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28章 难懂的女人心
  方小宇狂吻了好一阵才松开了顾玲。

  顾玲心中一阵慌乱,她推开方小宇骂了一句:“你混蛋!”说完,转身扭头便朝自己家里飞快地跑去,两颊像喝醉了酒一般红。

  熊百万气得张大了嘴巴指着方小宇结结巴巴道:“你你你”

  想要说点什么,却愣是没有说出来。

  “你什么你,老子亲自己喜欢的女人,管你卵事。”方小宇说罢,吹起口哨便朝自己家里走去。

  他用手摸了一下嘴巴,感觉特别的舒服。酥酥麻麻的,果真这初恋的滋味还就是不一般。

  方小宇回到家中抓了一把干的朝天椒,朝村长家走去,让村长的老婆弄了一大盆的野山羊肉,和张秋生、村长,痛快地喝起了酒。

  同时,聊着南岗承包的事情。

  “小宇,你要承包南岗,有点儿麻烦啊!那地方一直和蔡屋村有争议。在我们的上辈,村与村之间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架。这些年那地方成了荒地,没有人在那里种田了,也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但是如果有人要把那地方包下来,恐怕会惹出很大的麻烦来。”

  村长许贵咪了一小口酒道。

  张秋生也接了一句道:“是啊!毕竟,那地方是两个村子里的地盘,正好是蔡屋村与荷花村的交界之地。如果只是我们村的还好说。两个村很麻烦。就算人家同意租给你,那也要花不少的钱。外村可没有本村人好说话。”

  方小宇沉默不语,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地包是一定要包下来的。只是在想,要付多大的代价才能包下来。

  这事宜早不宜迟,至少在他还没有发大财的时候,就租下来。否则,荷花村附近的人知道他赚了不少钱,到时就会抬价。

  “许叔,你觉得如果那地方可以谈下来的话,大概需要多少钱?”方小宇朝村长问道。

  村长咂巴了一下嘴唇道:“我估计最少要二十万。而且还要和蔡屋村里的人,能谈拢才行。那地方不像恶龙潭是真正的荒地。南岗的土质好,谁都知道可以用来建砖厂。租金肯定要比恶龙潭贵许多。”

  “二十万租十五年吗?”方小宇追问了一句。

  “我也想二十万租给你十五年,可问题是要蔡屋村的人同意啊!这事,你还得找蔡屋村的村长商量才行。荷花村这边,我可以站出来替你说话,但外村的,我说了不算。”

  “不管了,我们先喝酒。”方小宇端起酒杯闷了一大口。

  想想,这生意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

  这事,还得去蔡屋村找找关系,试探一下蔡屋村村长的口气才行。

  吃过中饭后,方小宇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下午,他去了一趟后山,屋子已经开始在盖顶了。

  父亲在一旁悠然地抽着香烟。

  方小宇特意走过去,问了一下负责人,什么时候可以完工。

  “最快后天就可以完工了。围墙的话,还得再过两天才能做完。”

  “行,帮忙抓紧时间。”方小宇算了一下,下个星期,他就要陪凌红美出差。

  这地方得抓紧才行,要不然肯定不敢让秀花嫂和孙友莲来住。

  万一来两个凶悍一点的色狼,那就麻烦了。建好了宿舍,还得弄两根电棒来,再养一条凶悍一点的狼狗。这样两位嫂子的安全才有保障。

  去完恶龙潭,他又特意去了一趟荆棘地。

  方小宇看到孙友莲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一根段木上睡觉,胸前都露出了雪白一大片,便走过去好心叫了一句。

  “友莲嫂!”

  没反应。方小宇的心中不由得一沉,澳门赌博网站:将手落在了孙友莲的颈脖上,试了一下她的脉博,非常的微弱。

  这节奏看上去很像是中暑了。

  “喂!友莲嫂,快醒醒。”方小宇把孙友莲抱了起来,移到一个阴凉处,解开了她的衣裳,让其透风。

  同时,用手摁了摁她的人中。

  还是没有反应。方小宇只好提起体内雷气,将手落在了她的小腹处,随着一缕雷气缓缓入体,孙友莲这才慢慢悠悠地醒转过来。

  “小宇,我这是怎么了?”孙友莲揉了一下眼睛,无力地问了一声。

  “友莲嫂,你应该是中暑了。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水来吧!”说罢,方小宇便准备去给孙友莲弄水喝。

  就在这时,孙友莲往他的肩膀上倒了下来,叫了一句:“我头好晕啊!”

  方小宇顺势搂住了她,想要推开,一时却又说不出口。只好让她先靠一会儿,打算先喂一颗补气丹给她吃。

  可就在孙友莲刚靠在方小宇肩膀上时,苗秀花陡然走进了荆棘地。

  “友莲”

  当苗秀花看到孙友莲倒在方小宇的肩膀上时,心中一阵凌乱,很快两颊通红。一时间,心里是百般滋味。

  “嫂子,我”方小宇立马将孙友莲推开了。

  孙友莲抬眼朝苗秀花望了一眼,见她正生气地望着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立马慌乱地扣起了胸前的纽扣。

  “秀花,我”

  苗秀花尴尬地挤出一个微笑,道了声:“我先出去了。”

  方小宇立马追了上去,一把拽起了苗秀花的手,解释道:“嫂子,其实我和友莲没什么。刚才,她中暑,晕倒了。”

  “是吗?”苗秀花干笑一声道:“我又没说你们有什么。”尽管她的心里有醋意,但还是强行忍住了。

  她知道自己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方小宇能够在她的身上留一份情,就已经很知足了。

  “嫂子,你帮忙照顾一下友莲嫂吧!把这颗丹药给她吃了,她立马就会好起来,呆会儿让她多喝点水。”

  说完,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一颗补气丹递给了苗秀花,自己则匆匆离开了荆棘地。

  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孙友莲是一脸的尴尬,她好不容易才朝苗秀花挤出一个微笑道:“秀花,其实我和小宇真的没什么。”

  苗秀花站了一会儿后,心也平静下来。

  她走到孙友莲的面前,将补气丹塞进了她的嘴里,半认真半开玩笑道:“我还巴不得你和小宇好上呢!这样,我就不会有什么把柄在你的手上了,咱俩算是半斤八两。”

  孙友莲白了苗秀花一眼,笑着打趣道:“得了吧!你舍得让小宇疼我?那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死女人,你还真的想要方小宇疼你啊!”苗秀花在她的大腿上重重地拧了一把。

  “秀花饶命!我不和你抢。”

  两人在荆棘地打闹起来。

  方小宇听着园子里的声音,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唉!这两个嫂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