿子的面相,见其脸色暗淡,又见他的鼻子左边长了一颗小小的淫痣,正好应验了相法口诀当中的“男人山根左淫痣,寻花问柳早年色”。

  显然,这小子是个好色之徒。他身体虚成这样,不是撸多了,便是去外头嫖多了。

  想到此,方小宇便决定看一看这小子的处男线。

  “来,致远,把你的手腕翻过来看一看。”

  “方大哥,干嘛要看我的手啊!”林致远怯生生地答道,但还是把手翻过来了。

  方小宇仔细朝这小子的手腕处一看,见手腕上的处男线,黯淡无光,大有退去之意,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响。

  “这小子恐怕已经不是处男了。”

  他仔细盯着林市长儿子的奸门看,很快又从这小子的奸门处,望出了一抹桃色浮云。桃色浮云中透着一星点黑气,说明是招惹了灿桃花。这不正说明了这小子是去嫖了么?

  看到此处,方小宇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林市长能救你儿子的,只有他自己。”

  “你这什么是什么意思?”林市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心想,老子把你当神医,你丫的,却用一句话来打发我。

  “你儿子的淫心太重了,所以,他的身体消瘦。这是肾亏的表现。肾一亏,他的注意力各方面都不好,而且还会影响到一个人的运气。要想改变,唯有让他戒淫。”方小宇如实相告道。

  “你胡扯!”林市长听方小宇这么说自己的儿子,心里非常的生气。

  他有些失望地朝一旁的郭鼎富道:“郭总,你怎么给我介绍个这样的人看病啊!我真的怀疑,上次你们说的,这小子给明星程宛盈接过骨,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这事,千真万确。”郭鼎富朝林市长保证道,“小宇的医术非常的诡异,但很灵验。”

  “郭总!别被一些假象给迷住。”

  林市长叹了口气,道:“我虽不是学医的,但好歹也懂些中医。这小子连我儿子的脉都没把,也没问是怎么个情况。中医的望闻问切,沾不上一点边。他就直接来一句,说我儿子肾亏。这是狗屁的神医。再说,我儿子一直,品学兼优,只是最近成绩下降,怎么可能淫心太重呢!”

  林市长骂人的话,激动了方小宇。

  他冷笑一声道:“你儿子不仅淫心太重,而且还在外头招惹了不干净的女人。如果再不纠正,只怕他这一生都毁了。”

  向来高高在上的林市长,又怎么容得下,一个没名没份的人,如此的诋毁自己的儿子呢!

  他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方小宇你太放肆了。他娘的,竟然敢毁谤我儿子。今天这事,我和你没玩。”

  方小宇原本,不想把他儿子的丑事说出来的,可这家伙太爱面子了。他也是迫不得已才说出来了。

  这时候,却又责怪他毁谤。

  在气头上的方小宇,也毫不客气地站了起来,扬起脸道:“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郭总,谢谢你今晚的饭。”

  说罢,他又朝自己的父亲和叔叔道:“爸,二叔,我们走!”

  “回来!今晚这事没那么简单!我林市长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一个也别想走!”

  林市长朝方小宇大声吼了一句,立马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