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99章 看不得
  苗秀花趿着一双施鞋,连忙跑到了后院,打开了房门,把方小宇迎进了屋子里。

  想到苗秀花方才白花花的身子,方小宇便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

  “嫂子,我想你了。”

  苗秀花的身子微微扭动了一下,道:“小宇,嫂子有事。呆会儿,咱俩回恶龙潭再慢慢的让你疼好吗?”

  “嫂子怎么了?”方小宇有些关心地问了一句。

  “唉!友莲生病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只是低烧而已。我特意回来弄了一点葱姜水,准备拿去给她喝了。顺带回来带点衣服回去。我刚换了一件胸衣,好像衣服有点紧了。”

  苗秀花说着话的时候,忍不住低头朝自己的胸前忘了望,嗔怪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道:“你上次买给我的胸衣尺码好像小了一点。”

  “嘿嘿!嫂子,不会是和我那啥就变大了吧!”

  方小宇笑着开了一句玩笑。

  “去你的。你以为这是气球,还能自己变大。好了,我们一起去后山恶龙潭看看友莲吧!你不是会看病么,正好可以帮她看一看。”

  “走吧!”

  二人来到了恶龙潭。

  老远便听到一阵狼犬的急吼声,待方小宇靠近了养蛙场后,那狼犬也不叫了。

  方小宇打开恶龙潭的铁门。两人来到了孙友莲的房间里。

  雪白的日光灯下,孙友莲的脸色潮红。

  方小宇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只觉滚烫滚烫。

  “不好,友莲嫂发高烧了。”方小宇朝苗秀花道了声,“嫂子,你去拿冷毛巾来给她敷一敷。”

  苗秀花飞快地跑出去冲凉房拿了一条毛巾,沾了一些水,敷在孙友莲的额头。

  方小宇则细细地把着孙友莲的脉,很快,他便摇头叹口气道:“友莲嫂这是内心交热,五心烦躁,肝气郁结,心里憋着一口气,缓不过劲来。才导致免疫力下降,从而风寒感冒。”

  “那怎么办?”苗秀花有些担心地朝方小宇道:“总不能一直让她这样吧!”

  “嫂子,你先给她敷一会儿毛巾,再喂一碗葱姜汤,呆会儿我用气功给她疗一疗。”

  说罢,方小宇便暗聚体雷气,准备用四季雷气的冬雷给孙友莲先把她身上的那一股躁热退去。

  四季雷气里的冬雷不仅可以用来斗法,还可以用来退烧。效果奇佳。

  方小宇待秀花嫂喂完了姜汤后,便把孙友莲抱了起来,让她坐正了,然后对着她的命门穴发了一道五雷掌。

  缓缓雷气入体,很快孙友莲的脸色便由先前的涨红,变得苍白,紧接着嘴唇也微微发抖,不一会儿,便从额头上渗出豆大的珠汗,身上的小背心全湿透了,胸前风光若隐若现,倒有几份病态美。

  方小宇定住了心神,缓缓地吸了一口气,用手放在孙友莲的额头上摸了摸。只觉手上一阵冰凉,显然高烧已经褪去。

  “好了,友莲嫂。你现在没事了。早点休息吧!”方小宇安慰了一句。

  这时,秀花拿着毛巾离开了。

  孙友莲见方小宇对自己如此的体贴入微,一时间心里倍感温暖,便一下往方小宇的怀里扑倒过来,抱着方小宇道:“小宇,嫂子心里很难过。我男人在外头有女人了。”

  “嫂子,没事。你男人不要你了。我和秀花会关心你。”方小宇轻声安慰道。

  孙友莲却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你不懂!秀花嫂有男人疼。可我没有。”

  “嫂子,以后你只好好在这里干。我会对你和秀花嫂一样好。”方小宇轻声安慰了一句。

  不想,孙友莲却抬起头一脸,双手端住了方小宇的脸道:“小宇,你会像疼秀花一样疼我吗?”

  “这”方小宇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女人,可不是能随便疼的啊!

  还不等方小宇回答,孙友莲便拽着方小宇的手往自己的胸怀里送去,带着极为复杂的情绪道:“小宇,要不,你和嫂子好吧!秀花说过。她不会介意的。我也不会介意。来吧!嫂子,会和秀花一样对你好。”

  “友莲嫂,别这样”方小宇连忙从孙友莲的胸怀里挣脱出来,道了一句:“嫂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他打开房门,朝外一望,却见苗秀花正愣愣地站在那里。

  “秀花嫂,你”

  苗秀花一把拽住了方小宇的手,有些尴尬地朝方小宇道:“小宇,要不,你也疼一疼友莲吧!我,我先回隔壁去睡了。”

  “嫂子,别这样。”方小宇拽住了苗秀花的手,一脸认真地朝苗秀花道:“嫂子,这种事情,可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苗秀花红着脸低下了头,小声朝方小宇道:“我只是觉得友莲太可怜了。所以我”

  “好了,嫂子。早点睡吧!我也回去了。”说罢,方小宇从法布袋里摸出一只小玉瓶递给了苗秀花叮嘱道:“这是一瓶补气丹,如果友莲嫂的身子太虚了,可以适当的吃一颗补补气。人的精神立马就好了。”

  交待完,方小宇便转身离开了恶龙潭。

  今晚的事情,让他心里有些凌乱。

  不过想想孙友莲这女人也够可怜的。如果抛开道德,他倒愿意疼一疼她。

  这女人的身材也不错,而且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最有韵味的时候。孙友嫂要比秀花嫂更野一点,疼起来的感觉肯定很美妙。

  “去去去,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方小宇立马打断了自己的念头。

  回到家中,简单的洗了一下,便倒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他依旧很早起来练功,打拳,活动了一些筋骨后,又去恶龙潭特意看了一下两位嫂子。

  还好,两位嫂子的精神状态都不错,孙友莲见到了方小宇也不害羞。

  方小宇心中不禁有些惊讶。心想,这结过婚的女人还就是不一样,两人昨晚差点就擦枪走火了,现在见了面却屁事没有,一点也不尴尬。

  难怪,有的女人偷了人,几年也发现不了。原来,是藏得深啊!

  “小宇,早啊!”孙友莲微笑着朝方小宇打了一句招呼,有意挺了挺胸,秀出美好的s型身材。

  方小宇不经意地瞟了瞟,忽觉眼前一亮。他以前倒没怎么注意这位嫂子的身材,今天仔细一看,这腰比秀花嫂子的还要更扭得更好看一些。

  “看不得,看不得!这样下去会犯错的。”

  方小宇在心里道了一句,见两位嫂子没事,便下了山,开着车子直奔县城。

  他让霸王龙带他去看菜市场附近的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