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252章 疼友莲嫂
  一路上,村支书想到了许多。他的脑海子里满是自己女人被曹奎三大五粗的身子压在下边的画面。

  他越想越气。感觉整个事件就是曹奎这王八蛋一手策划的。

  下午的时候,曹奎特意跑到他家说是,什么恶龙潭出事了。让他去看方小宇的笑话。说那里遭遇小偷了,狗也被毒死了云云。

  起初村支书只是当笑话看,心情极好。

  很快,曹奎便向他出起了馊主意,说什么孙友莲的男人,最近在外头有女人了。有好几个月不回来,也不寄钱回家。

  还说如果有人去恶龙潭把孙友莲办了,估计孙友莲也不会说什么。

  听着这些煽情的话,村支书吴天喜的脑海里,不由得动起了歪念头。曹奎一看,就知道,村支书心里是怎么想的。

  便给他出主意说,现在恶龙潭的狗死了。正是防护最弱的时候,正好可以趁这个机去把孙友莲办了。

  村支书说,恶龙潭有两个女人,曹奎便向他出主意说不怕,他有一计可以将苗秀花引开。

  他让村支书编一个谎言,告诉苗秀花说,他儿子出车祸了。

  村支书说这事行不通。

  曹奎便笑着说,没事,今天他遇着苗秀花了。这女人不小心把手机掉了,这事她一时间没办法核实。必定会急匆匆地往特殊学校赶。

  接下来曹奎又教村支书,如何去编谎言一步步接近孙友莲。说是,从朋友那里得知,他家男人和一个女毒贩被抓了。

  这样,就可以破除孙友莲的戒备心。

  村支书就这样上了曹奎的当。结果自己去了恶龙潭,他的女人却跟着曹奎到瓜棚里来偷人了。

  当然,谢银妹也不敢去别的地方,家里有小孩,怕被发现。只好来瓜棚。

  话说,村支书赶到自家瓜棚的时候,曹奎和谢银妹两人正缠绵在一块儿。发出那种美妙的声音。

  “想不到你蛮厉害的嘛!刚才来了一回,这会儿又来了。比我家那个死男人厉害多了。以后,我也不想和他过了,专门给你疼。”谢银妹正享受着曹奎的亲热。

  “嘿嘿!银妹,以后你想我了,就来瓜棚里。我一定会把你疼得舒舒服服。”

  “讨厌!哎哟,你能不能轻一点”

  吴天喜离瓜棚越来越近,听着从自家女人嘴里说出那些放荡的话人。此刻的他,当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从瓜棚里捡了一根木棍,悄悄地摸到了曹奎的身旁,对着他屁股一棍子便抽了下去。

  “哎哟!”

  曹奎惨叫一声,用力一挺,结果弄得谢银妹也痛苦地叫了一句。

  “哎哟!”

  “我打死你,狗男女,竟然趁我不在家里,偷人偷到这里来了。”

  吴天喜大声吼道。抡起手中的棍子,正准备往曹奎的身上抽第二棍。

  岂料,曹奎伸手一把抓住了,他手中的木棍,大声朝吴天喜吼了一句:“吴天喜你以后还想不想在村子里体面的做人?”

  此言一出,像一盆冷水从吴天喜的脑袋上淋了下来。顿时令他冷静下来。

  他是一个极爱面子的人。

  吴天喜呆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他的女人慌乱地爬了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朝吴天喜道:“死鬼,我也不怕你。你真要离婚,咱们就离了,反正这些年你在外头,也没少搞女人。还有,今天的事情。你要闹出去,丢人的是你。别忘了,你是荷花村的村支书,你身旁的朋友也算是有点头脸的人。”

  这时,曹奎也穿好了衣服,语重心长地朝村支书道:“天喜,咱们算是扯平了。我知道,你早就把我家女人给爽了。今天,你也别怪我。现在扯平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说完,曹奎转身便离开了瓜棚。

  望着月色下曹奎离去的背影,村支书愣了好一会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手扶在瓜棚的柱子上,一个劲地骂自己。

  “报应啊!一切都是报应!”

  谢银妹朝自己的丈夫望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甩手离开了瓜棚,留下村支书一个人孤单的身影。

  此处无比的悲凉。在恶龙潭里却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村支书走后,方小宇关心地朝孙友莲安慰了几句。孙友莲低头朝自己的胸口望了望,见胸前一片红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做一个女人,怎么这么难?”

  孙友莲哭着,丝毫没有要急着穿衣服的意思。她一边哭,一边用手抹着胸前的伤痕。

  见到孙友莲哭得稀哩哗啦的样子。

  方小宇的心中好一阵难过。

  他非常的同情眼前,这位和他年纪相仿的嫂子。今晚的她是没有错的,可是她却无辜的受了伤。

  “嫂子,别哭了。先抹点见红消吧!”方小宇在孙友莲的身旁坐了下来,从自己的法布袋里取出一瓶见红消,倒了一点点,轻轻地抹在孙友莲的胸口。

  “谢谢!”孙友莲安静下来,轻咬着唇,凝望着方小宇,苦笑一声道:“在这里,也只有你和秀花关心我了。”

  “嫂子,别难过。抹了药后,就会好。”方小宇安慰道。同时用手帮她轻轻地抹着见红消。

  不一会儿,孙友莲胸前的红肿便消褪了。

  “嫂子,把衣服穿上吧!”方小宇小声叮嘱道。

  孙友莲忽地扬起脸,将双手落在了方小宇的脸宠上,满眼含情地凝望着他。

  “小宇,你告诉嫂子。我是不是很讨厌。”

  她的胸口高低起伏着,与方小宇挨得很近,幽兰的气息,从他的脸庞缓缓的掠过,令方小宇心中有一种触了电般的感觉。

  “嫂子,别这样,我们”

  “小宇,嫂子的心很疼。我知道你是神医,可你医得好我的伤口,但医不好我的心。”

  她一把拽住了方小宇的手,往自己的胸怀里送去,流着泪朝方小宇道:“小宇,你摸,我的心是痛的。”

  “嫂子,别这样。”方小宇的心里很紧张。

  孙友莲却冷笑一声,朝方小宇逼问道:“我就问你,你讨不讨厌我?”

  “不,我不讨厌你。”方小宇如实答道。

  “那就够了。这回是嫂子要和你好的。别怕,这是我自愿的,我不会赖着你。来吧!我只要你疼一疼我就好了。”

  孙友莲猛地一把端住了方小宇,对着她的唇亲了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方小宇往后推去。

  一时间,方小宇感到心中莫名的凌乱,整个人都被孙友莲压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