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42章 有了领导的范儿
  秦天虎扭头一望,将目光落在一名警官和一名身穿西服的男子的身上。

  “吴叔叔,付伯伯,太好了。你们总算来了。是我爸让你们来救我的吧!”秦天虎一脸激动地叫道。

  冲进客房里的,正是县委书记付高德和刑警大队的吴队长。

  县委书记以为方小宇遇到什么大事了,便直接把大队长先叫上了,连枪都带上了。

  秦天虎的父亲在县政府工作。

  平时和一些领导关系还算不错,秦天虎也正好也认识吴队长和付书记,见二人这时候出现,肯定以为是父亲叫他们前来救自己的。

  他的心里无比的激动,一时间身上的痛也忘记了,激动地走到了方小宇的身旁,指着方小宇道:“小子,你死定了!”

  “是吗?我等你。”

  方小宇心中一阵暗爽,自然明白,付书记是来救自己的。

  果真付书记只是淡淡地,朝秦天虎瞄了一眼,点了一下头,并没有打招呼。田队长也只是点了一下头,意思了一下,便跟在付书记的后边,来到了方小宇的身旁。

  付书记朝四处扫了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方小宇的脸上,一脸微笑道:“方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方小宇有些惊讶,便好奇地朝付书记问道:“咦!你怎么认出我来了。”

  “凭感觉,因为我早就听郭副总说过你。他说你是一个奇人。算是久仰大名吧!这一群人里头,就你的磁场最旺,猜也能猜得到,你就是方先生。果真是鹤立鸡群啊!”

  付书记微笑着拍了一句马屁,旋即又关心地朝方小宇问了一句:“方先生,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小宇只好把自己叔叔被打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秦天虎见画风突转,不由得心急了,朝付书记道:“付伯伯,吴叔叔我是秦天虎啊!副县长秦寿福的儿子啊!”

  “唉!你小子能不能替你爸省点心啊!”说着,付书记有意叹了口气道:“今天你把人打伤了,我也帮不了你。”

  吴队长见状也叹了口气,装作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道:“小秦,这事你别怪我。就算你爸来了,我也得秉公办事。”

  说着,冰凉的手铐已经落在了秦天虎的手上。

  “你们不能抓我。喂!吴叔叔,付伯伯,我爸是秦寿福啊!”秦天虎不断地强调着。

  正闹着,又有一波人,推门进了房间里。

  正是秦天虎的父亲秦寿福,带着两名民警来到了房间里。一看,县委书记和刑警大队长都在,不由得愣了一下。

  秦寿福的小舅子在县公安局上班,便直接把他叫来了,顺带叫上了另外一名民警。

  民警见到县委书记和大队长都在,自然没有他们说话的份。一个个站到一边去了,不敢吭声。

  秦寿福见自己的儿子被铐上了,是一脸的惊讶。他朝一旁的吴队长和县委书记望了一眼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儿子犯什么事了。”

  还不待吴队长开腔,方小宇便冷笑着答了一句:“你儿子来酒店里**了。”

  这话一出口,先前那名妖艳女子心慌了,拎起包便飞快地往房间外冲出去。

  吴队长的反应快,喊了一句,“快,抓住她!这女人有问题。”

  出于职业反应,门口一名警察,立马冲出去,一下便将那名女子给抓住了。

  “把证件拿出来。快,交待犯罪经过。”

  在民警的当场审问下,女子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她指着秦天福道:“是他带我来开房的,谈好了给我一千块钱,包玩一天。可到现在还没有付钱呢!这,这应该不算卖吧!”

  “发生了关系没有?”民警追问道。

  “发生了!”

  “走,先到警局再说。”

  警察将手铐落在女子的手腕上。

  秦寿福起初听闻儿子打电话说,被人打断了双手,可现在一看儿子安然无恙,反倒成了嫖客。心里火冒三丈,他感觉这老脸都丢光了。

  他扬起手“啪啪”两巴掌,便往儿子的脸上扇过去。

  “蓄生,你为什么要骗爸爸。竟然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来。”秦寿福指着自己的儿子破口大骂。

  “爸,我没有骗你,刚才我的手是真的被那小子给打断了。”秦寿福一脸委屈地解释道。

  可事实摆在面前,他的手根本没断。现在是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秦寿福试着摸了一下儿子的手,见安然无恙,又是一巴掌往他的脸上扇了过去:“这就是打断了,我看你这手倒蛮结实的啊!都学会摸女人,嫖女人了啊!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蓄生啊!”

  正说着,一旁的付书记走到了秦寿福的身旁,小声朝他道了一句:“老秦啊!嫖这事,还不算大事。你儿子犯了一件更大的事情,如果不能获得家属的原谅,恐怕会是一件刑事案件啊!”

  “啊!什么事?”秦寿福的脸色煞白。

  “你儿子把这位方先生的叔叔打伤了,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赶紧去探望一下,这事尽量的协商解决吧!”

  见县委书记都这么说了。秦寿福自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他走到方小宇身旁,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双手,一脸讨好道:“方先生,你带我去看看你的叔叔。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医药费,并赔付给你们精神损失费和营养费。”

  秦天虎见自己的父亲苦苦哀求方小宇,心中气得不行,便朝他喊了一句:“爸,我有事都不管。倒管起别人的闲事来了。”

  “住嘴!你小子再不听话,就得进班房里蹲着。”秦寿福忍不住破骂起来。眼泪是哗啦啦的往下流。

  方小宇见秦寿福,大有悔改之心,心想,此人本性不算坏,大概是教子无方,才把儿子惯出了一身坏毛病。

  想到此,他便一脸正色地朝秦寿福道:“行,先去看看我叔。他如果肯原谅你们。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方小宇便转身离开了酒店。

  身后的县委书记、吴队长还有秦寿福,一个个乖乖地跟了上来。来到县人民医院,亲自看望了方喜贵。

  方喜贵哪里见过这等世面,把他给高兴坏了。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如此近距离的县委书记说话。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秦寿福,竟然答应赔他八万块钱。而且当天就赔了。

  数着八万块红花花的现金,方喜贵的手都在颤抖,心想,这打挨得值。

  方小宇见二叔,伤得不重,便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时,连医院里的院长都来了。

  院长、县委书记、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副县长、众民警,医院里的大夫和护士们,站成两排,一众人亲自将方小宇一家人等送了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方小宇是市里的某个大领导下来检查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