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25章 金秋雷气治驱蛇毒
  方小宇刚蹲下来,便见于春兰从一片西红柿菜园,里站了起来,拿起手中的一把锄头便对着地上,一阵扑腾扑腾的拍打。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方小宇扭头朝一后看,这才发现,于春兰正在拍打一条眼镜王蛇。在这女人的一阵急速拍打下,那一条眼镜王蛇,很快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于春兰用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朝前一望,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喜儿,你怎么了?”

  方小宇的目光,再次落在眼前这位,穿着校服的妹子的身上。

  妹子无力地张了张嘴道:“哥哥,我好像被蛇咬了?”

  “咬到哪里了?”还不待方小宇开口,于春兰便抢先问了一句。

  喜儿用手指了指自己臀部道:“好像是这!”

  “让开,我背喜儿去医院。”于春兰用手拨开了方小宇,准备背起喜儿。

  方小宇朝她大声喝了一句:“别瞎闹了。这里离乌镇,开车都要十多分钟。人到那儿早就没气了。让开,我替她看看。”

  说着,方小宇便把喜儿翻转过来,将她的裤子给扒了,雪白的臀部整个儿都露在了外边。

  于春兰见方小宇把自己侄女的裤子都脱了,不由得一阵着急,朝方小宇大声吼了一句道:“方小宇你做什么,你这个流氓。你这是在犯罪,你知道吗?”

  说着,她便去拽方小宇的手。

  正吼着,宁红梅来了。

  她一把拽住了于春兰,朝她安慰道:“春兰,小宇的医术了得,你让他帮忙看看,你侄女一定会有救。”

  方小宇会医术这事,在外头名声很大,但在本村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

  村子里的人,听人说了,也只是当成笑话听听罢了。一个个都是半信半疑。只有少数亲身经历过方小宇治病的人,才相信方小宇的医术了得。

  宁红梅便是其中一个,她见于春兰不相信方小宇会看病,便朝她安慰道:“春兰,小宇的医术可了得了。他很会看病,你就让他帮你侄女看看吧!”

  “他哪会看病啊!”于春兰朝宁红梅道了一句:“我看着这小子长大还清楚他的脾气。这小子鬼主意一肚子,看病啥的,那是唬人的玩意。”

  方小宇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从法布袋里,取出一根银针,准备为喜儿封住气血。不让毒液扩散。

  看样子,这丫头被蛇咬有一阵子了,这会儿光靠吸毒已经来不及了。

  方小宇先是在喜儿的命门穴上,扎下了一道银针,封住了她的总命门,旋即又将手落在喜儿的臀部,耐心地将毒液挤出来。

  一旁的于春兰见方小宇,将自己侄女的衣服往上撸,还将裤子拉低,心里越想越气。

  她扭动了一下身子,朝方小宇道:“方小宇,我命令你现在就松开喜儿,否则我叫人了。”

  方小宇见这女人吵得心烦,取出三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分别扎在她的肩井穴和膻中穴。

  银针一落,于春兰的整条手臂都麻了,不由得叫骂起来。

  “方小宇你这个流氓,你再这样,我要去告你。”

  “住嘴!”方小宇捏起手中银针,又往她的哑穴上扎了下去。

  于春兰的脑袋晃动了一下,又觉得整个脖子都是麻的,张了张嘴巴,想要发声,却发现下颔非常的痛,根本就吱不出声来。

  方小宇虽不会点穴,但针炙功夫了得。

  只要认准了穴位,照样可以把人弄麻了。现在他控制住了于春兰的三颗穴位,令她又痛又酸,想要骂,嘴却痛,想要动,手又麻。

  这诡异的一幕,吓得她整个人都瑟瑟发抖,不敢再轻举妄动。

  眼看,喜儿的脸色苍白,整个人都要昏阙过去了。方小宇心中也为这丫头担心起来。

  他先封住这丫头的命门穴后,又把毒血挤了出来。

  旋即又为喜儿把了脉,脉象虽缓,但情况还算稳定,不像是有重大异常的样子。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喜儿的脸色,见其脸色苍白,但并没有出现嘴唇发紫的现象,而且臀部的皮肤,也没有出现发黑发紫的现象。

  他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于春兰打死的,正是先前那条比高的眼镜王蛇。这蛇先是啄了姚茜一口,几乎将身上的毒液已经排尽,这会儿再咬中喜儿,估计毒液有限。

  想到此,方小宇便试着用雷气将她体内的毒血驱除,然后再配合推拿,尽快让这丫头的意识恢复过来。

  方小宇提起体内雷气,试着用四季雷气当中的金秋雷,秋雷厚实成熟,劲道足。于用驱毒最合适。

  随着金秋雷气缓缓灌入喜儿体内,很快她浑身的经脉,便传来一阵酸痛的感觉。

  方小宇连忙取了银针,扎破这妹子的中指,将黑血缓缓挤出。

  随着一滴一滴,暗红色的鲜血流出,喜儿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她皱眉叫了一句:“好痛啊!”

  “痛说明这种治疗有效。”方小宇微笑着安慰了一句,猛地收了针,用力压着命门上的经脉,往下掠去,一股暗血的血立,马从喜儿雪白的臀部涌了出来。

  痛得喜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哥哥!好痛!”

  方小宇将手势一收,澳门赌博网站:从法布袋里取出一瓶止血粉,往喜儿臀部上的伤口轻轻拍了拍,微笑道:“好了,没事了!把裤子穿上吧!”

  喜儿慌乱地提着裤子,转过身来,见方小宇正看着自己,是满脸的通红。

  方小宇替于春兰也把银针给收了。

  于春兰“哎哟”一声,恨恨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旋即又朝自己的侄女身旁扑了过去,关心地问道:“喜儿,你没事吧!”

  “姑,我好了!没事了!”喜儿朝方小宇望了一眼,有些腼腆地道了一句:“谢谢哥哥!”

  于春兰见自己的侄女,忽然间又变得脸色红润,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啥事也没有似的,不由得激动起来。

  她瞪大了眼睛,凝望着方小宇道:“哎呀!小宇,想不到你还真会治病,太厉害了!”

  闻言,宁红梅立马接一句:“我说了小宇会治病,你又不信。”

  于春兰笑着答道:“红梅,小宇给你看的啥病?不会是妇科病吧!”

  听了这话,宁红梅的脸一下就红了。方小宇早就看过她那里了,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不是妇科病,但这事,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