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296章 县官也要高看一眼
  一旁另一位秃了顶,但衣着却很光鲜的男子,也跟着生气地点了点头道:“我这就打电话,让人好好查一查,今天非把这车子扣下来不可。太可恶了。在我河都市范围,谁还敢这么大胆?撞了车,连停都不停。无法无天了。”

  说完,秃顶男子便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把先前的那一辆车子的车牌号码,告诉了电话那头的人。

  此时的方小宇在司机的带领下,来到了龙书记的家中。龙书记的家里,住在一个小山村一处非常幽静的湖泊旁。

  独户独院,房子修建得非常的漂亮。车子直开到门口才停了下来。

  一下车方小宇便觉得四周有一种压抑感。

  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儿不对劲。

  方小宇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正午十二点。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他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只有等一等了。干脆等下午再去龙书记的祖坟上看一看风水吧!”

  正说着,他人已经和付司机来到了,龙书记的家中。

  龙书记的心里头正在生着方小宇的气。

  他只是礼貌性地和方小宇点了点头,旋即朝一旁的付司机道:“付司机你和方先生在这里先等一等吧!我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说着,龙书记便进电视房里头去看电视了。

  方小宇在龙书记家的大厅里仔细打量着,心里总觉得这屋里,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显然,这屋子太大了。屋中的人德行与屋子的气场不相配。

  屋大人少,阳气不足。这种地方最容易聚阴。难怪,龙书记会说他的妻子和女儿,得怪病。这屋子靠山又临水,阴气非常的重。不得怪病才真是怪了。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

  方小宇的心中一阵狐疑,肚子也饿得有些饥肚咕噜。

  “他大爷的这县委书记搞什么鬼,这么晚了也不出来招呼自己吃中饭。”

  方小宇朝一旁的付司机望了一眼,道:“付司机龙书记去哪儿去了,你知道吗?”

  付司机有些尴尬地朝方小宇答道:“他在电视房看电视呢!估计很快就出来了。这算是对你的一种惩罚吧!他最痛恨的是那种失约的人。你是不是忘记了看风水的事情,龙书记提醒你才想起的。”

  “是的!”方小宇答道。

  “那就对了。这是龙书记给你的一点小小的惩罚。他想让你记住,替他做事,你得守规矩。今天中午的中饭,我估计是不会有了。兄弟,我也跟着你受牵连了。”付司机叹了口气,从包里摸出一盒瓶干递给方小宇道:“兄弟,忍着一点吧!先啃两块饼干应付一下。”

  方小宇接过饼干啃了几口,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这县委书记的架子也太大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也的确有错。便决定这事,暂时不发作,等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再好好的和龙书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

  他大爷的,来帮他看风水,竟然连中饭都没得吃,这鸟书记太过份了。

  方小宇的心里一肚子的气。

  他的心里正生着闷气。龙书记已经从屋子里出来了。他挤出一个微笑朝方小宇道:“方神医,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有点儿事情耽误了。你看,我把吃中饭的事情也给忘记了。我这就叫人去做中饭。”

  说罢,便朝一旁的一位保姆使了个眼色,让那位保姆去做饭了。

  听了这话,方小宇早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方小宇决定等吃了中饭,再治一治这家伙。到时破解风水磁场的时候,让他多花一点钱。

  方小宇的心里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一阵汽车的声音。紧接着,便见两台小轿车和一辆拖车,澳门赌博网站:在龙书记家的门口停了下来。

  很快,便有一名穿着交警服的高大男子进入了大厅里,身后还跟了几名交警。

  “这车谁的!”

  “我的!”龙书记大声答了一句。

  “这车涉嫌撞车后逃逸,我们决定先拖走了。”

  “撞车逃逸?”龙书记狐疑的目光落在付司机的脸上,大声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们在弯道上的时候,不小心刮蹭了一下而已。”付司机有些尴尬地挤出一个微笑道:“我见没大碍,便先开走了。”

  龙书记闻言,生气地朝他瞪了一眼,“你丫的,怎么到处给我添麻烦。”

  说罢,他的目光很快又落在那位交警的身上,一脸正色地朝那位交警道:“这位同志,就算我的司机,刮蹭了路人的车子,也犯不着派拖车拖走吧!我是龙县的县委书记龙祖德。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能如此粗暴的执法呢!”

  他的语气有些强硬。心想,再怎么样,自己也是一个县委书记啊!

  那位交警冷然笑了笑道:“不好意思,龙县的县委书记和我们没有一毛钱关系。今天你把我们市里一位重要的投资商的车子撞了,却非常嚣张地将车开走,这事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必须给公民一个合理的处置方案。所以,我们要把你的车子拖走。至于你是什么地方的书记与我们无关。违纪了就得处置。”

  “你这”龙书记非常生气地大声吼了一句:“谁敢这么大胆,把我的车子拖走。今天我倒要看一看你们谁有这个胆。我好歹在河都市也交了几个朋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从另外一辆小轿车里走出一名秃顶中年男子,和一位,富态的中年男子。

  秃顶中年男子一脸正色地朝龙书记道:“我是河都市的副市长。今天我就在车上,我们没有一句冤枉你的话。你告诉我,你河都市的朋友是谁,我可以打电话,问问他,看你这车子要不要拖走。”

  龙书记一听这话,彻底的软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司机捅出这么大的一个篓子。

  此刻的他是一脸的尴尬。

  这时,副市长身旁一位富态男,突然瞪大了眼睛,凝望着方小宇。

  当他看清楚大厅里坐着的正是方小宇时,不由得激动地叫了一句:“哎呀!这不是我的恩公,方小宇方神医吗?我是河都市的郭鼎富啊!”

  闻言,县委书记龙祖德,心中不由得一惊。郭鼎富可是河都首富,算是风云人物。

  他没有想到,方小宇这小子,不仅风水和治病了得。居然还与河都市的高层人物关系如此的亲密。想想今天这事,他真是办得操淡,怎么可以给方小宇脸色看呢!这下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