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311章 为宁红梅侄女冶病
  宁红梅从屋子里钻了出来,先是一脸慌张地把房间的门给虚掩起来。

  她探着脑袋朝大厅里一望,正是方小宇来了。不由得喜出望外,激动地叫了一句:“哎呀!是小宇啊!太好了。来来来,你来得正好。”

  “咋啦婶婶,有什么事情吗?”方小宇一脸惊讶地问道。

  “好事,今天你来得正好。我侄女到我家做客。她说她肚子疼得不行。又赶上发烧了。我寻思着肯定是来月事了,痛经给闹的。正想着给她弄热毛巾暖一暖宫呢!可就是不管用。这丫头才十八岁。身子嫩着,一肚痛就脸色苍白。”

  说到这,宁红梅便一脸激动地朝方小宇道:“小宇,我知道你懂得看妇科病,看在我的份上,你就帮她想想办法医治医治呗!”

  “这”方小宇想想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什么这?婶婶这点小忙你也不肯帮了?”宁红梅一脸嗔怪地朝方小宇道。

  方小宇想了想,只是治疗痛经而已,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行吧!你带我进去看一看。”方小宇朝宁红梅点了点头,便跟着宁红梅进了屋子里。

  一进房间,方小宇便看到一位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穿着一条花短裤,平躺在床上。

  少女的脸色苍白,在小腹处叠放了一块湿毛巾,在毛巾的上头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来,玉兰让小宇哥帮你看看。”宁红梅带着方小宇在床边坐了下来,微笑朝自己的侄女道。

  玉兰见一个男的进了房间,被吓了一跳,连忙扯过一床被单,盖在了自己雪白的肚子上,轻咬着唇道:“姑,不用看了。我现在好点儿了。”

  话是这么说,可这丫头却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脸色苍白如纸,那痛经的眼神望得一旁的方小宇心里都是一紧一紧的。

  “姑娘,别害怕!”方小宇轻声安慰了一句。

  那妹子不敢看方小宇,干脆把脸别了过去。她一脸紧张地朝宁红梅道:“姑,我不要他看。他是个男的。”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姑和你说吧!小宇可是我们村子里的神医。你给他看了,能立马治好你的病。”

  宁红梅生气地朝自己的侄女骂了一句道:“你不给他看,万一真要是痛出啥病来。姑姑也担不起这个责啊!现在情况危急,姑一个人送你去医院也不方便啊!再说,去了医院,还不是一样要给男医生看吗?你这孩子真是的。”

  “姑,我怎么好意思给人看那里啊!我,我还没有谈过男朋友呢!”玉兰的脸色苍白,身子也在瑟瑟发抖。

  透过屋子里昏暗的灯光,方小宇隐隐可见这姑娘身上那一袭,贴身的小短衫也被打湿了。

  身上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这暖人的小身子,倒是蛮可爱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令人望了,好生心疼。

  宁红梅见自己的侄女不肯,配合方小宇的治疗。心里正生着气,想要骂她几句。

  方小宇却拦住了她,旋即便将手落在了玉兰的后背上,微笑着朝玉兰道:“玉兰,我先会替你按一按后背好吗?”

  “啊”玉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方小宇便已经将手落在了玉兰的命门穴上。

  方小宇提起体内春气,缓缓灌入了玉兰的身体里。不一会儿,这丫头的眉头便微微舒展开来,旋即脸上便荡起了一抹春色。

  她情不自禁地轻声叫了起来:“好舒服啊!”

  方小宇有意将手停了下来,偿试过方小宇的春气按摩后,玉兰整个人都感觉有点儿受不住了。她无法释怀那一份舒服,便转过脸朝方小宇道:“哥哥,你可以再帮我按一按吗?我,我现在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方小宇笑了笑,再次发起了体内的雷气,一缕春气缓缓入体,小姑娘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她转过脸,面带笑容地凝望着方小宇道:“哥哥,我好舒服啊!你帮我按一按肚子好吗?这样是不是会更舒服一点呢?”

  方小宇笑着点头道:“试一试就知道了。”

  “嗯!”玉兰偿试着转过身,方小宇直接将手落在了她的小腹处,旋即便提起体内的雷气,随着一缕春气缓缓入体,玉兰便从小腹处升涌起一阵莫名的舒服感。

  紧接着,她整个人便情不自禁地微微擅抖起来。她轻咬着唇,发出一阵阵美妙的声音。

  一旁的宁红梅见了,不停地搓着手。

  心里是各种凌乱。她偿试过方小宇的春气按摩,懂得这种舒服的滋味。再次见到这种舒服在自己的侄女身上施展,这如何不叫她想入非非。

  此刻的她是多么的渴望方小宇能够好好的也帮她按一按啊!

  “哥哥,我好累啊!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好吗?”玉兰的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她已经忘记了,方小宇是一个陌生男子。

  此刻的她,完全把他幻想成自己的意中人,紧紧地抱住了方小宇。

  方小宇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便将体内意念一收,旋即便由春气转为夏炎雷气,嘴里喝了一句:“夏日炎炎,正好眠!”

  话音落,没几分钟玉兰绵柔的身子,便在方小宇的怀中软了下来,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脸静好地睡着了。

  方小宇轻轻地将玉兰平放在床上,让玉兰躺了下来。

  他喘了一口粗气,朝一旁的宁红梅道:“宁婶,没事了。玉兰睡一觉醒来,身体就能恢复如初了。以后多给她喝一点红糖姜水便是。”

  “小宇,真是太谢谢你了。”宁红梅一脸激动地握住了方小宇的手。

  她用手摸了摸玉兰的额头,旋即又探了探她的鼻息道:“小宇,玉兰是不是睡着了?”

  “嗯!是睡着了。最少要两个小时,才会醒来。她的烧已经退了。这一觉,恐怕是雷都打不动了。”方小宇如实相告道。

  宁红梅听了,心中掠过一丝喜意。她朝方小宇坏坏地瞄了一眼,旋即又转身把房间的门关了起来。

  “婶婶,你这是干嘛?”方小宇见宁红梅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心想肯定没好事,便惊讶地问了一句。

  宁红梅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坏笑道:“婶婶好像那里有点儿不舒服,要不,你帮我再看看吧!上次你帮我看了之后,整个人舒服多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发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