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37章 医院里的小护士
  坐在车子后国的张秋生,抢着朝曲三桂答了一句:“小宇,现在自己当老板了。”

  “是吗?太好了,是不是在县城开店了啊!”曲三桂又追问道。

  “开什么店啊!小宇在村子里开了个养蛙场,还租了五十亩地,过阵子还要开一个食品厂,另外,在南岗还租下一块地,正在建砖厂。对了,在县城还开了两家食品批发店。”

  张秋生越说越激动:“我女儿小丫和大丫也在小宇的手下打工呢!现在小宇的本事可大着咧!”

  “是吗?小宇,想不到你转眼就发大财了。这才几年的事情啊!小宇,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曲三桂一边将钱收起,一边激动地问道。

  方小宇见曲三桂不断的追问,笑着答了一句:“运气而已!对了,三桂叔,我二叔是怎么被人打伤的?”

  他得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到时好找人算帐。

  曲三桂叹了口气道:“唉!说起来,还不是为了女人。我早和喜贵说了,漂亮的女人,不靠谱,虽然白牧丹人不错,但咱们没那个命啊!这不,今天我和喜贵好不容易接一单搬家的私活,那老板很大方,给了我们三百块。刚好今天白牧丹过生日,喜桂便带着他和我去县城说买点东西。谁知道,一上街就被人摸了。喜贵朝那摸白牡丹的小子吼了一句。那家伙走过来就打喜桂。”

  “打人的就是那个副县长的儿子?”方小宇问了一句。

  “是啊!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那家伙摸了,你婶子白牡丹的屁股后,便与你叔起了冲突。你叔还没动手,人家却先动手了。直接一拳打在你叔的鼻梁上,当场就流鼻血了。你婶子急了,拽住那小子的手,不让他跑。可是,那小子练过,一甩手就把你婶子推倒在地。你叔不服气,拿起一块板砖便往那王八蛋的身上砸去。”

  曲三桂说到这,方小宇忍不住叫了一句:“好样的,这才像我们方家人。”

  “好什么样的啊!砸是砸中了,可砸重的是他的胳膊,接下来,那小子招呼一群人,便围着你叔打。当时我本想去帮忙,可我怕啊,吓坏了,只好躲起来了。”曲三桂答道。

  “那我婶白牡丹呢?”方小宇问道。

  说是婶,其实白牡丹也是二叔,前两年才找的一个女人。这女人对喜贵倒是蛮死心踏地的。比二叔小了八岁,可人家的家人一直不同意。结果两人分分合合。说是婶婶,其实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

  人家家里人一直不同意。那女人也一直在观望,不敢和二叔生孩子。想想也可以理解,毕竟连自己都养不活,谁敢嫁啊!

  曲三桂继续道:“白牡丹没跑,她打电话报警了。可谁知道,警察许久不来。直到那群混混跑了,你二叔整个人都躺倒在血泊里。我才敢出来和白牡丹一起送医院去。”

  听到这里,方小宇有些生气地骂了一句:“你丫的是不是男人,妈的,我二叔跟你也算是多年的铁哥们了,这种时候,你却当龟孙子了。老子都不想见到你这人了。”

  “我”曲三桂支吾了半天,红着脸道:“小宇,当时他们有八个人,而且还都拿了钢管。我去了肯定也会被打成和喜贵一样。”

  一旁的张秋生听了,立马打起了圆场:“小宇,算了,曲三桂个子小,胆子更小。你让他去和人打架,那不是逼老黄牛跳黄河吗?”

  “算了,这事也不怪你。能够把我叔送医院,并回来叫人,这份恩情,已经不简单了。谢谢你!真的!”方小宇的心情平静下来后,想想,毕竟曲三桂是一个凡人。

  不过,令他心里有些佩服的是,未来婶子白牡丹倒有点儿,令他刮目相看。在这种场合下,还能镇定自右,不离不弃。这女人不简单。

  不一会儿,车子在安晴县人民医院停了下来。

  在曲三桂的带领下,方小宇来到了医院的住院部。

  见自己的二叔身上到处缠了纱布,方小宇只觉鼻子一阵酸楚,朝他的身上扑了过去。

  “二叔,你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子了?”

  方富贵见自己的弟弟被揍成这模样,也忍不住哭了起来,紧紧地握住了方喜贵的手,声音颤抖道:“喜贵,你在外头过的啥日子啊!混不下去,你就回来嘛!”

  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方喜贵忍着嘴角肌肉牵引的痛苦,朝方小宇和方富贵挤出一个微笑道:“为了爱情被打值得。”

  说着,他的脖子微微地转向了一边,目光落在一旁,一位穿着白色荷叶边中短裙的女子的身上。

  方小宇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只顾着叔叔的病情,却忽略了一旁细心伺候二叔的未来婶子,白牡丹。

  “婶婶,谢谢你照顾我叔!”

  “小宇!大哥!”白牡丹满脸通红地朝方小宇和方富贵打了一声招呼,旋即又朝张秋生和曲三桂点了点头。

  现在的她,身份很尴尬,既不是方家的媳妇,可又不是方喜贵普通的朋友。

  “白牡丹谢谢你!”方富贵点头答了一句,立马又将目光落在自己亲弟的身上。

  “叔,你坐好,我帮你把把脉看。”方小宇说着,一把便拽起了二叔方喜贵的手腕,开始为其把起脉来。

  就在这时,医院里的一位护士过来了,他见方小宇在给方喜贵把脉,不由得一阵惊讶,连忙朝方小宇喝问道:“你干嘛?这可是医院,不许乱来啊!”

  方小宇没有理会那位小护士。小护士见方小宇只是把把脉并没有做其它的,也就算了。白了他一眼,观望了一阵后,准备出去。

  可就在这时,方小宇却在方喜贵缠了纱布的,手臂上摸了起来。

  护士被吓了一跳,连忙朝方小宇大声吼了一句:“喂!不能乱摸。患者的手已经被打脱臼,而且已经肿了。”

  “我就看看!”方小宇把纱布给拆了。

  护士小姐见状,心急了,连忙朝跑过去准备阻止方小宇。

  “喂!你不能乱来。这里是医院。”

  正躺在床上的方喜贵,见方小宇把自己的纱布拆了也吓坏了,连忙朝方小宇喊道:“小宇,你这是干嘛?”

  一旁的白牡丹,更是急得不行,跑过去,大声喊道:“小宇,别乱来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