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232章 凌乱的孙友莲
  方小宇想了想,笑着朝男子道:“行吧!你过来便是。我在荷花村等你。”

  他看过这男子的面相,这家伙那方面不行,更多的是由于心理上的问题造成的。他的妻子对他太过苛刻。

  这种情况,只要适当的开一些提升阳刚之气的方子就好了。

  比如海狗和牡蛎一类的。

  这种方子,方小宇随口便能报上十几个。

  挂了电话后,方小宇将房间里特意收拾了一番。

  他摸不准,姚美人今晚到底会不会在这房间里睡。但不管怎么样,多一手准备总是没错的。

  当然,他也知道,姚茜也不可能真的和他一起住在同一个房间。

  最有可能的就是,到时他睡大厅,姚美人睡他的房间。

  “算了,还是想办法,让姚美人去荆棘地陪大丫一块儿住吧!”

  想到此,方小宇便来到了恶龙潭的荆棘地。大丫正帮忙摘完了当天的木耳,正在电脑旁,做当天的帐。

  方小宇走到大丫的面前,认真地看了看这丫头做的帐,忍不住夸奖了一句:“行啊!这帐页是你设计的吗?”

  “嘿嘿!小宇,我以前也打过一阵子的工。当过几个月的仓管员,所以这种小事难不到我。”

  大丫微笑着朝方小宇答道。

  “是吗?我试一试看,这表格是怎么个玩法,来,教教我。”方小宇认真地朝张大丫道。

  他还真想学习一下电子帐套的设计。这玩意比台帐直观多了。

  方小宇在电脑面前坐了下来,大丫认真地教方小宇练习excel制表。

  她双手环抱着方小宇,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手,告诉他怎么用鼠标来画格子。

  张大丫教方小宇的时候,特别的认真。以致于胸前紧紧地贴在方小宇的身上都毫无知觉。

  方小宇起初也是认真地听,这丫头讲解,可是试了一下后,才知道,制表这玩意不像打字,一下就能学会。便没打算认真往下学。

  他心想,这事今天急不来。

  静下心来,方小宇便明显的感觉到,后背一阵酥酥麻麻,软绵绵的,非常舒服。

  “这丫头,竟然连内衣都没穿。”

  方小宇轻声道了一句,心想,呆会儿,姚茜就要上来了,见到大丫穿成这样,不误会才怪。

  想到此,他便有意朝大丫提醒了一句:“大丫,你怎么连内衣也不穿啊!”

  “啊!”大丫立马从方小宇的后背上弹了起来。

  她在他的身上轻轻拍打了一下:“讨厌!干嘛说得这么直接嘛!”

  方小宇笑了笑,起身道:“把衣服穿上,呆会儿美女村长会过来。我打算今晚让她在这里睡。就睡你对面的那一张单人床,你不介意吧!”

  “有什么好介意的,我大不了可以回家睡嘛!”张大丫答道。

  方小宇没有再说什么。

  他细细看了一下大丫的帐目,有些惊讶地问道:“丫头,这帐我还没有让你算呢!是谁把这些数据告诉你的?”

  “秀花嫂啊!你那天和我爸说了以后,我就搬这里来住了啊!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后来,秀花嫂知道我会电脑,就让我教她也用一下,她顺带在这里记了帐。这些数,其实是秀花嫂填上去的。我只是设计了一个帐套而已。”

  张大丫朝方小宇道。

  听了大丫的话,澳门赌博网站:方小宇心里有种莫名的高兴。

  秀花嫂能如此,积极的学东西,这也是一件好事。以后蛙场这边完全可以放手给她去管了。

  大丫嘛,到时调到砖厂或食品厂去。

  方小宇又特意去了一趟恶龙潭看望秀花嫂和孙友莲。

  “嫂子,秀花嫂呢!”方小宇见蛙场里只有孙友莲一人在那里装木耳,便走过去关心地问了一句。

  “秀花她去送货还没有回,大概是去收干木耳了吧!这段时间的干木耳消耗太多了。一天要泡六七百斤呢!”孙友莲一边抹着汗水,一边忙着将木耳分装成袋。

  她的胸前汗水湿了一大片。

  方小宇见了,心中不免有些心疼,便关心地朝孙友莲问道:“嫂子,这里是不是太热了?”

  “是啊!太热了。”孙友莲说着,便有意解开了两颗纽扣,装作扇风的样子。

  这个动作极具挑逗性,里边若隐若现。

  方小宇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便答道:“呆会儿,我打电话给秀花,让她买个落地风扇回来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说完,方小宇转身便准备走。

  孙友莲却叫住了他。

  “小宇,你是不是特别讨厌嫂子啊!”孙友莲心情紧张地问道。

  方小宇转过身,微笑着答道:“看你想哪里去了。没有的事,你和秀花嫂是一样的,你们都是我的员工。”

  “是吗?孙友莲有意挺了挺胸,比先前暴露得更明显了,鼓起勇气朝方小宇道:“那你可以像疼秀花嫂一样,疼嫂子吗?”

  她的目光若一团火一般,凝望着方小宇。

  方小宇的心像是被电了一下,慌乱地答了一句:“嫂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便转过身,飞快朝外走去。

  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孙友莲的心里很是失落,可很快,她又轻轻咬了咬唇道:“我就不信,你只疼秀花不疼我。”

  她拼命地往袋子里钻木耳,此刻的心情无比复杂。

  方小宇健步如飞,直到家里才停下。他感觉孙友莲已经到了一种尽乎疯狂的程度。

  这女人估计也是逼得不行了。想想也是,如此单调的日子,加上这段时间心情又不好,不把人憋出病来才怪。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如果这时候辞退她,更是将友莲嫂逼到一条绝路上去了。可真要疼了她,以后怎么去面对啊!

  笛笛!

  正当方小宇心中凌乱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在他家的门口停了下来。

  方小宇抬头一看,正是云城的那位富态男,提着两大包的东西来到了他家。

  “方神医,你好啊!总算找到你了。”

  富态男一脸激动地朝方小宇道。方小宇客气地招呼男子坐下来,便决定给他看病。

  恰在这时,姚茜也赶到了。

  方小宇当时也没太过注意,正认真地分析着富态男的病情。

  “胡先生,你和你太太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方神医,我最近一次就在昨天早上。上次喝了你的药酒后,我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腰力也好了,精神各方面都好。我老婆都夸我给力,像个运动员一样你也知道男人都喜欢被自己的老婆夸。可昨晚,怎么都不行了。我又等了一早,还是不行。所以就来找你了。”

  方小宇和富态男正聊着,姚茜已经进了屋子里,一听方小宇在和人,聊男女方面的事情,心里是一阵好奇,干脆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