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30章 配种
  方小宇身上附体的神功已经消退,被他压在身下的公牛,见到了母牛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疯狂地挣扎起来。

  方小宇感觉双手有些酸酸的,实在是扛不住,只好把公牛给放了。

  公牛从地上一个翻滚便爬了起来,蹦着牛蹄子,发出“哞”地一声长鸣,旋即便立起身子,往母牛的后背趴上去。

  “金贵,快,你过来牵住这母牛。”金贵的妻子见公牛已趴在母牛身上了,有些不好意思,便让自己的丈夫牵着母牛。

  母牛起初不太配合,可是走了一阵后,便被这公牛给趴稳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快看,配上了!”

  “是啊!这玩意,还真是奇了怪了,不用人教也会哈!”

  “还用教吗?你不也一样,没人教,就被你家男人给趴了。”

  “死女人,看牛就看牛,扯我干嘛?”

  那些村嫂们一个个好奇地,议论起来,像看猴戏一样,热闹地观望着。

  薛小燕找到自己的小短裙,穿了起来。她把短袖还给了方小宇,心怀感激道:“小宇,谢谢你!”

  “嫂子,你没伤着哪儿吧!”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

  薛小燕朝他瞄了瞄,略带娇气道:“伤着了,你又不给嫂子推拿推拿。”

  “人没事就好了。”方小宇朝薛小燕瞄了瞄,心想,倒是想给你推一推,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好意思下手啊!

  正当,两人媚来眼去时。听到不远处的水沟里传来一阵哎哟哟的叫声。

  “哎哟!痛死我了。”

  正是先前自称特种兵出身的黄总。

  薛小燕跑过去,关心地问了一句:“黄总,你没事吧!”

  “妹子,先拉我一把。”黄总用手摸着腰,整个人像落汤鸡似的。这时,张秋生跑过来了。伸手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黄总本想借这个机会牵一下,薛小燕的小手,结果还是没有牵到。

  上岸后,呆愣了好一会儿。

  见黄总狐狼狈不堪,再想想,先前这家伙牛逼哄哄的样子,方小宇心里是忍不住的想笑。

  一旁的薛小燕倒有些过意不去。毕竟,黄总是为了救自己而被牛顶到沟里去的。

  虽然最终帮到自己的是方小宇,但黄总的出发点却是好的。

  想到此,她便关心地再次问了一句:“黄总,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紧啊?”

  方小宇有意接了一句道:“黄总可是特种兵出身,身体素质向来杠杠地,怎么可能会受伤呢!”

  黄总听了这话,是一脸的苦闷。想说,后腰痛,可一想到刚才在方小宇面前吹下的牛皮,只好强装硬朗,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妹子,我没事!只是肚子被顶了一下,问题不大。毕竟,我当了几年兵,这点痛不算什么。”

  “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薛小燕说着,又将目光落在方小宇的身上,一脸关心道:“小宇,刚才我看到你被那只公牛给顶了一下。你的腰到底怎么样了?快,转过身给嫂子看一看。”

  闻言,黄总心里好一阵羡慕。

  “也好,嫂子,要不你帮我按一按。”方小宇有意撸起了衣服。

  薛小燕将手落在,方小宇的后腰,认真按摩起来。

  “小宇,疼吗?”

  “有一点点,再轻轻按一按就好了。”方小宇一脸享受地微闭着眼睛。

  其实他屁事没有,正好借这个机会,让薛小燕按一按罢了。

  薛小燕轻轻柔地用手掌,替方小宇按压着,令他浑身酥酥麻麻。

  这一幕看得黄总心里酸不溜叽,他真想抽自己一巴掌,心想,刚才怎么不说自己有事呢!

  自己被顶到水里去了,这小媳妇却只是象征性地问了两句,方小宇这小子屁事没有,这小媳妇又是问候,又是按摩的。想想就来气,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黄总后悔得都想撞墙了,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装这个逼了。他娘的,挨痛是小事,结果好处全让别人给捞了。

  薛小燕给方小宇按摩了一会儿后,方小宇满意地舒了一口气,道了声:“好了”,薛小燕这才住了手。

  “嫂子,我们俩也过去看一看吧!这俩蓄生正热闹着呢!”方小宇见公牛还在和母牛配种,有意笑着和薛小燕开了一句玩笑。

  他心想,现在反正也没人听到,和手下的员工开开玩笑无伤大雅。

  薛小燕朝那公牛瞟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在方小宇的脸上,有意试探道:“小宇,你有没有和女人睡过觉呢?”

  “嫂子,我说牛呢,你怎么扯到女人去了。”方小宇见薛小燕一脸坏坏地对他笑,心想,这嫂子惹不得。

  薛小燕却来劲了,朝方小宇妩媚地笑了笑道:“怕什么?睡了就睡了,没睡就是没睡。嫂子是过来人,这事,你总是要懂的。以后有空,可以和嫂子一起交流交流。”

  方小宇只是开一句玩笑而已,没想到却撩起了这女人的各种猜想。

  他只好找个理由先闪开了。

  “嫂子,我还有事,先就这样了。”说完,方小宇便来到了姚茜的身旁。

  她见姚茜已经穿好了衣服,正一本正经地望着那公牛配种,便走到了姚美人的身旁,小声朝她开了一句玩笑:“姚村长,在学习生育知识呢?”

  姚茜扭过头,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道:“方小宇,你脑袋里一天到晚,怎么尽是一些歪的东西啊!”

  “也不是啦!”方小宇笑了笑道:“比如你在我的心中,其实就很正。真的,胸大、屁股大,够正。我在想,咱俩什么时候也那个啥”

  “无聊!”姚茜冷然笑了笑,道:“方小宇,我再次声明。咱俩不是一路货色,以后希望你不要打我的主意。”

  “嘿嘿!是吗?刚才是谁主动抱我呢!”方小宇有意伸出胳膊,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脸陶醉道:“这味儿真大啊!够劲!”

  “那当然,法国香水的味道,两千块钱一小瓶,能不香吗?”姚茜一脸骄傲地答道。

  方小宇取道:“我怎么闻到的是马叉虫的味道呢!”

  “马叉虫是什么?”姚茜瞪大了眼睛问。

  “拼起来就知道了。”方小宇笑道。

  “骚字?你说我骚?方小宇,你要死啊!”姚茜生气地在方小宇的大腿上,重重地拧了一下。

  “哎哟!姚美人,你能不能轻一点,再偏一点,哥们我繁衍后代的根器,都要毁在你手上了。”

  方小宇皱着眉头叫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