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73章 深夜为女王问诊
  闵惠见方小宇口出狂言,心里很是不爽。

  她冷哼一声道:“方先生做人要学会知足。这些可是原汁原味的山野农产品。你竟然说不好吃?那行,你不妨露一手,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没问题!”方小宇从包里取出一包木耳和一块野山姜,用水洗净后,动手做起凉拌木耳来。

  洗、切、配、拌,十来分钟,他便将一道凉拌木耳做出来了。

  方小宇朝闵惠道:“闵总,我想借你们的极品芝麻油一用。”

  闵惠让助理拿了一小瓶极品芝麻油给他。

  往木耳上浇了一点芝麻油,一阵飘得入鼻。

  方小宇又用筷子一阵搅拌后,亲口偿了偿,很快便皱起眉头叫了起来:“不错,美味十足。这可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闻言,凌红美也偿了一口,旋即瞪大眼睛,连连点头道:“好吃,太好吃了,比我饭店里做的都要好吃十倍。”

  闵惠见二人表情夸张,心中一阵狐疑,冷笑一声道:“有这么好吃吗?”

  说罢,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木耳放进嘴里。

  一阵美味入舌,滑而不腻,闵惠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作出一副极其陶醉的样子。

  “好吃,太好吃了!”

  说完,忍不住又夹了几筷子,毫不客气地吃起木耳来。

  一盘木耳在三人的瓜分下,三两分钟便吃了个精光。方小宇感倍欢喜,有了极品芝麻油辅助,这一届的美食节大赛,冠军拿定了。

  见木耳吃完,闵惠有些意犹未尽地望着方小宇。

  “方先生,你能不能再做一份这样的木耳给我吃啊!”

  方小宇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这些木耳很贵的。”

  “你要多少钱,我可以出钱买。”闵惠答道。

  “不贵,澳门赌博网站:五万一包!”

  “五万?你去抢吧!一个木耳卖五万,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闵惠非常气愤地答道。

  方小宇不以为然地反呛一句:“闵总,你的极品芝麻油卖十万,我的极品木耳才卖五万,也不贵啊!”

  “哼!我们的芝麻油是国晏指定食材,而且曾经是皇宫御用油。你的木耳能相提并论吗?”闵惠说这话时是一脸的优越感。

  “那算了,反正你也舍不得掏这钱。”方小宇有意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你”闵惠很生气,可又不好发作。木耳是别人的,怎么卖是别人的自由。

  接下来的饭吃得索然无味,闵惠心里总惦记着方小宇做的极品木耳,可五万块又太贵了。虽然她不差钱,但吃个木耳要五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舍得。

  下午闵惠又带凌红美去参观了芝麻油生产现场。极品油和优良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工艺。优良芝麻油,用现代化机器作业,而极品芝麻油纯手工制作,成本要高出很多。

  看了整个生产过程后,方小宇心里倒有点服气了。极品芝麻油,虽然贵点,但称得上是良心制作。

  这玩意限量生产,丝毫不比所谓的踢易十几的红酒差。卖十万还送三天两夜游玩,也不算太过份。

  参观了一天,行程总算结束。

  闵惠给方小宇和凌红美安排了两个客房。弄得方小宇浑身不自在,原本他还想好好疼一下凌红美的。结果却被芝麻女王来了个棒打鸳鸯。

  走了一天凌红美疲惫不堪,早早就睡了。方小宇则坐立不安,站在窗户边欣赏着圣龙山的夜景。

  圣龙山庄不仅是个农场,同时还是旅游胜地。里边有酒店、卫生院和寺庙,比姚茜带领的西岭村还富有。

  望着眼前的美景,方小宇心中感慨万分。

  他在想,自己什么时候也把荷花村打造成,一个景区和农业生产一体化的农园山庄该多好。

  想到这,他又佩服起女王陛下来。他很想和闵惠请教一番,看人家是如何一步步把这一片山野打造成胜地的。

  看得出,山庄里的村民对她非常的尊敬,女王的称号,果真不是盖的。

  正当方小宇思绪万千时,客房的门响了。

  “方先生,你还没睡吧!我们闵总想和你聊一聊。”是闵惠的助理在敲门。

  “这么晚了,这女人想干嘛?”方小宇想到白天给女王疗伤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想入非非。

  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强的女人,一旦春心被撩动,不可收拾。

  “不会想要找我那啥吧?”方小宇心里正往歪处想。

  助理朝他喊了一句:“方先生,你不方便吗?”

  “方便,我这就来。”方小宇换上运动鞋便打开了房门。

  他被助理带到了闵惠的住处,那是一栋装修精致的二层半小洋楼。

  闵惠穿着一袭睡袍,坐在一张羊皮沙发上,雪白的双腿交叠在一块儿,修长的手指托着高脚杯,里边装了些许的红酒,在半遮半掩的胸前晃动着。

  她的嘴唇微微描了口红,微卷的头发,散乱地落在沙发上,慵懒的姿态性感迷人,贵妇范儿十足。

  “坐吧!”闵惠淡淡地朝方小宇道,旋即又朝助理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离开。

  “闵总,找我有事吗?”方小宇问。

  闵惠轻轻抿了一小口红酒,莞尔道:“谢谢你今天帮我医治好腿伤。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一定是一位隐世高人对吧?”

  “还行吧!略懂几副草药而已。”方小宇淡淡地答了一句。旋即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只高脚杯,一口便把杯子里的红酒喝了。

  闵惠的脸色忽地沉了下来,冷冷道:“方先生,我好像没有叫你喝酒吧!”

  “抱歉,我是个粗人。”方小宇不以为然地答道。心想这女人还真会装,酒都倒好了,不是用来喝的,还给人看的啊!

  “有意思!你这人脸皮倒是够厚的。”闵惠冷笑一声,微微调整了一下身姿,朝方小宇道:“你还懂得看风水对吧!”

  “还行!”方小宇很直接地答道:“不过,我看风水可是要收钱的。”

  闵惠没有直接回答,认真地望着方小宇道:“我经常失眠,老是睡到半夜就醒来。”

  “这个嘛!容易,女人独身失眠,多半是想男人给想的。找个男人就不会失眠了。”方小宇故意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打算弄戏一下这冷美人。

  闵惠有些生气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旋即又叹了口气道:“我总感觉这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缠着我,半夜里老是醒来。你帮我看看好吗?我是认真的,希望你能把我当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