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32章 难熬的活寡夜
  于春兰发现方小宇在偷看她洗澡,非但没有紧张,反倒一脸泰然。方小宇知道,这是一个作风不正的女人。

  本不想搭理她的。可这女人都主动打招呼了,他只好礼貌性地应了一声:“春兰嫂,你好啊!”

  于春兰笑了笑,有意扯过衣服挡在胸前,朝方小宇飞了一个媚眼道:“哎呀!真是的,你怎么能偷看嫂子洗澡呢!”

  “我不是故意的。你继续吧!”方小宇答了一句,便钻进了帐篷里。

  于春兰见方小宇并不买她的帐,心里十分的生气。

  她咬了咬牙,将一件薄薄的睡衣套在了身上,旋即又穿上了一条小短裤,摇着金步,缓缓朝方小宇的帐篷里走来。

  “小宇,嫂子遇到一点儿麻烦事了。你可以帮我个忙吗?”于春兰朝方小宇道。

  “嫂子,没什么事的话。你回去吧!”方小宇朝于春兰道。

  “回去什么啊!嫂子今晚还得在这瓜棚里守住这棚里的西瓜呢!”于春兰朝方小宇答道:“我家男人又不在家,前边的瓜棚里,西瓜正长大了。万一被人偷了怎么办?”

  听了这话,方小宇心里微微动了恻隐之心。她心想,于春兰一个女人家,长期留守在家里,还真是不容易,像来瓜棚里守夜这种事情,一般的女人还真是不敢。万一遇到了坏男人怎么办?

  想到此,他便应了一句:“嫂子,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是这样的,小宇。我那边蚊子特别的多。你有没有带蚊香啊!”于春兰说着,往自己雪白的大腿上拍打了一下,发出“啪”地一声脆响。蚊子没打着,却把自己雪白的大腿给打疼了。

  方小宇见于春兰,貌似并没有要打什么坏主意的样子,拿着一包驱蚊虫的香包,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嫂子,这个你拿去吧!可以管几天不会有蚊虫来叮咬。”方小宇将驱蚊香包,递给了于春兰后,便准备抽手。

  不想,于春兰却一把拽住了他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怀处,一脸花痴道:“小宇,嫂子最近胸闷,要不你帮我看一看呗!”

  当方小宇的手不经意地,触摸到这女人的胸怀时,他的身子不由得一颤。

  想不到这女人,里边竟然是真空的。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方小宇忽然间,想到于春兰,和顾顺生两人在林子里偷情时的画片。顿时心里一阵乱哄哄。

  不行,千万不能上了这坏女人的当。

  方小宇把手缩了回来,一脸认真地朝于春兰道:“嫂子,我要给你的东西,已经给你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他的话刚说完,于春兰直接往他的小腹处摸了过来。

  方小宇像是被电了一下,顿时整个人都感觉有点儿扛不住了。

  “嫂嫂子,你,你别这样。”

  “嫂子要你,今晚就把你给我好不好。小宇,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嫂子的,对不对?”于春兰一脸媚妩发往方小宇的身上依了过来。

  方小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行阻断了自己的念想,一脸正色地拨开了于春兰的手,“春兰嫂,别这样。否则,我不准备用你了。”

  方小宇知道,这女人碰不得。否则,后患无穷。况且于春兰在村子里,都已经和几个男人好上了。这样的女人,他真的没有多少兴趣。

  于春兰听方小宇这么说,也被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平时自己勾引男人的这一招,到方小宇这里,却无效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

  她咬了咬唇,带着些许的恨意朝方小宇道:“方小宇,真不明白,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难道只有顾玲才能唤起你的**?”

  “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我对你没兴趣。”方小宇一脸冷漠地答道。

  于春兰听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开始向方小宇述起苦来。

  “小宇,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以为我想当坏女啊!可事情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我家男人常年在外,一个月也难得回一次。家里晚上要放个水啥的,还不得我去做吗?”

  于春兰一边抽泣,一边抹泪道:“你说在这山野里的夜晚,夜路走多了,难免会碰到几个坏男人,他们非要和我那个,我也不敢反抗啊!可次数多了,就看开了。这不,像今晚的瓜棚,我原本是不想来的,可是瓜熟了。最近的西瓜又不好卖,一时间卖不出去,我能不守住吗?我本想叫喜儿来。但喜儿家里有事,她今晚来不了”

  这事的确是村子里留守妇女,常遇到的一些难题。几乎这十里八村,都有这种情况。

  想想,这女人也够可怜的。于春兰的姿色还算不错,这大夜晚的,要是遇到了像村支书这样的男人,肯定会打她的主意。

  他想了想,便朝于春兰道:“嫂子,要不你今晚回去吧!今晚的西瓜我替你看住,少一个我赔。另外,你明天可以到我的农场来上班了。”

  “真的!谢谢小宇。”于春兰抹去眼角的泪水,认真地望着他,小声道了一句:“小宇,嫂子也没啥好报答的。要不,我让你摸一下吧!”

  她拽着他的手,缓缓往自己的胸怀里摸去。

  这女人的胸,还真是又挺又大又白,体形也美。方小宇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朝于春兰道:“嫂子,你这样我生气了!”

  “别!小宇。我,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于春兰站了起来,挺起胸,理了理头发道:“那我走了。”

  “好吧!”方小宇点了点头。于春兰便起身朝村子里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她的心里感慨万千。

  此刻的她,对方小宇的看法,又不一样了。同时,在心底里升涌起一阵莫名的羞耻心。

  于春兰变坏,也是近两年的事。以前的她,的确守妇道,可是自从有了第一次失守后,后边就彻底的开放了。

  今晚,方小宇的一番话,像是给她泼了一盆冷水。她也想过做一个好女人,可一想到无边的黑夜,她心里就害怕。

  回到家里,于春兰怎么也睡不着。便从柜子里取出一罐黑豆。这是她两年前用过的豆子,叫做寡妇豆。

  据说,过去的寡妇想男人睡不着时,便会取出一罐豆子,撒在地上,然后又一颗颗的捡起,直到累得腰酸腿痛,倒床便睡着了。

  于春兰决定重新再用这豆,来打发漫长而又寂寞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