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74 替女王破煞
  “朋友是绝不会这么坑人的。十万块钱一瓶芝麻油,真心够坑人的啊!”方小宇有意气闵惠道。

  闵惠淡然笑了笑道:“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反正芝麻油的价格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极品就是极品。”

  她顿了顿又朝方小宇道:“不过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替我解决了失眼的问题,我定会给你封一个大大的红包。”

  方小宇心想,这位女王陛下的产品连国晏都能做进去。以后等自己的品牌打出来了,适当的让这美女帮忙推荐一下,没准自己所做的凉拌木耳也能被选为国晏级食材也难说。

  到那时,就能和女王陛下平起平坐了。这样的朋友,值得交往。

  “行吧!你带我去看一看。”方小宇取出罗盘,打开罗盘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上边的指针飞快地转动着。

  按照古人的说法,罗盘指针飞转,屋子里多半会有邪遂之事,也就是说这屋子里怨气重。怨气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这玩意会无形中影响到宅主的运气和情绪,失眠算是轻的,弄不好跳楼自杀,疯疯颠颠都有可能。

  人体精神层面的东西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

  方小宇也不想和这冷美人解释太多。他表情严肃地朝闵惠道:“先带我去房间里瞧瞧。”

  “好吧!”闵惠带他来到了房间里。

  一进房间,方小宇便感觉到一阵胸闷气短。

  他仔细打量了房间里的布局,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闵总,这房间的布局大有问题。首先床的正对面不宜摆放镜子,因为镜子会摄人心魂。同时在床的顶端不要安装吊灯,当你躺下来的时候,看到头顶上有个大东西,潜意识里会担心灯掉下来砸到自己,时间久了会形成心理暗示,影响身体健康。还有床头不要空,空了会给人不踏实的感觉,睡眠也不安稳。把这三点改了,你的睡眠会慢慢好转。”

  方小宇再次打开罗盘一瞧,脸色骤然沉下。他发现指针比先前转得更快了。说明此处正是怨气的集散地。

  他表情严肃地朝闵惠道:“从罗盘来看,这房间怨气很重,闵总可能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将这里的股怨气给镇住。”

  “啊!怨气”闵惠瞪大了眼睛,面带恐惧地朝方小宇道:“那我到底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借你的指血用一下。对了你属什么?”方小宇问。

  “属马!”

  “马对应十二地支为午,五行属火,南方丙丁火,今天吉神位在东,五行屩木,木能生火。正好可以生旺你,适合布局化煞。来,你坐这里,哪也别去。”

  方小宇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进入子时,子午相冲,他决定用五行相冲原理用闵惠的六阳指血克制此处的怨气。

  他掏出手机,看着时间跳到了十一点,立马从自己的法布袋里取出一根银针和四枚五帝钱,拽起闵惠的手指扎大声喝道:“男左女右,子为六阳之首,以宅主之血祭五帝之灵,镇住四方怨煞。”

  说完,银针便刺进了闵惠的中指,很快便听女王陛下“啊”地一声叫了起来,露出貌似痛经的眼神。

  方小宇将她的指血滴在了五帝钱上,旋即又把铜钱塞在床的四脚,用以镇煞。五帝钱过万人手,沾了无数人的阳气,属极阳之物,加上上边有帝王之名,镇煞效果极强。又有屋主作血祭,必定能催生出镇煞的奇效。

  见简单的五帝化煞局布好,方小宇准备再给闵惠开一道治失眠的方子。

  可就在这时,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猛地一下从后背袭来。感觉一下子,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占据他的身体似的。

  方小宇心中一颤,立马联想到中邪。他心想完蛋了,不仅怨气没治住,反倒被莫名的力量给控制住了。

  一旦人的自我意识失控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得精神分裂症。到时就成了一个精神病人了,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方小宇心中正狐疑。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正一步步向闵惠步步逼近。

  “你干嘛?”

  闵惠见方小宇表情邪恶地向他走来,心里无比的紧张。

  他朝方小宇大声吼道:“你别过来。如果你对我做出那种事情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她拼命地推开方小宇,然而,此刻的方小宇彻底的失去了自我意识的控制能力。

  他一把将闵惠抱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得意地笑着,将她丢在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望着眼前白花花的美人,方小宇心中无比的纠结。他只需要闭上眼睛,便没有任何的负罪感。这的确不是他的错,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痛快。

  可他也清楚,真要这么做了,明天就等着去派出所吧!

  “方小宇你王八蛋,你不能这样对我。松开我,你听到没有。”

  女王陛下拼命地挣扎着,方小宇已经将她压在身下,将热唇贴了过去。

  闵惠左右扭动着,显然极不情愿的。可方小宇宠大的身躯,她怎么挣脱得掉?

  抱着怀中绵柔的身子。

  方小宇心里也是万分痛苦,他知道若再不反抗,用不了多久,等着他的就是坐牢。

  坐牢了,一切就毁了。为了一个并不是很熟的女人去坐牢,太不值得了吧!

  “不行,我一定要反抗。”方小宇咬了咬牙,猛吸一口气,集中意念,从自己的法布袋里,摸出一根银针,旋即大喝一声:“鬼门十三针,第一针醒魂问路。”

  随着一声大喝,他自己将银针扎在了额头的命宫处。

  很快,便觉身子猛地一颤。

  一下子,身上感觉像是轻了不少,方小宇长长地舒了口气,心叹一声道:总算搞定了。

  那一股怨气,被他驱遂出体。

  方小宇把额头的银针拔了出来,无力地倒了下去,正好压在闵惠的身上。

  此刻的他,也顾不得多想,整个人像是抽空了一般,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会儿。

  可就在这时,令他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忽觉身下的美人儿,轻轻拱动了一下,喘着粗气地朝他道:“如果你,你真的要和我好,我就从了你。只希望你对我温柔一点好吗?”

  望着怀中的美人,闻着从闵惠身上散发出淡淡的体香味,方小宇心若潮水,再也无法平静。

  看这节奏,不想发生点什么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